刚刚更新: 〔我的驱魔生涯〕〔奇怪的委托方〕〔梦幻西游之称霸天〕〔暗影熊提伯斯的位〕〔木叶二鸣惊人〕〔二次元阴阳师〕〔倾城皇妃:寒帝追〕〔娇妻携宝来袭:南〕〔夜半来电〕〔无限武侠江湖行〕〔骑着恐龙在末世〕〔银河漂浮记〕〔美女总裁的近身狂〕〔娇甜蜜妻:大叔,〕〔解灵先生〕〔强势追爱:总裁,〕〔快穿:女主不当炮〕〔伪战神成长手册〕〔末世之渊〕〔最终使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225章 负荆请罪
    我心里有了一个不好的念头,难道青铜面具和冯春生有关系?

    冯春生又在跟谁说话呢?

    带着青铜面具的人,难道就在这密室里头?

    我心说不会吧——我、神丑和龙十六才离开了茶馆多久,那带着青铜面具的皇族后

    裔,就来了春叔的密室?

    我正想着呢,忽然,冯春生又说了一句,说道:你自己好好想想,把青铜面具交出

    来,对你有好处,没什么坏处——你做的那些事,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放了你

    好几马了,但现在……由不得你了,我先挂了,你想通了,给我打个电话过来。

    原来,冯春生是跟人打电话呢。

    听他的意思,其实青铜面具绑架荆棘和树先生的事,他都知道?不然他为什么说他

    “放了你好几马”呢。

    这春叔,藏得很深啊。

    一时间,我有点不太好直接闯进密室里头,便在茶馆走廊里走了好几圈后,我才进

    了茶馆密室,冯春生看到了我,神色如常,丝毫没有惊慌,他问我:小祖,你怎么

    又来了?

    我抓起了茶桌上的手机,笑着跟冯春生说道:春叔,手机忘记拿了!

    “哦!”冯春生说:小祖,最近这些日子小心些,我会帮你打听到昆仑玉教和青铜面

    具的消息的。

    “嗯!”我点点头,没有点破冯春生刚才打的那个电话,离开了茶馆。

    ……

    这天晚上,我先回家,给泡泡洗了一个澡。

    在给他洗澡的时候,我跟泡泡说:泡仔,小爸爸给你联系了一个新幼儿园。

    “新幼儿园啊?”泡泡看着我,说:我也不喜欢这个旧幼儿园了。

    我问泡泡为什么。

    泡泡说自从幼儿园上次出了连续五个小孩被叶昏鸦掏心挖腹之后,这个幼儿园里,

    不少同学转学了,现在剩下的同学太少了,不好玩了。

    我刮了刮泡泡的鼻子,说:给你弄个新幼儿园,那儿小朋友很多,好玩。

    “哇!谢谢小爸爸。”泡泡又说:我甚至都有点迫不及待了——我感觉我马上要登上更

    大的舞台,展现我的魅力了。

    “你以为你是天皇巨星啊,成天想这些有的没的。”我对着泡泡后脑勺轻轻来了一巴

    掌,把泡泡给擦干净了,弄到了床上睡觉。

    我等泡泡睡着了,我才离开了他的房间,去了龙十六的房间。

    龙十六正在打游戏呢,游戏里攻城略地,玩得不亦乐乎。

    我直接拔了龙十六的耳机,说:十六,找你有点事。

    “你干嘛?”龙十六恼怒的把耳机给抢了回来,套在脖子上,埋怨:这耳机就是我们

    游戏发烧友的女朋友,我跟我女朋友正水乳交融,好生快乐在,你强行把我们分

    开,你还是人吗?粗鲁!

    我跟龙十六道歉,说鲁莽了鲁莽了。

    龙十六脾气这才冷却下来,看着我,说:什么事?

    我把我今天晚上回去拿手机,听到了冯春生说“青铜面具”的事,说给了龙十六听。

    这事,我不能说给神丑听,神丑脾气太暴躁了,他要听了,肯定得去找春叔。

    龙十六听了,不敢相信,说道:你亲耳听见春叔让电话里那人交出“青铜面具”来?

    我说是啊——我说,不会青铜面具的幕后操盘手,就是春叔?

    龙十六把游戏退了,点了一根女士香烟,瞧着二郎腿,眼睛眯了眯,看着天花板,

    像是陷入心事的少女似的,他想了一阵,说道:不应该,春叔是我们的长辈,他是

    什么人,咱们都清楚!他应该不会害我们的。

    我说:春叔肯定不会害我们的——但是——那青铜面具人,也从来没害我们啊,他只是

    抓走了荆棘和树先生。

    “这个……?”龙十六说:要不然,你和春叔摊牌?

    我说摊牌不合适,我心里清楚春叔这个人——春叔别看性子恬淡,但其实心高气傲,

    如果我真的是误会他了,他不得恨死我?

    “只是有一些怀疑。”我说。

    “那就走一步,看一步,我觉得我们还是得对春叔有百分之二百的信心。”龙十六

    说:也许今天晚上的事,真的是误会!你就当没发生过。

    我点点头,说:嗯!就当没发生过,我先去睡觉了——你自己看着玩,明天早上,我

    去茶馆趴活。

    “啊?还去趴活儿啊?”

    我说当然了,三天后的晚上,才是红叶寺法会的日子呢,关于昆仑玉教和青铜面具

    的事,我们这两天,什么都做不了,还不如去茶馆喝喝包茶,没准还能赚点呢。

    “行吧!有事喊我。”龙十六说道:明天星期六,我带泡泡出去耍耍,也带他去买衣服。

    “就这么说了。”

    我回了房间,还是在想冯春生和青铜面具的事,他难道真的是青铜面具的幕后操盘

    手?那他图个什么?他抓了荆棘和树先生,又有什么用?

    我想了许久,没想明白,最后,我还是决定,按照我和龙十六的想法,就当今天这

    事没发生过。

    其实在我的最内心深处,我觉得哪怕春叔和青铜面具有关系,但他不想说,我也没

    必要问,只要我相信,他确实不会害我就好了。

    我接着等吧——等那青铜面具继续发牌。

    ……

    第二天一早,我和神丑出了门,去了红玉茶馆趴活,趁离着红叶寺法会还有几天时

    间,做做阴事赚点钱。

    话说这段时间,我精神也足够紧张了,才把自己从“杀人犯”的帽子里择出来呢。

    不过,上个麻烦才过,今天又来了新的麻烦,而且一来,还来了两个。

    我不是和神丑去了茶馆趴活吗?

    我才进茶馆,茶馆里头趴活儿的阴人,看我的模样都有些古怪。

    我还说发生了什么呢,结果,我瞧见茶馆里头,跪着两个人,一个是万雄,一个是

    鼠老太。

    万雄光着上身,背上背着几把荆条。

    鼠老太穿的衣服也单薄,也跪在地上。

    这两人肯定是为了荆棘的事,来找我的。

    万雄见了我,膝行到了我的面前,拽住了我的衣角,跟我道歉,说:小祖哥,真对

    不住,上次我们没有查清楚事情,就贸然诬赖你是凶手,实在对不起!今儿个我就

    是来负荆请罪的,你要是还对我上次的诬陷不高兴,你就拿着荆条,使劲抽我,我

    只求你,帮我找到荆棘!

    鼠老太也说道:小祖兄弟,求你帮我找到我孙子!

    这两人,有意思了,跪茶馆找我帮忙?

    话说,他们旁边,还站着画心道人呢,画心道人也一脸尴尬。

    我盯着万雄和鼠老太,说道:你们两个人,还挺有意思的——前几天你们诬赖是我杀

    了荆棘的时候,你们一点退路都没给我留啊!还是春叔到了场,说了不少好话,你

    们才给了我时间,让我查清楚荆棘的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原来爱情回来过〕〔顾轻舟司行霈〕〔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山村透视兵王〕〔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国民男神:九〕〔后娘[穿越]〕〔权少的挚爱娇宠〕〔总裁爹地,放开我〕〔因为爱你而疼〕〔重生六零俏媳妇〕〔桃运小农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