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废后:皇上说〕〔重生之不当大哥好〕〔他出自地府〕〔医路繁花〕〔大唐小兵〕〔快穿:炮灰女配要〕〔官路圣手〕〔写手的古代体验手〕〔爹地快上,妈咪又〕〔dnf之觉醒〕〔冷情帝少,轻轻亲〕〔汉乡〕〔灵气逼人〕〔近战狂兵〕〔系统让我去算命〕〔血色柔情〕〔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氪金大魔头〕〔撕心烈爱:周少请〕〔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224章 春叔藏玄机?
    我们四人,去了茶馆三楼的一间密室茶座。

    整个茶座的周围,都装了隔音材料,里头闹出多大的动静,外头也听不见。

    我、神丑和龙十六,围坐在了茶桌周围,冯春生则去点茶,他从柜子里,拿出了茶

    叶,用一个电陶炉,开始煮茶,一边煮,他一边问我,说:小祖,你刚才说什么树

    先生,你知道那树先生是谁不?

    “知道。”我说:十多年前,有一个高中生,叫张三元,他杀了人,逃到了茶林的一

    颗祖树下,钻进了祖树,和祖树融合成了一体!只是,几个月前,一个青铜面具

    人,用了自己的秘术,把那颗祖树给刨开了,把张三元给拖了出来……

    “那张三元和祖树融合了那么久,应该已经是树人一体了,他的身上,应该有不少

    树丝吧?”冯春生说。

    人有神经,张三元和祖树融合之后,也有新的神经,这神经就叫“树丝”。

    我跟冯春生说:对,有树丝,但都被那青铜面具全部切断了——那青铜面具,实在是

    高明——把树丝全切了,毁了祖树一大半的生机,但却没有伤害到张三元分毫。

    “这么高明?”冯春生问。

    我说就这么高明。

    我接着说:春叔,这川西,最近的事,都有点凶哦!

    “可不是凶么。”冯春生说道:你要追寻昆仑玉教,这昆仑玉教出了很大的手笔——纠

    集了川西十四盗!现在,又出了一个青铜面具!这青铜面具,先用偷梁换柱的本

    事,带走了荆棘,接着又用秘术带走了树先生张三元,这个青铜面具,又是为了什么?

    神丑一旁说道:管他为了什么,反正你们不能怂——那生死薄在荆棘手上,荆棘被青

    铜面具抓走了,你们的得把生死薄给弄回来!小祖才能当崔三爷。

    冯春生听了神丑的话,有些不耐烦,说道:丑天王,我们这儿谈论青铜面具和昆仑

    玉教到底要干什么呢,你老说崔三爷的事,煞风景了吧?

    “我不管!”神丑说:我是个粗人,我就认准小祖当崔三爷了。

    “那总不能贸然行动,枉送了性命吧?”冯春生拍着桌子,对着神丑吼。

    一旁的龙十六,也说道:丑丑,这边商量事呢——那青铜面具的来头都没搞清楚,能

    随便轻举妄动吗?你这么要当崔三爷,那你去找青铜面具,把荆棘带回来啊。

    “我没那个本事把荆棘带回来。”神丑有些泄气。

    我说道:大家都别着急——尤其是丑老哥,我李兴祖认定的事情,不会不做,只是,

    现在形势有些摸不清楚,贸然出击,那得陷入到无边的麻烦中去,老话说得对,欲

    速则不达!

    神丑想说什么,但是说不出来,只能作罢。

    冯春生问我:小祖,你对昆仑玉教和青铜面具有什么看法!

    我说:上次万雄分享的一些昆仑玉教的秘密里,我们摸到了一定线索——那昆仑玉

    教,是为了找一件东西,找什么东西?我们不得而知!为了找这件东西,昆仑玉教

    笼络了川西十四盗!但现在,川西十四盗中的“食盗”,却被青铜面具截胡,下落不

    明,接着,青铜面具,又带走了树先生。

    我看着冯春生,说:会不会,那青铜面具,和昆仑玉教,都是为了找那件东西?他

    的目的,其实和昆仑玉教一模一样!

    “有这个可能性。”冯春生说道:青铜面具极有可能象征着皇族后裔——这个人也不好

    惹!从他的手上,把荆棘和树先生给夺回来,难度不亚于虎口拔牙。

    “虎口拔牙也得拔啊。”我跟冯春生说:春叔,你看啊,我这儿有一个计划,你听上

    一耳朵?

    “你说。”

    我说:先说昆仑玉教,我要找昆仑玉教的人改我的短命,我得偷偷查,我这边先等

    红叶寺法会开放,进红叶寺法会仔细查查,摸出他们的行踪,然后直接找到昆仑玉

    教的人,花一些代价,换他的改命秘法。

    其实这个办法,前段时间,冯春生跟我说过。

    冯春生点头,说:这个可行,还有嘛?

    “有啊!”我说:再说青铜面具——我想,那青铜面具,花了那么大的心血,把荆棘和

    树先生带走了,绝对不是单纯的杀了两人那么简单,荆棘和树先生显然对青铜面具

    有别的用处——既然他不是单纯的把这两个人给杀掉,咱们就有时间,慢慢来。

    我又说:那青铜面具,既然和昆仑玉教的目的一样,那就说明,他们的手笔,肯定

    也会很大,他们还会继续出手的,咱们不着急出手——等!等他继续出手,通过他一

    次次的出手,我们把他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咱们知己知彼后,再出

    手去找回荆棘和树先生,胜算才大。

    “你需要我做什么?”冯春生问我。

    我跟冯春生说:春叔帮我留意留意川西城的阴事,只要阴事里面,牵扯到一丝一毫

    青铜面具的踪迹,就喊我去查!

    “好!”冯春生说道:青铜面具的线索靠等,昆仑玉教的线索靠主动出击,一静一

    动,还都不牵扯进两边正在布置的大局之中,你这思路不错。

    接着,冯春生再次重申,说道:小祖、十六、丑天王,我再重点说一次——这次昆仑

    玉教和青铜面具两拨人马,搞的是大事,布下的是大局,你们可千万要注意啊,不

    要陷进这两拨人的局里,不然,神仙难救。

    “晓得的。”神丑说:我就按照小祖说的来——他咋个吩咐,我就咋个做。

    龙十六也说道:我也是。

    “那就好。”冯春生站起身说道:行吧,就这么说了,我往后这些天,也会动用在川

    西的关系,隐晦的去打听昆仑玉教和青铜面具的消息。

    “好!”

    我们定好了策略,也就稳住了军心。

    我们聊到了这儿,就差不多都撤了,反正计划已经制定出来,就等着落实了。

    我、龙十六和神丑,离开了茶馆,准备回家。

    在我准备开车的时候,却发现,我的手机落在了刚才喝茶的密室里头,我下了车,

    让龙十六和神丑坐在车里,我回去了茶馆拿手机。

    在我再次走到了密室茶座的门口,忽然,我听到里面传出了冯春生的声音。

    这密室茶座隔音效果很好,但是这门,没全合上,剩了一条缝隙,让里头的声音,

    传出来了。

    我听见冯春生在里头咆哮,他吼道:你把青铜面具给我交出来……少特么废话,现在

    青铜面具惹出了很大的事了。

    我心里头一惊——莫非,春叔,和那带走了荆棘、树先生的青铜面具人,有一些关系?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妻甜甜圈:亿万〕〔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