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江寒潮〕〔獒唐〕〔吻安,陆太太〕〔主神猎手〕〔宠爱100分:腹黑甜〕〔长生鬼话〕〔梦入红楼〕〔汉祚高门〕〔明末小平民〕〔孰若孤〕〔大千劫主〕〔种草贵人〕〔99次心动:吻安,〕〔联盟之套路至上〕〔快穿:猎食男主指〕〔地府全球购〕〔玄医归来〕〔尸囊人〕〔异界仙山〕〔月高亦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227章 古怪烧尸工
    我一听“梦里斩龙图”,跟白头翁说:这图,不做!一般人扛不住这张图。

    梦里斩龙图,是阴阳绣里头的一副图案,也叫“魏征斩龙图”。

    传说唐朝宰相魏征,白天在朝廷里当宰相,晚上灵魂出窍,是天庭的监斩官,有一

    位泾河龙王,违反了天条,玉帝要斩这龙王,就通知了魏征监斩。

    那龙王提前得到了消息,就去求唐太宗李世民,让李世民在自己被斩的那天,拖住

    魏征。

    李世民答应了,就约魏征下棋,结果魏征在下棋的时候,说自己太困了,要睡觉。

    李世民就让魏征睡了。

    结果魏征在睡梦里,灵魂出窍,斩了泾河龙王——阴阳绣收录了魏征斩龙这一幕图

    案,起了个名字,就叫“梦里斩龙图”。

    这幅刺青图,在阴阳绣里,属于阳绣,纹在了背上,可以镇魂安睡,驱除梦魇,魏

    征斩龙的模样,能震慑梦中“凶物”。

    不过,阳绣一般要看命格,越是凶的图,一般人越是扛不住。

    魏征斩龙图里,要刺“龙血”,龙血不祥,不是命硬的人,背在背上,得走背字。

    我看那白头翁身边的李思楠,看他的面相、骨架,就不是命硬的人,扛不住这幅

    “梦里斩龙图”。

    “扛不扛得住,这个就不用小祖兄弟担心了。”白头翁说:我身边这位金主李思楠,

    想做梦里斩龙图,你又能做,你就做呗!出不了什么大事!

    那满脸褶子的李思楠,也跟我说:小祖哥,我是西四殡仪馆的烧尸工,你也知道,

    殡仪馆里,天天有怪事,我是经常做噩梦,每天一闭眼啊,就感觉有小鬼拽我的

    脚,所以我就想着找个法子,把我噩梦,给镇住。

    接着,李思楠又说:对了,我也听说过,说如果命不够硬,可能扛不住一些刺青图

    ——但怎么说也就是走走背字,没什么大事,我天天做噩梦,那才是要了小命呢。

    我依然摇头,说:这图不做。

    李思楠有些急了,那白头翁却不急,他盯着我,说:小祖兄弟,我得先问问你,你

    要不要先听听这次的劳务费?

    “多少钱也不做。”

    “这次劳务费不是钱。”白头翁跟我说:劳务费啊,是这个东西。

    他扬手,拿出了一张烧给死人的黄陵钱,黄陵钱上,有一排“阴字”:判官笔,定乾

    坤阴阳;生死薄,记万古流芳!

    阴字就是反字,把所有的汉字反过来写,许多棺材里头,都刻“阴字”。

    我看着黄陵钱,上头写着的判官笔和生死薄两个词很扎眼,我直接把黄陵钱递给了

    神丑看:丑老哥,帮忙掌眼。

    神丑看了看黄陵钱上的字,立马拍着桌子,站起身,问白头翁,说:这是判官笔写

    下的字。

    判官笔也现世了?

    我问神丑,说:丑老哥,你说这黄陵钱上的字,是判官笔写下的?

    “当然。”神丑说:你拿一张黄陵钱给我。

    我身上没带黄陵钱,但我们现在是在茶馆里啊,到处都是阴人,借钱不难——我找人

    借了一张黄陵钱。

    神丑接过了我的黄陵钱,同时拿出了笔,在黄陵钱上,写下了一排“阴字”。

    阴字才写上去,那黄陵钱自动烧着了,很快就化作了灰烬。

    神丑说道:所有的笔,都不能在黄陵钱上写下反字——唯独判官笔,才能在黄陵钱

    上,写下阴文反字!

    神丑盯住了白头翁,说道:判官笔在哪儿?

    要当崔三爷,得有两件阴物,一件是生死薄,一件是判官笔。

    白头翁冷笑了一声,说道:要当崔三爷,得有判官笔,我们谈谈生意吧,这次,小

    祖,你帮我金主,做下梦里斩龙图,我就会给你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

    “见到那个拥有判官笔的人。”白头翁说:那人想出手判官笔,正在寻找买主,刚

    好,我可以给你当中人,帮你促成和那人的判官笔交易!怎么样?

    “什么时候交易判官笔?”我问白头翁。

    白头翁说:明天晚上。

    “什么价码?”我问白头翁。

    “见了面你自己谈。”白头翁说。

    我点点头,再次问白头翁的金主李思楠:我最后问你——你真愿意做梦里斩龙图?你

    扛不住那副图,会走背字的。

    “愿意!”

    我说:好!去我的刺青工作室。

    我那刺青工作室,前些天就开始不接客了,但里头工具都在,去那儿做刺青,方便。

    “爽快。”白头翁一拍巴掌,接着他又说:不过……你不光是给我这个李思楠兄弟做斩

    龙图,待会我还有五个金主一起过来,都来找你做斩龙图。

    “你耍我?”

    “六副刺青,换一个见判官笔的机会,这事你觉得不划算吗?”白头翁问我。

    我看了一眼冯春生。

    冯春生也点了点头,他意思是让我做。

    我给冯春生打了一个眼色,春叔心领神会,和我前后脚去了厕所。

    厕所里,我问冯春生:春叔,那白头翁,靠谱吗?

    “他生意做得挺大的,信誉很好。”冯春生说道:他说的话,应该是极其的靠谱。

    我说那这生意我就接了,判官笔可不好找——这算是送上门的机会了。

    冯春生说没问题的,白头翁信得过。

    我说可以。

    我出了厕所,答应了白头翁,在茶馆里,等到了白头翁那包括李思楠在内的六名金

    主,一起去了我的刺青工作室。

    画心道人和神丑,也跟着我一起去了工作室。

    这天,我从上午十点半开始,给这六个人做刺青。

    在我做刺青的时候,我也和这六个金主闲聊,我发现,他们都和李思楠一样,全部

    是殡仪馆的烧尸工。

    但我在做刺秦的过程中,发现这六个人都不对劲,不过我没点破。

    晚上七点半,我才把最后一个人的刺青,给收尾了,那白头翁一直等着我。

    我让白头翁验货。

    白头翁却摇头,说道:阴阳刺青师的名头相当大,我对你是很信任的,不用验了,

    明天晚上,我带你去见判官笔,交易能不能谈得成,看你们出的价码了。

    “好!”我目送白头翁离开了。

    等白头翁,和那做完了刺青的六个金主离开我的工作室之后。

    我跟神丑和画心道人说:这伙人不对劲,丑老哥,把他们跟上。

    “不对劲?”神丑问我:怎么个不对劲?

    我说:那六个让我做刺青的殡仪馆烧尸工人,全部不对劲——不对劲的地方,有三个。

    我说:第一,他们六个人,都是李思楠那副模样,年轻感觉很轻,但是身上的皮肤

    褶皱特别多,而且,他们皮肤上的纹理,已经接近消失了,我观察过他们的手指,

    他们的指纹,已经看不见了,这事很反常。

    “第二,这六个人,全部长了狗牙——牙床的左端和右端,分别长了两个,十分锋

    利,不像正常人能长出来的牙齿。”

    “第三,这六个人在做刺青的时候,我故意对他们六个人,分别扎深了一针,我想

    瞧瞧他们血的成色,结果,他们的血液,稍微带点金色。”

    我说:这六个人有古怪,给六个人当中人的白头翁,更加古怪。

    “那你干嘛早不说。”神丑问我。

    我笑眯眯的看着神丑,说道:有一招手段,叫欲擒故纵!把他们放出去了,咱们再

    跟上,才知道这伙人,玩什么花样呢。

    ps:今天四更到了哈,么么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