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撒旦老公,不离婚〕〔极品透视小村医〕〔校园仙帝〕〔我真的不开挂〕〔无上〕〔天道制霸计划〕〔丹武毒尊〕〔英雄联盟之一个人〕〔带着吃货系统到魔〕〔崇祯十五年〕〔追梦传奇〕〔我有女徒三千万〕〔裙上之臣〕〔重生之奶爸大明星〕〔学霸的诸天穿越系〕〔穿越红楼梦之风月〕〔吃鸡摸摸头〕〔长生无悔道〕〔幽冥通宝〕〔嚣张宠妃:腹黑皇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93章 全家遭难
    我问郑胜利: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儿子和儿媳妇没回家里来?

    郑胜利叹了口气,说:我儿子和儿媳妇,一个星期之前,说是纪念他们的结婚纪念

    日,出国旅游了,现在还在国外,我也不敢把家里的事,跟他们说,没办法交代。

    孙子死了,孙女死了,郑胜利感觉自己已经没有勇气面对儿子和儿媳妇了。

    我叹了口气,看着客厅里的郑亚洲和郑萌的尸体,摇了摇头,这可真是人间悲剧。

    郑胜利说:小祖兄弟,我这么多年没求人,我这次真的求你了——你帮我找到杀我孙

    女、孙子的凶手,我才稍微有一点老脸,见我儿子和儿媳妇!我真的求你了!

    我问郑胜利,说:郑老板,你儿子和儿媳妇,什么时候回来?

    “还有个几天吧。”郑胜利说道:我儿子和儿媳妇定的是欧洲十日游,现在算日子,

    没多久了。

    我跟郑胜利说:时间还够,你孙子是谁杀的,我不知道……但是你孙女是谁杀的,我

    却能查到。

    “真的吗?”郑胜利问我。

    我说:放心吧——你孙女的尸体,只回来了一个头,我去把她的尸身给你找回来。

    “那就谢谢了。”

    我闭上了双眼,心里和苦鬼夏花感应上了,我让她来帮我追踪“爱恨”的味道,追踪

    那个凶手。

    要说荆棘被郑胜利的傻孙子郑亚洲砍头了——砍头这么残忍的极刑,郑亚洲的身上,

    一定溅上了荆棘那爱恨交缠的血液,所以我让夏花追踪荆棘的爱恨之气,找到杀了

    荆棘的郑亚洲。

    可是……郑亚洲被砍头了,夏花却没办法去追寻到砍他头的人,这是因为郑亚洲是个

    傻子,傻子没有爱恨,所以,郑亚洲的血,即使溅到了凶手的身上,我们也没办法

    通过郑亚洲的爱恨之气,追寻到凶手。

    现在,郑萌被砍头了,夏花应该能够通过“爱恨之气”,寻找到杀了郑萌的凶手,不

    会出现第二次失手吧。

    很快,夏花过来了。

    夏花依然从背后,扯下了李白马的人脸。

    李白马的人脸在那郑萌的尸体上,嗅了嗅后,飞回到了夏花的后脖颈上。

    接着,夏花跟我说道:小祖哥!我想,我和白马哥,已经找到了是谁杀了郑萌。

    “谁杀的?”一旁站着的郑胜利焦急的问道。

    夏花猛的指着郑亚洲的尸体,说道:这个人杀的!

    “什么?”我盯着夏花,问:你说郑亚洲,杀了郑萌?

    郑亚洲杀了荆棘,就足够让我们吃惊了,现在他又杀了他亲妹妹郑萌?而且郑萌是

    今天早上出的事,昨天晚上,郑亚洲就已经成了一具无头尸体了,他怎么砍死他妹

    妹的?

    “不可能,不可能的。”郑胜利恶狠狠的吼道:郑萌怎么会是亚洲杀的?他们是亲兄妹!

    我脑子也糊涂了。

    神丑一旁,也说道:真是越搞越麻烦,越搞越诡异……如果杀傻子杀了荆棘,还能说

    得过去!但是……傻子昨天已经死了啊——他成了一个无头尸体,又是怎么砍掉了郑萌

    的头呢?莫非是死而复生?

    我摇摇头,看了一眼郑萌和郑亚洲的脸,对比了两人皮肤上的尸斑之后,我说道:

    这事,我还真清楚了一些。

    “你弄清楚什么了?”郑胜利问我。

    我站着郑亚洲和郑萌脸上的尸斑,说道:其实尸体的尸斑,能说明一个人的死亡时

    间,你孙子和孙女脸上的尸斑,密集程度差不多,所以,应该是差不多的时间死去

    的,你孙女郑萌,绝对不是昨天才死,她是死了之后,被凶手藏起来了,今天早

    上,凶手才把她人头和黑狗缝在了一起,挂在铁门之上的。

    我说到了这儿,忽然顿住了——我想起了一个点,那凶手昨天把郑亚洲的人头狗身挂

    在铁门上,今天把郑萌的人头狗身挂在铁门上,这是有规律的,很像是一个有“仪

    式感”的杀局。

    我再联想起了那凶手的身份——他和四十年前“黑狗斩人魈”事件中被灭门的十二口之

    家关系莫测,他要报复郑胜利——会不会也来一个有仪式感的“灭门惨案”。

    我想到了这儿,猛地看向了郑胜利,我指着郑胜利,说:你给你儿子、儿媳妇打电话!

    “我……我现在不好意思跟他们说话。”郑胜利说。

    “你先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打通。”我说道。

    郑胜利被我逼了几句后,才拿起电话,给他儿子和儿媳妇打电话。

    可是他打了十几个电话,根本没人接。

    郑胜利似乎猜到我让他打电话是为什么了,急得满头大汗,嘴里喃喃:不会吧,不

    会儿子和儿媳妇也出事了吧?

    他打了一阵子电话,没打通之后,我劝郑胜利,说:郑老板,你儿子和儿媳妇是通

    过旅行社,去的欧洲十日游吧?你给旅行社打个电话问问?

    “好,好!”郑胜利找出了他儿子和儿媳妇出发前跟他发的短信,里头有旅行社的名

    字,接着他又在网上搜索了一下那个旅行社的联系方式。

    通过客服的一番询问和查找之后,他总算要到了儿子、儿媳妇所在的旅行团导游的

    电话,导游姓赖。

    他给赖导游打了一个电话,询问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的情况。

    他接着又说了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的名字,然后他和导游一阵交谈之后,整个人像被

    电了似的,浑身麻木,手机也从手上脱落,掉落在了地上。

    我心里叹了口气,心说“完了”。

    神丑一旁问着郑胜利:你儿子和儿媳妇怎么了?

    郑胜利忽然嚎啕大哭了起来,说: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苦鬼夏花偏头跟我说道:这老人家心里百感交集,我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极其浓烈

    的“爱恨”味道——

    “夏花,你先出手,把他这么强烈的爱恨给化解掉。”我跟夏花说。

    一个快六十了的人,忽然遭遇孙儿、孙女被砍头,心态已经坚持不住了,这刚才又

    打电话,得知儿子和儿媳妇,也出了一些状况,只怕夏花不出手,这郑胜利不心肌

    梗塞,至少也得出个神经病。

    夏花走到了郑胜利的面前,伸手一指,点在了郑胜利的眉心上。

    郑胜利的脸上,出现了许多金色的梵文,过了一阵子,梵文消失,他的情绪,也没

    那么激动了,只是轻轻的啜泣着。

    夏花叹了口气,说道:小祖哥,老人家的爱恨,化解了一大半,你还有什么需要我

    帮忙的吗?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知青女配已上线〕〔穿成软饭男[穿剧]〕〔大明小书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女总裁的读心神医〕〔特品圣医〕〔共享男友带回家〕〔剑起风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