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风云〕〔特种兵之特战先锋〕〔都市之至尊狂兵〕〔蜜恋甜妻:傲娇帝〕〔极品小神医〕〔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至暗人格〕〔霍少的闪婚暖妻〕〔最强终极兵王〕〔魔帝在上:盛宠腹〕〔蛇皇武尊〕〔幻想次元掠夺记〕〔生死狙杀〕〔科举成幼儿园园长〕〔绝世大帝〕〔征战万界从奥罗拉〕〔秣马南宋〕〔仙妻从天降〕〔无影杀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78章 荆棘之死
    我说:好……我就是要找昆仑玉教改命,他们要做什么,和我没什么关系。

    “这就对了。”冯春生又说:其实你找昆仑玉教,线索有三条——第一条,川西十四盗

    集结后,总要替玉教办事的,只要玉教和十四盗的交易彻底达成,总能露出马脚

    来,而且他们一旦集结,凭借十四枚玉符,也能找到昆仑玉教后裔。

    第二条,玉教不是要办几桩大事,让川西阴行洗牌么?嘿,他们的大事办下来,也

    得露出马脚。

    这两条线索,其实需要我有一些耐心来等。

    第三条线索,自然是红叶寺法会的那条了——这条线索,我得主动出击。

    “两条靠等,一条靠找,有这三条线索,那昆仑玉教后裔的真身,迟早得露出来。”

    冯春生说。

    我说是的。

    “按着计划走——事没有办不成的。”冯春生笑着跟我说:等你改了命,才是你大施拳

    脚的时候呢。

    我点点头,笑了笑。

    ……

    这天,我和春叔聊得很愉快,也聊了寻找昆仑玉教的计划。

    不过,老话说得好“计划赶不上变化”,老话又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第二天,我就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两句话。

    我早上的时候,不是送泡泡去上学么?等泡泡去了幼儿园,我和龙十六、神丑去了

    茶馆,等万雄那边的消息。

    万雄昨天跟我说了昆仑玉教一半的隐秘,他今天答应要把剩下的隐秘也说给我听的。

    结果……万雄没来。

    我一直等到了早上九点半,我才接到了万雄的电话。

    他阴沉着声音,问我:你特么在哪儿?赶紧过来荆棘家,荆棘出事了。

    “荆棘出什么事了?”我问。

    “对!你特么滚过来就知道了。”万雄今天像是吃火药了,跟我说话,句句带粗口,

    又是“特么”,又是“滚过来”之类的,我听了心里头也是恼火。

    不过,我还是去了荆棘家。

    我站起身,跟龙十六说:荆棘出事了,去荆棘家?

    “麻烦!”龙十六嘟哝着说:我是真不想去他们家,那鼠老太在哪儿,老鼠就在哪

    儿,我好厌恶老鼠的。

    “走吧-别说这么多了。”我拉着龙十六、神丑去了荆棘家里。

    我在荆棘家的门口停了车子,就感觉事情不对劲了——这荆棘家,到处都是老鼠,一

    层一层的,密密麻麻。

    这些老鼠见了我,龇牙咧嘴的,对我“吱吱”个不停,似乎对我有很大的攻击性。

    我心说着荆棘,到底出什么事了?

    我进了荆棘的屋子,就闻到了强烈的血腥味道,我加快了步伐,到了客厅里头。

    刚刚进客厅,我就瞧见,一具无头尸体,跪在了茶几边上,两只手搭在茶几上,两

    根手掌,也被人砍了去。

    这无头尸体,看身形、衣着,竟然就是荆棘!

    嘶!

    我吸了一口凉气,这昨天荆棘才和鼠老太祖孙化怨,感情好得不行,他也十分开

    心,可今天,这荆棘,竟然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我一瞬间,又想起了我前天晚上,做的那个怪梦——我梦见我自己站在一具无头尸体

    的面前,我的眼神里,带着麻木。

    想不到……我的那个怪梦,竟然应验了?

    在我愣神的时候,我被龙十六惊讶的话语给拉回了周围惨烈的气氛中。

    龙十六问:“这……这是荆棘?”

    “不是我孙儿,能是谁?”鼠老太死死的盯着我们,她的双眼红肿,显然是为了孙

    儿,大哭了一场。

    画心道人看我的神色,也十分不善。

    万雄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他指了指荆棘的尸体,又呵斥我,说:李兴祖……

    来,给荆棘一个说法!

    我眯着眼睛,依然压制住心里头的恼火,说:万雄兄弟,你和荆棘感情好,我知

    道,荆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能理解你心中的暴戾,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为什么要给荆棘一个说法。

    “你特么还在装!”万雄忽然抬手,指着我的鼻尖,他的手指哆嗦个不停,显然是气的。

    我一旁的龙十六看不下去了,他阴鸷的看着万雄,说:老万,你指尖再指我小祖哥

    试试?信不信,我切了你这根指头。

    万雄没有畏惧龙十六的威胁,依然指着。

    我看龙十六要动手了,连忙搭住了他的肩膀,跟万雄说:都先别说话,听我说!咱

    们这周围的人,都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那说话就敞开了说……别这么大火气!

    兴许只是误会呢!

    神丑一旁也骂道:妈了个锤子——老子也看不懂了嗦,荆棘死了,你们对小祖发个锤

    子脾气?有什么瘠薄话,就好好说嗦!

    站在鼠老太身旁的画心道人,说道:昨天,小祖兄弟的苦鬼,才化解了荆棘和鼠老

    太的祖孙怨,今天早上,荆棘就被人砍了头,我估计老万这哥们,是把事怪到了苦

    鬼的身上,这样——小祖兄弟,你把苦鬼喊过来,当面对质一下,这事应该就完了。

    我摇摇头,说道:这事不是苦鬼做下的。

    我绝对不信夏花会做这样的事。

    万雄一旁说道:老子知道不是苦鬼做下的,这事,就是你做下的!是你李兴祖个王

    八蛋,砍了荆棘的头和巴掌。

    这我可忍不了了,万雄是一个屎盆子往我头上扣啊!

    我怒骂万雄:老万!你说话给我放尊重点——我三番五次帮你,你赖我杀了荆棘?你

    脑子里进屎了?

    “哼!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能指着你嘛!”万雄说道:李兴祖啊李兴祖,你果然

    是我想的那种人——一个表面仁义道德却满肚子坏水的伪君子!我果然没看走眼。

    万雄越说越过分,神丑都忍不了了,他走上去,揪住了万雄的衣领子,骂道:日.

    你先人,你特么胡咧咧什么?

    万雄说道:神丑……我知道,李兴祖是你看中的人,你要推他当崔三爷!可是……你把

    他推上去当崔三爷,只能是祸害川西阴行,祸害更多的人!

    “你个杂碎,把话给我说清楚……今天要不说清楚了,都不用小祖动手,老子先整死你!”

    万雄冷笑起来,说道:好!神丑,你放开我,我要当着你们这些人的面,拆开那李

    兴祖伪善的面具!

    神丑听了,松开了万雄。

    万雄指着我,说道:我说荆棘是你杀的,是因为他尸体里的蹊跷,都符合你杀人的

    动机!

    我说我李兴祖做事情,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父母、朋友,我有什么杀人动机!

    “哼哼,你为了崔三爷、为了昆仑玉教,为了巫家秘术,才砍掉了荆棘的头和巴

    掌。”万雄恶狠狠的说。

    墨大先生说:

    ps:今天发两更哈,明天努力写四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