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挨揍系统之魔〕〔基因武道(永恒武〕〔美女的贴身村医〕〔冷王盛宠:萌妃不〕〔我是反派公子哥〕〔重生仙帝都市纵横〕〔重生保安之在娱乐〕〔快穿地府:阎君靠〕〔抓鬼小农民〕〔重生之军嫂奋斗史〕〔惹火娇妻,宠你上〕〔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七十年代小中〕〔火影之水遁最强〕〔最强终极兵王〕〔位面之金榜题名〕〔庶女绝色,鬼帝大〕〔特种妖孽兵王〕〔妃常霸道〕〔校花的透视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75章 万恨金刚(云淡月浅冠名)
    佛像开口,问尘缘和尚:你认为怎样才能心安?

    尘缘和尚说:爱就要深爱,恨就要解恨——我曾经为了求得佛门奥义,不顾家人劝

    阻,入了佛门清修,刚入佛门之时,我天天记挂我的父母、妻女,我当时绞尽脑

    汁,忘却了我的妻儿、父母,我以为这便是斩断了尘缘。

    “直到乡里人来金门寺,给我带来了口信,说我妻儿、父母皆死于强盗之手!那一

    刻,我对家人的爱,复苏了,我的恨,也滋生了,一时间,我爱恨交加。”

    尘缘和尚说:我曾想,我能不能如同我曾经忘掉家人一样,忘掉那一刻的爱和恨!

    我做不到,爱恨从来没有如此猛烈过——于是,我退出了佛门,这些年,我爱天下可

    怜之人,我恨天下可恶之人,爱就深爱,恨就要解恨,人活得逍遥,心也跟着洒

    脱,长久之后,我的心,就安静了!

    佛像笑道:你已经成佛——爱便是慈悲为怀,恨便是明王之怒——你爱恨一生,又有你

    的见解,你不成佛,谁能成佛!我乃明王道九尾狐仙佛,从此,你皈依我座下,成

    为我的尊者,我赐你法号——万恨金刚尊者。

    说完,佛像吐出了两道丝,一道“金丝”,一道“乌丝”,金丝代表着爱,乌丝代表着恨。

    金丝和乌丝,缠住了尘缘和尚八十一天,让尘缘和尚感受到了全天下的爱,越感受

    到了全天下的恨,终于,他破开了茧子,跟着狐仙佛走了。

    当时梁朝古国一代,就有了“万恨金刚明王”为贫困老百姓做主除恶的佳话。

    不过……尘缘和尚跟的佛,是个野佛。

    野佛,就是有佛性的野仙、精怪,自成的一门佛道,他们管自己叫“明王道”,走的

    是“不动明王”佛怒千里的路子,以除恶为己任,和正派佛道,是两条相反的路。

    正因为如此,明王道并不受现在许多佛门弟子的拥戴,甚至还会遭到唾弃。

    我在前些日子,把夏花炼做苦鬼的时候,其实她是在撞佛缘,撞到了什么佛缘,就

    变成什么类型的苦鬼——现在看情况,她应该是撞到了“万恨金刚尊者”的佛缘。

    我想到了这儿,又想起了夏花苦鬼刚刚出世时候,冯春生警告夏花的话,春叔还明

    白夏花代表着爱,李白马代表着恨!

    这春叔只怕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辨别出了夏花的佛缘。

    现在想来,春叔的眼力,实在惊人。

    我这个时候,也才明白,为什么夏花在苦鬼快要出世的时候,会念“苦鬼出世,天

    下无苦,斩断尘缘,四大皆空”,她依靠苦鬼重活一世之后的宿命,也就是“除

    恶”,和当年的“万恨金刚尊者”做的事情一样,他们的出世,就是为了消灭苦楚!

    除恶就会得罪人,夏花和李白马的苦鬼,估计以后得给我惹不少麻烦!

    “哎!”我叹了口气,我发现我的麻烦,是越来越多了。

    不过,我接着又摇头,说夏花撞的佛缘,和我倒是一卦!麻烦虽然多,但我也觉得

    有些意思。

    想到这儿,我心里也安静了。

    这时候,我瞧见夏花和李白马已经停止了吐丝,鼠老太和荆棘的金黑丝惨杂的茧

    子,黑色已经消失了,剩下的,全是金丝。

    “苦鬼出世,天下无苦。”

    “斩断尘缘,四大皆空。”

    李白马和夏花在一旁,念叨着这两句话,很快……我瞧见了变化。

    那荆棘和鼠老太,不是有恶缘么?他们的魂,各自被铁锁捆了起来,分别拖着半截

    棺材。

    在蚕茧彻底化作金色的一刻,那两截棺材,竟然合二为一,成了一具棺材,棺材

    上,坐着鼠老太和荆棘的魂。

    祖孙两人,手拉着手,说不出的温馨。

    再过了一会儿,那棺材自动消失了。

    接着——荆棘和鼠老太两人,同时破开了茧子。

    他们破开的,还不光是蚕茧,还有被冰封的感情。

    这时候的鼠老太和荆棘互相拥抱,泪水惨杂。

    一个喊奶奶喊得动情,一个叫孙子叫得泪流,祖孙怨,竟然被夏花和李白马的苦鬼

    化掉了。

    见到事情了结了,李白马朝着夏花背后一跳,人形变小,成了一张脸皮,贴在了夏

    花的脖子上。

    夏花,对着我抱拳,说道:小祖哥,今天这个忙,已经帮完了。

    我也朝着夏花点头,说道:夏花妹纸,多谢了。

    “该说谢谢的是我。”夏花摸了摸后脖颈的李白马人脸,说:我能和白马哥再在一

    起,多亏了小祖哥!对了,刚才我和白马哥分别掐住了荆棘和鼠老太的动作,可能

    让你提心吊胆了——其实我们只是想让荆棘和鼠老太进入一个假死状态。

    “人只有经历了大事的时候,才能看清楚爱恨。”夏花说:事情再大,莫过于生死,

    他们刚才经历了一场“死亡”,我的金丝和白马哥的乌丝,又将他们的爱恨放大,他

    们祖孙两人才能将自己的爱恨看得清清楚楚,怎么做决断,他们就心知肚明了。

    我笑着说:说得对,人只有经历了大事的时候,才能看得清楚爱恨——平日里,很多

    人把“爱”挂在嘴边,但遇到了大事,就逃之夭夭,把爱人弃之不顾,只顾自己逃

    难,他们根本没有爱;很多人也喜欢把“恨”挂在心上,但真要遇到了大事,却首先

    记挂自己恨的那个人,也才知道,自己的恨,只是因为太爱对方,才生了恨。

    “大事发生,才能把人的本性、爱恨放大,展现出最真实的一面来。”龙十六也在一

    旁说道。

    哈哈哈!

    神丑也说道:这爱恨得要“真火”来炼。

    夏花点点头,再次抱拳,说道:小祖哥,我和白马哥先走一步——我们还得去吃掉更

    多的“爱别离”痛楚!

    “苦鬼现世,天下无苦。”李白马在夏花的后脖颈上,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夏花转身离开了荆棘的家里。

    她走了,我、神丑、万雄、龙十六就有些尴尬了,这时候,祖孙俩一扫开始的冰封

    情感,亲昵得不行,腻歪得我们这几个人像是电灯泡。

    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能跟万雄说:老万,你该把昆仑玉教的秘密说给我听

    了吧?鼠老太和荆棘的祖孙怨,已经化解了。

    墨大先生说:

    ps:两更发布了哈!第三更可能要写到一点钟去啦,么么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