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挨揍系统之魔〕〔基因武道(永恒武〕〔美女的贴身村医〕〔冷王盛宠:萌妃不〕〔我是反派公子哥〕〔重生仙帝都市纵横〕〔重生保安之在娱乐〕〔快穿地府:阎君靠〕〔抓鬼小农民〕〔重生之军嫂奋斗史〕〔惹火娇妻,宠你上〕〔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七十年代小中〕〔火影之水遁最强〕〔最强终极兵王〕〔位面之金榜题名〕〔庶女绝色,鬼帝大〕〔特种妖孽兵王〕〔妃常霸道〕〔校花的透视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82章 两个郑胜利(墨小明冠名)
    龙十六问我:什么办法?

    我说:刚才春叔说得对,我也觉得荆棘的死,是冲着我来的,我真正得罪的人,只

    有昆仑玉教和川西阴行——荆棘的死,多半是他们办下的,但川西阴行和昆仑玉教,

    势力太过于庞大,牵扯的人数太多,从他们身上找凶手,和大海捞针似的。

    “所以,咱们顺藤摸瓜。”我说:从荆棘的尸体,摸出去——

    “荆棘的尸体都被鼠老太扛走了。”龙十六说:你拿什么摸?

    “尸体扛走了,还留了点东西呢。”我指着地上的一滩血水说道。

    这摊血水,就是荆棘的无头尸体流出来的。

    “你不会是想着去做血液鉴定吧?”龙十六问我。

    我说当然不是——荆棘这辈子,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入了深山,学了巫符,后来成了

    十四盗,他这辈子,都不可能把自己的血样档案,留给公安系统。

    公安系统里,没有荆棘的档案,我即使查了,也没任何作用。

    龙十六说:那你靠着这团血液干啥?

    我说道:一个人被砍头的一瞬间,不会死去,人还是有意识的。

    龙十六和神丑看着我,有些发懵。

    我说荆棘被砍头的一瞬间,肯定没死,就在这一瞬间,他有爱意和恨意!

    他爱刚刚和他恢复关系的鼠老太,也把砍他头的凶手模样,深深的记住了,心里产

    生了恨!

    “然后呢?”龙十六问我。

    我说:意入人心,也入血液,他的爱恨之意,融在了身体、血液里会散发出爱恨的

    味道——夏花和李白马,他们跟我说过,他们擅长追踪爱恨,也许夏花能闻出血液里

    爱恨的味道!我还在想……荆棘是被人砍头的,一刀砍下,血水必然喷溅,肯定也溅

    到了凶手身上,凶手身上,也有相同的爱恨味道——夏花也许能去追寻这股味道。

    龙十六一拍巴掌,说道:哦——闻香寻人,靠着血水的爱恨味道,追踪到凶手?我看

    行,你快点把夏花找过来。

    我点点头,闭上了双眼,我和夏花苦鬼,互为主奴,我闭上眼睛,能感应到她们。

    夏花在我的心里,询问我:小祖哥,你找我?

    “来我这里,昨天你帮鼠老太和荆棘化解祖孙怨的地方,我遇上麻烦了。”我心里说。

    夏花说很快就来。

    我这才睁开了眼睛,和龙十六、神丑一起,等夏花。

    我们等了半个多小时,夏花敲门。

    我打开了门,把夏花让了进来,指着客厅里的一大团血迹,说道:你能够感受到这

    团血液里的爱恨之意吗?

    夏花趴在地上,头凑近了血液处,抖动着鼻翼,使劲闻了闻,她没说话,她脖颈后

    头的李白马说道:我感受到了特别剧烈的恨意。

    荆棘无故被人砍头,恨意当然浓烈。

    我问夏花,她能不能追寻到这股子恨意的味道。

    夏花说没问题——这股恨意太强烈了,很容易追寻。

    我让夏花帮忙。

    夏花站起身,抓住了后脖颈的李白马人脸,狠狠一撕,说:白马哥,你对恨意敏

    感,你来追!

    “好叻!”

    李白马的人脸,闻了闻血液之后,再次飞回了夏花的后脖颈上,说:我追踪到味道

    了,我给你们指路!

    “走!”

    我们一起出了荆棘家。

    夏花走得飞快,我们三个人也在后面跟着,这一走,就是两三个小时。

    最后,我们走到了川西城郊的一片荒山上。

    夏花和李白马又走了十来分钟,在半山腰停了下来。

    我问夏花:你怎么不走了?

    “就是这儿!”夏花说:荆棘家血液里的爱恨之气,终点就是这儿。

    “这儿?”我四处一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

    我是来找砍了荆棘头的凶手的,怎么到这儿了?凶手在哪儿呢?

    夏花说:确实是这儿——爱恨之气的终点,应该就在这儿,气味非常浓烈,没有错的。

    奇怪了!

    我挠了挠头,接着,我一低头,瞧见夏花站着的位置,泥土颜色不太一样。

    周围的泥土,颜色暗沉,夏花脚下的泥土,十分新鲜,像是才翻动了不久。

    我让夏花站开一些,接着我双手去扒那泥土。

    扒了几下,我竟然扒出了一只人手。

    我抓住了手,猛的一提,提出了一具尸体。

    这尸体,和荆棘一样,也是一具无头尸体!

    我、神丑和龙十六,都愣住了——我们找到砍荆棘头颅的凶手,竟然在这儿,又找到

    了一具无头尸体。

    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稍微有些慌乱,接着,我捋了捋思路。

    凶手砍掉了荆棘的头,然后凶手又逃到了这个地方……然后成了一具无头尸体。

    我一拍巴掌,跟神丑和龙十六,说:我知道了,砍掉荆棘人头的凶手,是被金主雇

    佣的,然后那人逃到了这儿,把头颅交给了金主,金主又砍掉了凶手的头,杀人灭口!

    龙十六说:那咱们管不着了,把这尸体,给那鼠老太一送,不就得了……

    我说鼠老太能信他孙子是被这么一具尸体砍的头吗?即使我们说夏花苦鬼能追踪爱

    恨,可鼠老太和万雄都知道——夏花和我是互为主奴,夏花的话,那鼠老太和万雄都

    不会相信的。

    “那咋办?总不能让死人开口。”龙十六说。

    我说:继续往下头摸。

    我跟夏花说:你再闻闻这个人的血液和身体,看能不能闻到爱恨的气味,接着顺腾

    摸瓜。

    凶手杀了荆棘,金主杀了凶手,但总有人是幕后真凶啊,总得摸个活人去给鼠老

    太、万雄交差。

    夏花点头,她蹲下了身子,闻着这具无头尸体的气味,可是她闻了半天,却站起

    身,面露难色的说道:小祖哥,这个人的身体、血液里没有爱恨的味道!

    “没有?”我问。

    “对!”夏花说。

    不会吧?这人也是被砍头的,砍头的一瞬间,竟然没有爱恨?他不是人吗?还是那

    金主有什么秘术手段,把这凶手尸体爱恨的气味,给抹掉了?

    他要是有那手段,为什么不把荆棘血液里的爱恨味道给抹掉,留个线索给我们呢?

    这个意外,一下子把我们的计划给切断了!

    龙十六说:完了,靠夏花把幕后真凶找出来的办法,行不通了!

    我说道:不怕!人过留声、雁过留毛!要找那雇凶手杀了荆棘的金主找出来……咱先

    把咱脚下这尸体的身份给确定了!

    我先在这尸体上,一阵子翻找,竟然找出了一个塑料袋子,塑料袋子里,装了一些

    零钱,还有一张便条——便条上写了一排字:川西城区金江桥区暮光小区131号,郑

    胜利,电话:132xxxxxxxx。

    咦!

    我看这张便条,这个杀了荆棘、又被金主反杀的凶手,叫郑胜利?

    他和荆棘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砍荆棘呢?

    我脑子里思绪万千,但心里还是有些振奋——只要这个尸体有线索,那就好办了。

    我打算给林若语打个电话,问他能不能帮我把这尸体的档案弄过来。

    我刚刚掏出了手机,结果进来了一个电话,是冯春生打的。

    我接了电话,冯春生在电话里,跟我说:有个主顾,来茶馆找人处理阴事,他家人

    的死法,和荆棘的死法,有些共同特征,你过来查一下,也许对你找出杀荆棘的凶

    手,对了,那主顾叫郑胜利,我把他电话给你,你先联系联系他。

    又是郑胜利?我现在顺着“爱恨气味”找到的杀了荆棘的凶手,叫郑胜利,春叔说茶

    馆里来了一个主顾,也叫郑胜利?

    怎么两个郑胜利?

    墨大先生说:

    ps:第四更到了哈,么么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