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生活在港片世界中〕〔因祸得夫〕〔新婚第1天:总裁轻〕〔驯夫有方〕〔全民修仙世界〕〔重启娱乐圈:最强〕〔算出一个金龟婿〕〔隐婚蜜爱:欧少强〕〔系统的神级小店〕〔快穿女主:男神乖〕〔八零后咸鱼术士〕〔重生之魔王神启〕〔我真不是天蓬元帅〕〔地府刑侦顾问〕〔万界之逆天求生〕〔废柴的飞升方法〕〔魔帝的综漫生活〕〔黑科技研发中心〕〔崛起复苏时代〕〔穿越从恶魔城开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73章 苦鬼显神通(纪梵希冠名)
    夏花笑着说:我们俩是“爱别离”苦鬼,吃的,也是人间“爱别离”的苦楚,我们是食

    苦之鬼。

    “哦!”我说行吧,你们先去——我们也走了,能见你们重活,我心里头的重担,就放

    下了。

    夏花也跟我鞠躬,说道:我和白马哥,对“爱别离”苦楚,十分敏感——能辩、能化、

    能追踪,更擅解人间爱恨,小祖哥要有能用得上我们的地方,就请跟我们打声招

    呼,我们先走一步了,再见。

    说完,夏花转身准备下山。

    我立马跟夏花说:还真有事找你。

    “什么事?”夏花问我。

    我说我遇上了一桩阴事,得找你们化解。

    那万雄,不是想让我化解鼠老太和荆棘的恶缘么?我开始没办法解他们的恶缘,现

    在有了。

    鼠老太和荆棘的事,算比较复杂的爱恨了——要单纯的劝说,还不好劝他们合好,但

    有夏花在,这事就好办了——她不是擅解人间爱恨吗?鼠老太和荆棘的怨恨化解了,

    自然就解开了恶缘。

    “我那桩阴事,是一桩祖孙怨,我想化了他们祖孙之间的怨恨。”我说。

    夏花说:没问题——小祖哥先去找你那金主,我和白马哥都是你的奴,能感应到你的

    位置,我们自己去就可以了。

    “好!”我说完,那夏花下了山。

    我、冯春生、神丑、画心道人和泡泡、龙十六,也都下了山。

    苦鬼现身,天下无苦,斩断尘缘,四大皆空,这苦鬼是真的出世了——夏花和李白

    马,只怕也因为化作了苦鬼,得了一身本事,他们本事到底大不大,下午就见得到了。

    我们几个下山之后,我开车先把泡泡送到了幼儿园里,然后我们一行人,出去找了

    个餐厅喝酒。

    我下午要替荆棘办阴事,得开车,没喝酒,我点了瓶饮料,就出了包间,给万雄打

    了一个电话,说下午帮他化解鼠老太和荆棘之间的恶缘。

    万雄十分高兴,说他去通知鼠老太,让鼠老太下午去荆棘家,我们都去荆棘家里,

    做这趟阴事。

    我说可以,接着我问万雄:我们之前说好了的啊!我帮荆棘和鼠老太,化了他们之

    间的祖孙怨念——你把昆仑玉教后裔的隐秘,说给我听!

    “我一口唾沫一口钉,绝对不反悔。”万雄又说:对了,怎么画心道人和你搞一块了?

    我说因为一桩阴事。

    万雄又说:那你别把我的身份透露给他了,他和荆棘是朋友,但和我,不怎么对付!

    我问万雄:十四盗的人,不是都有交情吗?

    “有交情和有友情是两回事。”万雄说:十四盗里,分成几派呢。

    “知道了。”我说:我铁定不说。

    “谢谢小祖哥!”万雄挂了电话。

    我打完电话,回了包间,包间里,冯春生和神丑聊得火热,他正和神丑做保证,让

    神丑放一百个心,说我铁定要当阴行判官崔三爷。

    神丑却倔强,说这次非要跟着我,我不当崔三爷,他就如影随形,甩都甩不掉他。

    我听了也是苦笑。

    话说我现在,也就想做两件事,第一件就是想当崔三爷,成为阴行判官崔三爷,替

    那些被邪阴人迫害的可怜人出头,不过要当“崔三爷”,首先得找到五代崔三爷一直

    传承下来的两件阴物——生死簿和判官笔。

    这两件东西,还得慢慢找。

    至于第二件,就是我想找昆仑玉教改命嘛。

    我给冯春生打了一个眼色,把冯春生喊到了包间外头,我跟冯春生说:春叔,昆仑

    玉教发出来的玉器,又多了一枚。

    “在哪儿?”冯春生问。

    我说那枚玉器,在画心道人的手上,是一枚昆仑玉钱,接着,我说:这昆仑玉教到

    底搞什么鬼?给川西阴人,发了许多玉器。

    “昆仑玉教要搞什么鬼,你别去管他。”冯春生说:你只管找到昆仑玉教的线索,顺

    藤摸瓜,找到昆仑玉教,再找到他们里头有分量的人,找他要“改命秘法”,咱们再

    出个价钱,把那“改命秘法”给买过来,甭管他们对那改命秘法要多高的价格,咱们

    都给匹配上,把你的短命改了再说。

    冯春生说:至于那神秘莫测的昆仑玉教,要玩什么花样——管他呢,他们真玩大了,

    川西这么多的阴人,都不是好惹的。

    “嗯。”我点了点头,又和冯春生一起进了包间,继续吃饭。

    要说这吃饭喝酒,也有众生相,龙十六吃饭,慢条斯理,像大家闺秀似的;神丑吃

    饭,大喇喇的,不停的在骂人;冯春生呢,不怎么说话,显得高深;倒是那画心道

    人,频繁敬酒,而且敬酒还有“祝酒词”的,真像神丑说的,文绉绉的书生样。

    大家都不是一类人,吃饭才有意思——酒足饭饱后,冯春生先回了茶馆,我和龙十

    六、画心道人,要开车去荆棘家,我看神丑饭桌上和冯春生喝了不少酒,他又和荆

    棘的事没关系,也不认识荆棘,就让他先回我家休息。

    但神丑非要跟着我,说只要我没当成崔三爷,就死皮癞脸的跟着我。

    我都服了,这是大名鼎鼎的川西八天王之一吗?我怎么感觉这哪讨债公司雇的员工啊。

    ……

    下午两点半,我们这群人到了荆棘家里,因为有阴事要做,我让画心道人现在门外

    等着,等我们办完了事,他再去和荆棘叙旧。

    画心道人说没问题,他等在了门外,我们几个,进了屋子。

    屋子里,荆棘和鼠老太,各坐在沙发的两头,中间坐着一脸尴尬的万雄。

    万雄见我们来了,连忙起身,询问我:小祖哥,你来了……请你帮忙化解荆棘和鼠老

    太之间的恩怨。

    鼠老太也希冀的看着我,她在那污秽的下水道里,孤身一人,和那些老鼠呆了五十年。

    好不容易,缘分使然,她遇上了亲孙子,当然希望和亲孙子重组家庭了。

    如果这次他和荆棘化解不了恶缘,她又得去下水道里孤独的过活了。

    我安慰鼠老太,说我的人一到,多半能解你和你孙子的恶缘。

    食盗荆棘冷笑,说:这老太婆,和我,除了有血缘,我们之间,可没任何的缘分!

    “荆棘,你别强硬。”我叹了口气,说:你不是渴望有人陪伴吗?

    荆棘冷笑,不说话!

    我也和万雄一样,十分尴尬,我坐在沙发上,等——等夏花。

    很快,半个小时过去了,我听到了一阵敲门声,我去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正是夏花。

    夏花跟我鞠了个躬,说了一声:小祖哥好。

    “进来吧——正主,等着你们呢。”我指了指荆棘和鼠老太。

    夏花走到了荆棘和鼠老太的面前,看了荆棘一眼,接着又看了鼠老太一眼后,她指

    着荆棘说:你对你奶奶有恨!

    “哼。”荆棘冷哼了一声。

    接着,夏花又指着鼠老太,她后脖颈的李白马说话了:你对你孙子有爱!

    鼠老太连忙点头。

    这时候,夏花猛地一伸手,抓住了自己的后脖颈上李白马的人脸,猛地一撕,把人

    脸撕了下来,然后再甩了出去,那人脸迎风见长,化作了人形,成了李白马的模样。

    然后,夏花和李白马,各自上前一步。

    李白马掐住了荆棘的脖子,作凶恶之相,夏花掐住了鼠老太的脖子,目光中带着怜爱。

    墨大先生说:

    ps:今天老墨事比较多,就只更新两章哈,明天三更。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