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废后:皇上说〕〔重生之不当大哥好〕〔他出自地府〕〔医路繁花〕〔大唐小兵〕〔快穿:炮灰女配要〕〔官路圣手〕〔写手的古代体验手〕〔爹地快上,妈咪又〕〔dnf之觉醒〕〔冷情帝少,轻轻亲〕〔汉乡〕〔灵气逼人〕〔近战狂兵〕〔系统让我去算命〕〔血色柔情〕〔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氪金大魔头〕〔撕心烈爱:周少请〕〔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72章 双面怪人(云淡月浅冠名)
    我喊着瘸马,让瘸马握紧手中的刀。

    我让瘸马帮忙剖腹,从夏花的肚子里,把苦鬼给引出来,可现在,苦鬼才弥漫出了

    一些黑气,就把我们几个人的心神,搞得大乱。

    尤其是瘸马,在那儿痛哭流涕,手上的刀都拿不住了,手也抖得厉害。

    “别松刀啊,松了,夏花就完了。”我再次吼道。

    不过,瘸马的悲伤,似乎抑制不住。

    我心里悲伤、苍凉的思绪,也是十分多,我一边努力压制住了心神,一边在想着——

    为什么那黑气一出,我们这些人,一个个心中悲意很盛。

    我脑子里念头转了一阵后,想起来了——这夏花化作的苦鬼,和她的苦楚息息相关。

    佛门八苦之内,夏花的苦鬼叫“爱别离”,是人迫不得已和自己爱的人、事、物离

    别,产生的痛苦。

    这种痛苦,大家大多数都经历过。

    那侵染了我们情绪的苦鬼黑气,应该就是“爱别离”的痛苦!

    我们曾经经历的“爱别离”痛苦越是强烈,这时候心神越是难得控制。

    画心道人自然不说了,他暗恋着赵木雷的老婆江映红,如今,他和江映红已经是人

    鬼殊途了。

    冯春生嘛,我曾经听我父亲说过,说冯春生一生犯情!犯过最大的错误,就在“情”

    上,他自然也扛不住苦鬼释放的“爱别离”苦楚。

    神丑的身世我不清楚,但看他的神色,也明显是被“爱别离”的苦楚所伤。

    我嘛,是因为曾经小时候的那个挚友,她和我之间的情感,也是极其真挚,可惜,

    她中了人贩子的招,离我远去了,我被那“爱别离”黑气,缠住了我的心,我的脑海

    里,就不断的浮出了当年我和那挚友分别时候的苦楚。

    别说我们几个了,哪怕是九斗天佛星的泡泡,也在不停的用手背抹着眼泪。

    他是想起了他的师父——那个把他托孤给我的老和尚。

    这苦鬼果然不同寻常。

    要说武人手段狠,防身的办法很多,阴人秘术狠,防心的办法很多,可这苦鬼攻

    心,直接打人心最要害的地方,防不胜防。

    我们几个都中了苦鬼的招,但还是有一个人,没中苦鬼的招——这人是龙十六。

    龙十六瞧了我们一阵,笑着说:你们一个个糙老爷们,平日里都把自己吹得跟大力

    金刚似的,现在就不行了?都闪开,让我来。

    龙十六竟然没受“爱别离”的侵染,丝毫不受影响?

    我仔细一想想,也就明白了——这龙十六啊,他父母十分喜欢他,我们几个发小,也

    十分喜欢他,但他真正的朋友,也就我们几个,其余的朋友很少很少。

    朋友少,又都还在,龙十六就没什么“爱别离”的痛苦发生。

    加上龙十六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就是打游戏,他最深情的就是游戏——游戏一直都在

    啊,他是真没经历过“爱别离”的痛苦。

    没有过这种痛苦,龙十六就不受苦鬼的“爱别离”影响心神。

    他走到了苦鬼墓边,小心翼翼的接过了瘸马的刀,一点点的延伸着夏花小腹的刀口。

    几分钟后,那刀口覆盖到了夏花的肚脐眼上,就这一下子,夏花的尸体、包裹在她

    身外的李白马的皮,全部化作了黑烟。

    所有的黑烟,全部凝聚在了一起,成了一个巨大的黑色气团。

    紧接着,黑色气团散去。

    我瞧见,夏花穿着一身黑色袍子,光着脚,单膝跪地,她抬起头,看着我们。

    “夏花!”我试探着问。

    夏花点了点头,接着改成双膝跪地,对着我磕头,说道:小祖哥!多谢你大恩大

    德,我和李白马,这辈子也不会分开了。

    夏花苦鬼现世了,我们在场的人,心神又宁静了下来。

    我问夏花:你能感受到李白马的意识吗?

    夏花点点头,站起身,背对着我,把她的长发盘了起来,她的后脖颈上,竟然还长

    着一张人脸,人脸是替夏花报仇,而被警方击毙的李白马!

    只是,李白马的表情,似乎很凶,目光里,绽放着邪鬼般的目光。

    这时候,李白马,也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十分尖锐,像是指甲刮铁板的声音,

    他对我说道:小祖哥,多谢了!我这辈子,和夏花共用一个身子,再也不会分开了。

    我点点头——我曾经在佛庙之中,见过苦鬼的画像,一个个都是怪物。

    夏花虽然也因为化作苦鬼,成了一个两面怪人,但还好,她把头发披散下来,就瞧

    不见她的怪状。

    这时候,一旁的冯春生说话了,他先是吸了一口冷气,接着又说:小祖,你真的养

    出了苦鬼?不过,我可跟你说好,苦鬼的出世,破了阴阳造化,一旦他们做下恶

    事,他们得遭天大的报应!这苦鬼和你,是主奴,你是主,他们是奴,你得好生看

    管夏花,不然夏花如果造孽遭了报应,首先反噬的,就是你李兴祖!

    他这话,其实不是说给我听的,是说给夏花听的。

    夏花连忙说道:放心,放心!小祖哥哥对我是大恩大德,我和白马哥以后,听从小

    祖哥哥的话,小祖哥只要有了麻烦,随时差遣我们!我和白马哥更加不会作孽。

    冯春生冷笑,说道:“爱别离”苦鬼,分成两面,一面是爱,一面是恨!夏花你代表

    了爱,李白马代表了恨!我不担心你夏花做出什么出轨的事,但我得提防着李白马

    ——你们得千万分的小心,别做错了事,连累了小祖。

    冯春生是因为担心我,才把话说得狠了一些,不过,他却立刻遭到了李白马的痛

    骂:哪儿来的老东西?在这儿胡咧咧,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我咳嗽了一声,指着冯春生说:这可不是什么老东西,他是我春叔,是我父亲的兄弟!

    夏花的后脑传来了李白马的声音,他陪笑着说:原来是小祖哥的叔叔,得罪,得

    罪,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夏花也埋怨李白马,说:白马哥,说话要注意些,没他们在,我们怎么能再重活这

    一世。

    接着,夏花又跟我道别,说:谢谢小祖哥,不过,小祖哥,我和白马哥,刚刚重获

    新生,体质还很孱弱,要出去寻些吃的。

    我问夏花:你们要吃什么?

    我真怕夏花和李白马要吃点人肉之类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妻甜甜圈:亿万〕〔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