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产宝品〕〔冥王的坑货女仆〕〔景少请接招:你的〕〔重生之俏医小媳妇〕〔重生之双生总裁〕〔冷教授的舞美人〕〔我的爱情来自火星〕〔大唐首座〕〔穿越位面之两个男〕〔口袋之伊布大师〕〔重生农村奋斗妻〕〔至高主宰〕〔末世之神王再临〕〔真实个人离职经历〕〔吞噬神话〕〔大靠山〕〔官场先锋〕〔噬天龙帝〕〔系统之掌门要逆天〕〔迷失在一六二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68章 酒中泪
    我、神丑和画心道人,三人坐在火锅店里喝酒,点了菜,我问画心道人,说:画心

    道长是修道之人,是真能喝酒吗?还是以茶代酒?

    画心道人说:我不禁酒戒的,在青城山上,我经常也喝些果子酿的酒。

    一旁的神丑鄙夷道:龟儿子的,一个酒肉道士,装什么修道人,现在又装江湖人,

    说能喝酒,待会喝喝看,看你个龟儿子能喝个几两。

    “嘿,丑天王不服气?咱撸起袖子和你斗一场。”画心道人说完,真的撸起了袖子,

    要和我们大喝一场,摆开了斗酒的架势。

    不过,就在画心道人撸起袖子,露出了手腕的时候,我却看到,画心道人的右手腕

    上,绑了一根红绳。

    红绳穿了一枚“玉钱”。

    这玉钱啊,拇指大小,上头有着许多的“古羌文”。

    画心道人的袖子很长,今天晚上在茶馆里,我几乎没看到他的手腕,所以没留意到

    这枚玉钱。

    我现在看到了,也立马反应过来了,莫非这又是一枚昆仑玉教发放出来的玉器?我

    一伸手,说道:画心道长,你那手腕上绑的玉钱,能不能让我上一眼。

    “你说这个?”画心道人左手指了指玉钱,眼中闪过了一丝躲闪,但很快,他神色如

    常,说道: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你要看就看嘛。

    说完,他把玉钱解了下来,递给了我。

    我托住了玉钱,看了几眼,摩挲了一阵后,发现——这枚玉钱,绝对是昆仑玉教发放

    出来的玉器,和我手中那两枚昆仑玉符,质地、手感一模一样,上头的古羌文,也

    真的是古羌文。

    “小祖兄弟,你瞧我这玉器,是什么来路?”画心道人试探着问我。

    我抬头,说道:目前川西,进来了一波“昆仑玉教”的人,他们发放了很多玉器,玉

    器上,都有古羌文,我手中拿了两枚玉符!

    “什么?你手上有两枚玉符?”画心道人惊讶的说道。

    这画心道人,似乎对我手中有两枚玉符特别惊讶,他似乎也应该明白这些昆仑玉教

    的玉器,到底代表着什么。

    我笑着说:画心道长似乎是知道一些什么?

    “嘿!”画心道人稳住了,又坐下了,说:你说的那些玉符,我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但我腕子上的这枚玉钱,有一些特殊的含义,跟小祖应该没关系……就不提了。

    “道长可以说说的。”我说。

    神丑一旁也说:画心你个龟儿子,有什么就说什么嗦!小祖对那个昆仑玉教很上心

    的,小祖是个短命鬼,只能再活四年了,他知道那昆仑玉教掌握了寿命的秘密,想

    着靠昆仑玉教来改他的短命。

    画心道人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的玉钱和你说的玉符,是不是跟昆仑玉教有关

    系,但我知道我这枚玉钱的秘密,是因为和我曾经一个约定有关!这个约定是不能

    说的,说出来也没意思。

    这画心道人和万雄一样,万雄也是看破了他手中那枚昆仑玉牙的隐秘,但打死了不说。

    我估计现在逼画心道人,他也不会说,那就算了,反正万雄答应我了,只要我化解

    了荆棘和鼠老太之间的恶缘,自然会跟我说昆仑玉器背后的秘密。

    万雄懂羌文,他对昆仑后裔发放的玉器很了解,了解程度肯定是大于画心道人的,

    我也没必要一直逼问画心道人,免得把今天的气氛搞得不爽。

    只是……我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下——鸦人叶昏鸦的玉符、宋四婆的玉符、万雄的玉

    牙、画心道人的玉钱、还有集家村里猫耳的红叶寺法会邀请函——光是我这些天遇见

    的,就有这几件和昆仑玉教有关系的东西。

    按照我和冯春生的推测,昆仑玉教发放玉器和邀请函,应该是有一条规律的——可这

    领了昆仑玉教东西的几个人,到底有什么规律?

    我琢磨不出来,但又隐约觉得这几个人之间,有一张若隐若现的网——这张网,就是

    那昆仑玉教撒的,但他撒网是为了什么,这网本身是什么?我没琢磨明白。

    没琢磨明白,我也懒得琢磨了,和画心道人、神丑,大口吃菜,大口喝酒。

    要说这喝酒伤身,但喝酒却又有些好处。

    我们三人刚刚抬杯子的时候,说话处处都有些尴尬,画心道人和神丑不对付,画心

    道人又因为我看破了他的昆仑玉钱,对我时刻提防着。

    可是酒一喝多,大家的性子就活了,话语也熟络了,平日里不敢说的话,也说出来了。

    那画心道人半醉的搭着我的肩膀,给我竖大拇指,说:小祖,我昨天留意你的时

    候,就觉得你会帮赵木雷和黄思薏!像你这年纪,那是嘴上没毛,心思燥热,肯喜

    欢贪功、贪名声,没成想你主持公道,那真是有理有据。

    神丑一旁也哈哈大笑,说:我和你一样,见小祖的时候,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厉害人

    物,结果越接触,越发现这人的手段、头脑,都不一般,而且还是名门之后——二十

    年前,那在阴行江湖里如日中天的阴阳刺青师,竟然是他的父亲!

    “是吗?那真是名门之后,失敬失敬,喝一杯。”画心道人又跟我喝了一杯。

    我笑着说:你们俩啊,都藏着心事在,我没喝酒之前,就没说破,现在兴致高了,

    我就给你们点一点,助助酒兴,搞搞气氛?

    “哟!这小祖是打算露一手呢?”神丑看着画心道人,说。

    画心道人一旁面红耳热,也说:听听小祖要说什么!

    我拍着神丑的肩膀上说:丑老哥啊,我上次就看出了你是个恶缘人,你有恶缘在

    身,我估计,你这看上去暴戾,其实温柔的心肠,就跟你的恶缘有很关系,你平

    常,甚至是现在,心里都特压抑!

    神丑听了,低着头。

    我又说那画心道人,说:画心道长也是啊——其实赵木雷和黄思薏的事已经了结,但

    你的心事还在他们身上……你是心里藏着一股子的悲意,没表现出来呢。

    我这纯粹说出来,玩闹一下,抬抬喝酒的气氛,但这气氛,却忽然尴尬了起来。

    神丑和画心道人都没说话,都低着头。

    我说:算我不该说,喝酒,喝酒!

    神丑和画心道人一起抬了杯子,神丑的脸色,极其难看,而那画心道人更夸张,他

    竟然流泪了。

    神丑就骂道:画心,老子就是被刚才小祖都点出了我的命中恶缘,老子的恶缘,就

    是小时候身世不好,老被人欺负,命惨得很,我都这样了,也只是伤感,你个龟儿

    子还哭了,你哭什么?你有什么值得哭的?

    墨大先生说:

    ps:两更到了哈,今天只有两更啦,明天三更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见鬼〕〔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头号新宠:禁欲总〕〔顾轻舟司行霈〕〔军妻鲜嫩:权少宠〕〔网恋么,我98K消音〕〔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训妻有方,大叔别〕〔重生盛宠:总裁的〕〔一胎二宝:冷血总〕〔引凤决〕〔人生若能两相忘〕〔婚婚欲睡:老公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