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风云〕〔特种兵之特战先锋〕〔都市之至尊狂兵〕〔蜜恋甜妻:傲娇帝〕〔极品小神医〕〔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至暗人格〕〔霍少的闪婚暖妻〕〔最强终极兵王〕〔魔帝在上:盛宠腹〕〔蛇皇武尊〕〔幻想次元掠夺记〕〔生死狙杀〕〔科举成幼儿园园长〕〔绝世大帝〕〔征战万界从奥罗拉〕〔秣马南宋〕〔仙妻从天降〕〔无影杀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67章 又见昆仑玉器
    画心道人听我说出了“川西十四盗”的名字,立马说道:刺青师,你和十四盗有缘还

    是有仇?

    “有缘,很有缘分。”我说。

    我最近遇到了万雄和荆棘,这两个人,都是川西十四盗的人,一个叫“天机盗”,一

    个叫“食盗”,这真是缘分。

    那画心道人哈哈一笑,说道:我是川西十四盗里的老九……不过,我也是前些年金盆

    洗手了,在青城山的芝麻观,一心修道。

    我抱拳说道:正好,我这几天,正要替十四盗里的荆棘解他和他奶奶的恶缘呢……

    “荆棘现身了?”画心道人闪过高兴的神色,说:走,走,带我去见见,晚上,我们

    几个,喝上一杯。

    “不着急,不着急……明天再去也行,今天,太晚了。”我笑着说。

    我没有跟画心道人说万雄的事,是因为万雄曾经找神丑换了一张脸,改姓更名,从

    此彻底退隐江湖,我不知道万雄希不希望见到画心道人,所以就没提。

    画心道人说道:也是,也是……走吧,我做东,请你们喝上一杯!

    “等一下,我先把这茶馆里的事,都结了再说。”我从我的兜里,拿出了烟盒,把里

    头的香烟,给倒了出来,然后把黄思薏挖出来的两颗眼珠子,装进了烟盒里面,小

    心翼翼的盖好,装到了口袋里。

    接着,我看向了古向然,说:古医生,从今天开始,你能正常生活了。

    “谢谢,谢谢小祖。”古向然说。

    我又说:古老哥啊,你人是个好人,就是往后别那么贪财了!

    “真的不是贪财,我就是三年前着急买房,才被黄思薏和赵木雷给坑进去了。”古向

    然矢口否认自己的贪财。

    我笑着说:你这话糊弄别人还行,糊弄我不行……你如果当时真的着急买房,那金

    砖,你不早就卖了?你就是见钱眼开了——这老百姓都爱钱,但有时候得把欲望压一

    压,不然你被人拐卖了,还不知道呢。

    “嗯!”古向然点点头,说:以后我一定注意。

    我让古向然先走。

    等他走了,我让龙十六,把茶桌上的三枚蜡封怪胎给处理掉。

    “行!”龙十六说:我处理完了直接回家,没空钻你和画心道人这糙爷们的局,又是

    抽烟,又是喝酒,受不了那个味道。

    “行啊!”我笑了笑,说没问题。

    龙十六把那三枚蜡封怪胎装在了自己的背包里,直接从窗外跳了下去,上了后山——

    他是发丘天官,对这种凶胎的处理,自然有他的办法。

    等龙十六走了,我才和画心道人,出了这茶馆包间,下了茶馆一楼。

    刚到楼梯口,韩三佛迎了上来,双手合十,说:小祖,你做下的罪业不重吧?需不

    需要我请个和尚过来消消业。

    韩三佛是怕我在包间里做下的事,是“发泄私欲的恶事”,所以才这么问我。

    我笑着跟韩三佛说:小佛爷,我李兴祖做的事,对得起天地良心,对得起在侧神

    明,消业的事,没必要。

    “那就好。”韩三佛指了一个方向,说道:丑爷过来了,等你好半天了。

    “神丑”来了?

    我偏过头望了一眼,果然看到了穿着金龙刺绣服的神丑。

    我走向了神丑,画心道人也跟着我走。

    我们俩到了神丑身边,神丑一拍桌子,对着我劈头就骂:你娃子最近过得好哦?是

    不是忘了你娃肩膀上的担子,不想当崔三爷了?你可是自己说要帮助那些可怜人,

    才要当阴行判官的!

    我哈哈一笑,没急的回答,给神丑介绍我身旁的道人,说这位是画心道人,青城山

    芝麻观……

    “别介绍,我认识他。”神丑说:我平日里也是住在青城山,你忘记了?

    这事我到想起来了,我第一次见神丑的时候,神丑说他是来自青城山。

    神丑看着画心道人,厌恶的说:老子最看不惯这个画心道人,成天啰里啰嗦,老喜

    欢跟人拽文化——见了他,老子心里就烦,招呼都不想打!

    哈哈哈!

    我一旁也笑了起来,这神丑喜欢骂画心道人,就证明两人还有交情,不然就神丑这

    个德行,真要讨厌的,理都懒得搭理。

    “人各有性,你性子暴躁,我性子恬淡,丑天王这么说,过分了。”画心道人盯着神

    丑说。

    他称呼神丑为“丑天王”,说明他知道神丑以前是川西八天王。

    “懒得跟你啰嗦。”神丑白了画心道人一眼后,又看向我,说:小祖娃子,你到底还

    要不要当崔三爷!

    我说要当啊。

    神丑说:老子跟你说哦——老子这个人脑子一根筋,不像你李兴祖,那么多的弯弯

    绕,你可不要耍老子,耍了老子,老子要剥你皮!反正“崔三爷”这个名号,你继承

    也继承,不继承,老子打得你继承。

    “说得这么凶?你吓唬我啊!对了,丑爷,你等了这么久,出去一起喝一杯?”我说。

    “喝!”神丑站起身,说道:江湖人就是要大鱼大肉,快意人生,不喝点酒,怎么像话。

    我说好,我先去跟韩三佛结了租茶馆的钱,事先说好的,八万八千八!

    要说我接了黄思薏的这趟“凶画”阴事,没赚到“全款”,就赚了一个首款,黄思薏在

    茶馆交的首款是三十五万!

    扣了这茶馆租金,也就剩下二十六万多,其中六万多还得给春叔交中人费,毕竟生

    意是他介绍的——我和龙十六,就到手二十万,一人能分十万块!

    钱不多,但好歹是个收成,我也比较满足。

    结完韩三佛的账,我和神丑、画心道人出了门,我给麻三火锅店的钱三麻打了一个

    电话,询问钱三麻火锅店还有没有位置,我带俩朋友来喝酒。

    “别人来没位置,小祖你来也能没位置?”钱三麻笑着说。

    我说那就谢谢钱老哥了。

    我挂了电话,开车去了寻儿巷,在寻儿巷的巷子口,我又见了那个烧纸婆婆。

    我停好车,走到了烧纸婆婆身边,我从口袋里摸出了那装了黄思薏眼球的烟盒,跟

    烧纸婆婆说:你孙儿方博的事,结了。

    “怎么了?”烧纸婆婆问我。

    我说:你曾经的孙媳妇黄思薏自挖了双目,和黄思薏一起打你孙子的那个奸夫赵木

    雷,也死了。

    我把烟盒打开,说:黄思薏最后还是发现,只有方博是爱她的,这对眼珠子是她

    的,就烧了吧,烧给你孙子?行吗?

    烧纸婆婆点点头,表示默许。

    我把眼珠子扔到了烧纸的铁桶里,站起身,和神丑、画心道人,一起进了巷子,朝

    着麻三火锅店走去。

    我听到身后的烧纸婆婆大哭了起来,我没回头,长叹了口气——这世事皆悲,人生无

    常!她心里藏着对黄思薏和赵木雷的仇恨,但真听到黄思薏和赵木雷的下场,心里

    头却又是百感交集吧。

    我和神丑、画心道人进了麻三火锅店里喝酒——这晚上,我又见到了一枚“昆仑玉教”

    发出来的玉器!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