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少缠情:老婆,〕〔顾少一宠成瘾〕〔不聊斋〕〔王牌特工:傲娇老〕〔丑妃虐渣不从良〕〔绝色女房客〕〔万古界圣〕〔龙套神帝〕〔透视小仙医〕〔灭明〕〔重生之完美未来〕〔大唐农圣〕〔漫漫诸天〕〔重生燃情年代〕〔球场天王〕〔异界大唐帝国〕〔我家后院有个修仙〕〔从苦境开始当主神〕〔医武兵王俏总裁〕〔本尊夫人有点狂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45章 失儿魔念(风影冠名)
    “成啊!”钱三麻再次给我说:我接着去张罗,你千万别走啊,不醉不归。

    “去吧。”我点点头,说肯定不会走。

    中午,我们就在火锅底里吃的饭、喝的酒,喝到下午两点半,基本上人都散了,硕

    大的火锅店里,就我和钱三麻两个人坐着喝酒。

    我没走是因为我还想跟钱三麻说一件事,钱三麻没走,是因为他帮着张罗,张罗到

    只剩下我了,他才坐下了。

    他中午一直都是笑意盎然的,但坐下了,却长吁短叹,几度都想落泪。

    我拍了拍钱三麻的肩膀,说道:钱老哥,怎么了?

    “唉!感叹啊。”钱三麻说道。

    我说你是不是感叹阿发要走了——阿发在火锅店里,靠着火锅店这么一大帮子人,把

    儿子给找到了,现在要走,也能理解,但总感觉有些不厚道。

    钱三麻说他不是感叹阿发要走:的确,阿发找到了儿子就要离开火锅店,让很多人

    心里不舒服,但我都习惯了——总不能说我们帮了人家,就得让人家在火锅店过一辈

    子吧?能留下是情分,不留下是本分,我感叹的不是这个。

    我问钱三麻:你感叹的是?

    钱三麻说:你看到阿发找到的儿子没有?

    我说看见了……感觉他儿子和他,其实很陌生。

    钱三麻叹了口气,说道:你知道不?有很多被拐走的小孩,等找回来,已经过了许

    多年了,还不懂事的时候被人拐走了,等回来,已经认了别人家的爸妈,和亲爹亲

    妈都不是一条心了,就算后来再给他掰回来了,也不如正常家庭的小孩那么爱他爸

    他妈。

    “我们寻儿巷,也许能找得回儿子、女儿,可是,能找回小孩和父母建立亲情的那

    几年时间吗?”钱三麻看着我,他的眼睛已经迷离了,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我叹了口气,说道:那些人贩子都是特么天杀的狗东西!

    钱三麻举起了酒杯,跟我撞了一个杯子,说道:李大师,来,走一个。

    我抓起杯子,喝了一杯酒。

    钱三麻则举着杯子,手打着哆嗦,好久都没喝杯里的酒,终于,他忍不住了,放下

    了杯子,大哭了起来:十年了,我家小宝丢了十年了,我找过了几百个地方,走过

    了上万条的马路!我都没找到我家小宝……我不怕我没找到他!我更怕的是——在我找

    过的那些地方,我家小宝就麻木的望着我们,用陌生的眼光望着我们!他没认出我

    来,我也没认出他来!我们就那么错过了。

    我理解钱三麻,其实他最恐惧的,不是没找到,而是没认出来。

    没找到,还有希望,没认出来——这辈子只怕他都找不到了。

    我拍着钱三麻,说道:老钱,别难过,皇天不负有心人!

    钱三麻哭得难过,身体一抖一抖的,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说道:我不知道我家

    小宝,有没我因为陌生和我错过,但我知道……就算我们找到了他,他也一定和我们

    很陌生,十年了!十年了……十年里,他的养父母已经和他建立了很深的感情了,这

    种感情,甚至容不得我们这生父生母插脚!

    “我们吃了这么多苦,经历了这么多的难,我只想找到我家小宝,可这人不是机器

    啊,在我疲惫的时候,在我难过伤心的时候,我的脑子里,就钻出了一个念头,这

    个念头,让我感觉很可怕,让我自己都瞧不起自己,这个念头我也从来没有跟任何

    人提起过,李大师,你是高人,我对你说这个念头,你帮我琢磨琢磨……”钱三麻哀

    求似的看着我。

    我点点头,说:老钱,你说。

    钱三麻说:我的念头是——我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和心血,去找我家小宝,值得吗?我

    们花费了这么大的心血,最后就算找到了,也找来的是一段有缺失的爱,一个最熟

    悉却也最陌生的儿子——也许在他心灵的最深处,一辈子都不会把我们当成他的亲生

    父母,就和阿发的儿子一样!

    我叹了口气,其实我能理解钱三麻,他们花费这么大的心思、这么大的力气,除了

    寻找到孩子,也希望寻找到孩子对自己的爱,更希望这份爱是没有受到过破坏的。

    但现实总是很残酷,他们能寻找到孩子,但找不回孩子对他们那份完美的爱。

    钱三麻狠狠刮了自己一耳光,说:我也知道这样想不对,可这个念头,就像虫子似

    的,拼命的往我脑子,往我心里钻,李大师,你开导开导我……

    我叹了口气,说道:我哪有资格开导你呢?我没有你的经历,无法想象到你的痛

    苦,更不好对你的念头做出什么评价,不过,从我自己说起吧,我从小孤独的住在

    川西,虽然我和我父亲很少见面,但我感觉我们父子之间的爱,从来没有离开过,

    爱的总量一直没变——不过是,有时候我爱他多一点点,有时候,他爱我多一点点。

    钱三麻听了我的话,他麻木的眼神,变了,凭空灌入了几分生气。

    他没再说话,我也没再说话,我们两个人,不停的举着杯子,一口一口的喝着酒。

    很快,我们一起喝断片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钱三麻已经醒

    过来了,他一边抽烟,一边笑。

    我问钱三麻:老钱,你乐什么?

    “李大师,你的话,开导我了,我现在不在意我小宝内心的最深处不把我当他爸

    爸。”钱三麻说:爱的总量总是没变化的,小宝对我的爱少了,我就爱他多一些,

    我们依然能成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唯一的目标,就是找到我家小宝。

    钱三麻望着门口,说道:我的希望又回来了!找!再找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找

    到我死为止,我也要找我家小宝,然后更加努力的爱他!

    “嘿嘿。”我瞧钱三麻这样子,我心里头也高兴。

    我拍了拍钱三麻的肩膀,说道:吃了你家火锅长出了“第三腿”的那六个人,牵扯出

    了一个巨大的贩卖活人的犯罪团伙,也解救了许多被拐卖的人,你呀,这几天组织

    你们火锅店的人,去那边瞧瞧,看有没有你们丢失的家人。

    “哎,要得。”钱三麻说。

    我接着又张开了我的手掌,指着我的尾戒,说道:老钱,我也求你一件事,你给我

    这尾戒拍个照片,你们不是经常会去全国各地的公安局,从人贩子嘴里问线索吗?

    你有空帮我问问那些个人贩子,问他们谁见过这枚尾戒,我有个挚友,也是被人贩

    子给害了,我一直在找那个人贩子,只是没找到,你问到了,告诉我一声。

    钱三麻立马拿出手机,给我的尾戒拍照,说:没问题,问到了我肯定跟你李大师说。

    “别叫我李大师了,搞得我跟神棍似的,你喊我小祖吧。”我笑了笑,站起身,准备

    离开火锅店。

    钱三麻又喊我:李大……小祖,你先别走。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见鬼〕〔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头号新宠:禁欲总〕〔顾轻舟司行霈〕〔军妻鲜嫩:权少宠〕〔网恋么,我98K消音〕〔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训妻有方,大叔别〕〔重生盛宠:总裁的〕〔一胎二宝:冷血总〕〔引凤决〕〔人生若能两相忘〕〔婚婚欲睡:老公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