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江寒潮〕〔獒唐〕〔吻安,陆太太〕〔主神猎手〕〔宠爱100分:腹黑甜〕〔长生鬼话〕〔梦入红楼〕〔汉祚高门〕〔明末小平民〕〔孰若孤〕〔大千劫主〕〔种草贵人〕〔99次心动:吻安,〕〔联盟之套路至上〕〔快穿:猎食男主指〕〔地府全球购〕〔玄医归来〕〔尸囊人〕〔异界仙山〕〔月高亦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44章 鬼画(杏仁糖冠名)
    “一幅画?”我说这人咋和画出轨,有点不可思议啊。

    要说按照我的想象力,我也就能想得出,那个老板也许日以继夜,夜以继日的看一

    幅画,然后沉浸在画里,不去顾忌自己老婆的感受。

    不过,这种人,不算出轨啊,只算是“恋物癖”,或者说对画钻研得太深了。

    我身边也有这种人,龙十六就是。

    十六这小子,对奢侈品有一种异常的欢喜,他最离谱的一次,是买了一双联名球

    鞋,然后接连四五天,就不停的研究那双“球鞋”的说明书,我当时都以为他是外星

    人,一双鞋子,你研究说明书?

    不过十六说得很有道理啊,他说他要事先了解这鞋子的材料,哪个地方是皮的,哪

    个地方是布的,方便以后的保养,而且还要从说明书里,看出大师的匠心独运,看

    出这双鞋子中所蕴含的文化,总之他要用一颗虔诚的心,来穿这双“联名球鞋”,我

    当时就整个人“石化”了,我都感觉他是不是练邪教了。

    现在,这个出轨一副画的老板,估计也和龙十六是一种人,对他们喜欢的东西,有

    特殊的执着。

    我把我的想法,跟冯春生说了。

    冯春生哈哈一笑,说道:这件事不复杂,但也没你说得这么简单……富商老婆,有很

    多次,在夜总会里,在酒吧里,看到自己的老公,搂着画里的人,十分亲昵。

    “还有这种事?搂着画里的人?”我问冯春生。

    “是啊!”冯春生说:还有呢,那富商老婆知道老公出轨画中的人后,偷偷处理了几

    次那副画,第一次把画给扔到了臭水沟里,第二次把画给烧了,第三次把画给撕得

    粉碎,但每次她处理完了画,回到了家里,都发现,那副画,又平静的挂在他家书

    房的墙上。

    古怪!

    这事真有点古怪,到底是画里的女人有问题,还是那画本身就有问题呢?莫非是一

    张鬼画?

    “这活你接了就好。”冯春生说道:其实这两天,茶馆里悬榜,大家一筹莫展,昨天

    晚上,那富商老婆,询问到事情没有任何进展之后,指名道姓的要请你来帮他破这

    桩阴事,只要你愿意接这桩生意,劳务费再涨二十万。

    “本来多少钱?”我问冯春生。

    冯春生说:本来五十万。

    五十万加二十万,那就是七十万,价格确实很有诱惑力。

    冯春生说:这生意划算吧——把他的老公,给掰回正轨,多简单。

    “简单也没瞧你茶馆里的阴人把这事给办了。”我摸了摸手上的尾戒,又问:春叔,

    那富商老婆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这我也没问,总之人家是点着你的名字要办这事。”

    我说行吧,我晚上再去找找这女金主,详细的问问她“画中女人”的事。

    冯春生抬了抬眉毛,问:晚上才去?你白天干啥去啊?帮万雄去解鼠老太和荆棘之

    间的恶缘?

    “不是!”我跟冯春生说:我去麻三火锅店那边看看,瞧瞧火锅店解封了没。

    “那你去吧。”冯春生再次提醒我:别忘了这件事啊。

    “记得。”

    我告别了冯春生,下了特斯拉,才走几步,我忽然想起泡泡的事了,我又回头,打

    开了车门,跟冯春生说:春叔,我还忘记说事了,我家泡泡现在不是在小区幼儿园

    读书吗?我想着给他转到离我家也不算太远的伊索幼儿园去。

    伊索幼儿园全名叫“川西瑞士伊索幼儿园”,是一家川西和瑞士合资的幼儿园,师资

    力量很强,当然收费也很美丽,我想着,给泡泡最好的教育,就想着把他送那幼儿

    园去。

    “那家幼儿园不好进啊。”冯春生说:那幼儿园都是提前一两年就预约报名了的,都

    别说现在已经开班了,你就是暑假那时候预约,都预约不上呢。

    我说要是那么好进,我不自己就办了嘛,就是问问你春叔有没有人,帮我把泡泡给

    弄进去。

    冯春生笑了起来,说:行,我帮你问问,不过这事,未必能成。

    “我相信你的,春叔,你可是老江湖了,你那社会关系,可不是开玩笑的。”我说。

    “先帮你问问吧。”冯春生笑笑,又问我:对了,你真打算把泡泡当亲儿子养啊?

    “他师父把他托孤给了我,我就养着吧,泡泡这小崽子,也挺好玩的。”我说。

    “挺好。”冯春生说。

    ……

    我离开了红玉茶馆,去了寻儿巷的麻三火锅店。

    店门口,热闹得不行,吹锣打鼓,还请了人过来舞狮子,整个巷子里,充满了欢声

    笑语。

    我也凑过去看热闹,结果被钱三麻认出来了。

    钱三麻拉住我,喊道:哎哟!李大师来了!

    他嚷嚷了起来:今儿个咱们最得感谢的就是李大师啊,咱们火锅店能解封,那都是

    李大师帮的忙啊。

    我打了个哈哈,笑着说:我是过来看看,瞧瞧你们火锅店解封了没,现在看情况,

    是解封了……那我就放心了,钱老板,我就先回去了。

    “哎,不能走,不能走,中午得好好喝一杯啊。”钱三麻说道:刚好,我们寻儿巷,

    今天双喜临门。

    我说哪双喜啊。

    钱三麻说:第一喜嘛,自然是火锅店解封了,又能正常营业,给咱们这寻儿巷里头

    的可怜人,提供资金去寻找丢失的家人。

    我说恭喜恭喜。

    钱三麻又指着一个穿着西装,胸口带着大红花的男人说道:第二喜,就是那个阿发

    ——阿发啊,找到他丢的儿子了!

    “啊?是吗?”我看了一眼像是新郎官似的阿发,他的旁边,站着一个七八岁的小

    孩,但是小孩很局促,显得和阿发很生份,我估计,如果不是阿发紧紧的拽住那个

    小孩,小孩估计就要跑掉了。

    “是不是双喜临门?”钱三麻又问我,还说:每次寻儿巷里,有人找到了他丢失的家

    人,其余人都要给他搞一个仪式呢,祝福他要开始新的生活了。

    我问:阿发找到了他的小孩,就会离开寻儿巷嘛?

    “嘿嘿!”钱三麻说:有些人会留下,继续在火锅店里工作,有些人就带着小孩、老

    婆,回老家了,很多从寻儿巷里出去的人,我再也没见过,阿发是后者,他打算回

    老家了。

    嗯!我听了,心里挺不是滋味的,我苦笑着点点头,说:老钱,中午你高兴,我陪

    你喝一顿吧,不走了。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