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微信之眼〕〔房产大玩家〕〔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高升〕〔佞华妆〕〔谜罪〕〔我带天仙入职场〕〔春江寒潮〕〔最强兵王混都市〕〔万古神尊〕〔福晋难为:四爷,〕〔助理建筑师〕〔星临诸天〕〔联盟之魔王系统〕〔绝宠狐妻:师尊,〕〔皇者召唤系统〕〔豪门宠婚:帝少别〕〔康熙的霸道宠妃〕〔荣耀王者之无敌召〕〔我是仙凡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43章 半棺断缘(纪梵希冠名)
    他们拖着的棺材,都是半截棺材。

    这种恶缘人,我是第一次见,但我基本上确定了,这两人,往后,是不太可能走到

    一起的,更不可能随了鼠老太的愿望,重组家庭,享受天伦之乐。

    鼠老太离开了,荆棘也挥了挥手,说道:真是扫兴!老万、老钱、小祖兄弟,对不

    住了,你们先回,改日我们再喝。

    我们几个人,也不好强留,都分别散场了。

    在我离开荆棘家,准备上车的时候,万雄站在我的车门前。

    我问万雄:老万!上我车吗?送你回家?

    “不用,不用。”万雄说:我待会还要去安慰安慰荆棘呢!我们是过命的兄弟,他这

    样,我也很难过。

    我说好。

    接着,我发动了车子,等我车子打着了,那万雄还没走。

    我摇下车窗,询问万雄:老万,你是不是有事啊?

    万雄像是经过了特别艰难的挣扎,说道:小祖哥,我是希望你,能帮帮荆棘,让他

    和他奶奶鼠老太,能重归于好,重组家庭。

    我叹了口气,说道:老万,我这个人,能看到人的魂!刚才荆棘赶鼠老太走的时

    候,两个人都变成了恶缘人,通常恶缘人的魂呢,会拖着一具棺材,在人世中,孤

    独前行!不过,这两个人的棺材,分别都是半截,我估计吧——他们这个算是互为恶

    缘人,缘分断了,续不上。

    接着,我又苦笑,说:不对,其实两人本来也没什么缘分,奶奶和孙子,从来没见

    过面,这不是没缘分是什么。

    “你能帮他们。”万雄说道:小祖哥,你是高人!

    我说高人也不是万能的,这“人力有穷时”!

    万雄咬着牙,说道:你不是想知道昆仑玉教后裔的事吗?我估计你是为这个月十五

    号的红叶寺法会做准备的!而且,你要利用昆仑玉教的“改命之法”,来改你的命。

    我让万雄接着说。

    万雄说道:今天离昆仑法会,也就八九天的样子,如果你在这些天里,化解了鼠老

    太和荆棘之间的仇恨,让他们重归奶孙之好,我就把我知道的昆仑玉教的秘密,说

    给你听!可能你不相信,昆仑玉教的事情,我知道很多。

    我说我当然相信,我知道你万雄是羌人,那昆仑玉教的文字,又是古羌文,也许,

    你已经破解了不少关于昆仑玉教的秘密,只是……你干嘛非要荆棘和鼠老太,重归于

    好呢?缘分,强求不得。

    万雄却摇头,说道:我和荆棘认识有年头了,这家伙,无数次和我喝醉酒的时候,

    都说他想有个家,有家里人的爱!我想帮他。

    这万雄倒是挺够意思的,为了兄弟,甘愿拿出“昆仑玉教秘密”当做筹码。

    我说道:行!你这活儿,我接了。

    “静候佳音。”万雄双手合十,缓缓的退开。

    我开着车子,回家去了。

    ……

    第二天,我送泡泡去幼儿园上学,我在想,得给泡泡换个好点的幼儿园上学了,毕

    竟这小区幼儿园的教学质量,确实有些堪忧,这事,得去找找冯春生。

    春叔的路子野,能帮我搞定泡泡转学的事。

    说来也巧,我正准备去找冯春生,冯春生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有点事,找我

    帮忙呢。

    我开车去了“红玉茶馆”,到了地方,我去了二楼,没找到冯春生,就给他打了一个

    电话。

    冯春生说他在停车场,让我去茶馆旁边的停车场。

    咦!他跑停车场干嘛?

    我小跑了过去,在一辆“特斯拉”汽车的旁边,被冯春生喊住了:小祖,这儿呢。

    “怎么了?”我拍着“特斯拉”的车头,说道:春叔,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浮夸了?买豪

    车啊,你说你玩豪车就玩豪车吧,玩个宝马、奔驰、保时捷,那也符合你的年纪、

    风格,你说你玩个年轻人最喜欢玩的特斯拉,是不是有点不伦不类。

    “就不能让你春叔有点阳光、少年心?”

    “哎哟,少年心?春叔你是真能瞎掰啊。”我哈哈笑着。

    冯春生让我别笑了,赶紧帮他看看,他说他前两天才买的“特斯拉”,今天不知道怎

    么着,车门关不上了!

    我敲了敲“大鹏展翅”似的特斯拉,坐在了副驾驶位上,说:我帮你瞧瞧。

    我看了一眼液晶显示屏,指着屏幕说:春叔,你看这儿啊……你这车在更新电脑系统

    呢,系统更新完了,车门才能关上,现在关不上。

    “是吗?”

    “是的!”我说:你再等等,等个半小时就好了。

    “那你陪我一起等,别到时候又关不上,喊你又麻烦。”冯春生说。

    我说行啊,我翘着二郎腿,闲着也是闲着,我把荆棘和鼠老太的事,说给了冯春生听。

    冯春生听完了,大吃一惊,说道:原来那火锅店的“三腿阴事”,其实藏着很多事啊。

    “是啊!”我说:要不说这世界上的事,件件藏着冤屈呢,鼠老太有冤屈、荆棘有冤

    屈、钱三麻也有冤屈!

    “对了,你真打算帮荆棘和鼠老太和解嘛?”冯春生问我。

    我说当然了——毕竟万雄出的条件,太诱人了——昆仑玉教的秘密啊,这可是我这些

    天,一直求而不得的东西。

    冯春生说:这鼠老太和荆棘,是他们有心病啊,心病还要心药医,不好弄。

    我说不好弄也得弄——我现在就两个想法,第一个是当崔三爷,帮恶缘人、可怜人出头。

    第二个就是改我这条短命了,万雄现在就是我改命的关键。

    接着,冯春生又说:对了,小祖,我这儿有一桩阴事,特来财,你感兴趣不?感兴

    趣,就让你和十六上,事不大,不耽误你帮万雄、鼠老太和荆棘他们。

    “特来财的事,你不在茶馆里悬榜吗?茶馆里头的阴人,对我和龙十六本来就不满

    意!”我说。

    冯春生笑着说:前两天就悬榜了,没人能破,这阴事,有些古怪,得让你来。

    我说什么事?

    “事倒是不复杂。”冯春生笑笑,说起了这桩古怪的阴事,他说,最近有个富商的老

    婆找到了我们,说他老公出轨!

    我说这出轨找咱们干啥?咱们这是茶馆,解决阴事的,她得去找律师啊。

    冯春生看着我就讳莫如深的笑了起来,说:她老公,出轨的对象,是一幅画。

    墨大先生说:

    ps:三更到了哈,么么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