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星帝主〕〔盛宠军婚〕〔天后凶猛:军少请〕〔网游之通天之门〕〔网游之问剑蜀山〕〔重装机兵重生〕〔超限连接〕〔重生全职换装〕〔真实游戏群〕〔电竞是一种生活〕〔网游之江湖混子〕〔棒球之魂〕〔来自华夏的战士〕〔网游之最强法王〕〔篮球之武魂〕〔王者荣耀:陆神有〕〔吴限宇宙〕〔农门小医妃〕〔快穿之恶女驯夫记〕〔贵族纹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40章 石人(小白花冠名)
    荆棘听了我的话,摇摇头,把衣服给脱了,露出了后背的白猿图案。

    他背后的白猿,其实类似白癜风,背上有一部分皮肤,呈现一种病态的白色。

    这些有类白癜风的位置,组合起来,成了一头白猿,脸孔、轮廓都特别清晰。

    鼠老太站在荆棘背后,看了许久之后,说道:像——真的像!石头也是这个白猿图

    案!你就是石头,你是我儿子……你怎么活过来了?

    荆棘听了,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说道:老太太,你真别乱认亲戚了,我真不是你儿

    子……我爸妈肯定是我亲爸妈。

    “不对,你不是我儿子,你背上没有印记。”鼠老太说:我儿子的腰部,有伤疤,你

    不是我儿子。

    荆棘说道:这就对了,不是背后有白猿的都是你儿子!我估计,这全天下,不止我

    一个人有白猿图案,你认错人了。

    荆棘说完,穿上了衣服。

    鼠老太也在附和:是,肯定不是,石头已经死了,断然不可能再活,我真的认错人了。

    我则在旁边插了一句嘴,说:老太,我估计确实是认错了,你看荆棘的年纪,怎么

    也不可能是你儿子,顶了天,算你孙子辈的。

    我这随口一句话,竟然把鼠老太和荆棘,同时说愣住了。

    接着,荆棘率先开口,询问鼠老太,说:我爹背后,确实有和我一样的白猿图案,

    对了,你刚才说你儿子腰部有伤疤,是个什么样的伤疤?

    鼠老太立马说道:呈一个星星状,是烧伤的疤痕,他两岁的时候,太调皮,翻到炭

    盆里烫的。

    荆棘再次愣住了,他不禁打了一个冷战,说道:我父亲也有这么一疤,对了,你以

    前住在哪儿?

    “住在冯默县的冯家村。”鼠老太说。

    “难道你真的是……”荆棘双手撑住了桌边,站都站不稳,他说:我父亲,在我年少的

    时候,每年都要去冯默县的冯家村走一趟亲戚!

    荆棘又问鼠老太:你当年,是怎么和我父亲失散的?

    这个我知道,当年,鼠老太的心里记挂着“鼠王”书玉,刚好,她儿子石头,又被她

    当时的男人给摔死了,她就把儿子埋在了土里,压了石板算是给儿子料理了后事,

    然后再孤身一人,满世界、漫无目的的去找书玉。

    我把这事,说给了荆棘听。

    荆棘听完了,再次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还以为我的家人都死了呢!原来我奶奶

    还活着,我父亲小时候,老跟我说他是从坟堆里爬出来的,说他没爹没妈,土地就

    是他爹、坟堆就是他妈,我还以为我父亲跟我说着玩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如果当年鼠老太的儿子没死的话,肯定是从鼠老太做好的“坟堆”里,爬出去的啊。

    鼠老太听完了荆棘的话,痛苦的喊一声:我上辈子是造了多大的孽啊!我一直都以

    为我没有家人了,想不到我儿子一直都活着在,他这些年,受了多少苦,吃了多少

    的欺负啊!造孽啊。

    荆棘也是感叹人生无常,他摇摇头,说道:我这几年,一直都孤身一人,住在湖北

    襄樊,隐了我“川西十四盗”的名声,打算终此一生,再不踏入阴行江湖半步,结果

    我感应到了害死我妹妹的六个人,他们中了火锅店里的怨气和诅咒,我连忙赶路来

    了川西,报了我妹妹被害的仇,我以为老天爷待我不薄了,赐我一大缘分呢,万万

    想不到,竟然还有缘外之缘,找见了我的奶奶?

    鼠老太问荆棘:石头……你父亲,还过得好吗?

    “都说了,死了。”荆棘说道:我一家人都死了!我姐姐、我爹、我妈,都因为我而

    死!说是被我害死的……也没什么问题。

    “你……你!”鼠老太指着荆棘,吼道:不孝子啊!

    荆棘猛地指着自己的鼻尖,吼道:我是不孝子?你先检讨检讨你自己吧!我一直都

    说我父亲生性凉薄,我觉得他这样的人,根本就没爹训,没妈教,才出了他这么一

    个阴损的玩意儿,现在我倒是理解我爹了——他从小真的是没爹训、没妈教,他妈为

    了追情郎,匆匆把他给埋了、上路了,他爸被他妈亲手杀了,哈哈,我不恨我爹

    了,我恨你!恨你这个奶奶。

    “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家的一切祸源,都是因你而起。”荆棘骂得那叫一个痛快,

    但鼠老太却完全承受不住了。

    她坐在地上,嗷嗷哭了起来,哭声有委屈、有懊恼,她一边哭,一边捶胸顿足的

    喊:我检查了好多次,我儿子石头是真死了,不然我不会把他埋了,可我儿子怎么

    又活过来了呢?是我粗心,是我不配当妈,我当时要是检查得再仔细一点……

    我扶住了鼠老太,对荆棘说道:荆老哥,你说话积点口德吧-她怎么说也是你奶

    奶,她是杀了你爷爷,但那是因为她以为你爷爷发酒疯杀了你爹!而且你把你们家

    的祸事,往上追溯五十年,怪到老太的头上,你觉得公平吗?

    “不公平。”荆棘到底是条汉子。

    他刚才把一股子邪火发了之后,情绪就缓和了下来,他蹲下身,抓住了鼠老太的肩

    膀,说:奶,其实不是你粗心,当时我爹,确实是死了,至于为什么被你埋了之

    后,又活过来了呢?是因为他背后的白猿图案。

    说到这儿,荆棘猛地掐住了自己的大腿,然后恶狠狠的说道:我也有过这么一次死

    而复生的经历——如果不是白猿图案,我想,我可能现在已经化成了一堆白骨,也不

    会站在这儿,和你们说话。

    鼠老太听说荆棘也有一次“死而复生”的经历,连忙关切的说:孙啊,是谁杀你了?

    荆棘阴鸷的盯着鼠老太,说道:是你的儿子,我的父亲,他为了我妹妹的事,把我

    给活活打死了,然后把我埋在了我们尤家村后的万四山里。

    “啊?”鼠老太吃了一惊。

    我却没有吃惊,我知道,白猿传说里,那个化作了白猿的人,打残他自己一家人——

    荆棘就是那白猿,我虽然和荆棘认识不久,但我清楚这个人不是什么善恶不分的

    人,如果他不是和家里人,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不会对自己家里人下狠手的。

    荆棘打开了话匣子,说道:一切,都得从我小时候说起——我小时候和现在不一样,

    我是个天生的“石人”,不说话,没表情,对任何人都没有情感流露……

    墨大先生说:

    ps;三更到了哈,么么哒。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原来爱情回来过〕〔顾轻舟司行霈〕〔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山村透视兵王〕〔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国民男神:九〕〔后娘[穿越]〕〔权少的挚爱娇宠〕〔总裁爹地,放开我〕〔因为爱你而疼〕〔重生六零俏媳妇〕〔桃运小农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