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风云〕〔特种兵之特战先锋〕〔都市之至尊狂兵〕〔蜜恋甜妻:傲娇帝〕〔极品小神医〕〔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至暗人格〕〔霍少的闪婚暖妻〕〔最强终极兵王〕〔魔帝在上:盛宠腹〕〔蛇皇武尊〕〔幻想次元掠夺记〕〔生死狙杀〕〔科举成幼儿园园长〕〔绝世大帝〕〔征战万界从奥罗拉〕〔秣马南宋〕〔仙妻从天降〕〔无影杀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39章 白猿现身
    我点点头。

    钱三麻则说:原来火锅店遭了这六场命案,是恩人为了给妹妹报仇?那我们火锅店

    的那些人,就没什么值得抱怨的了,恩人帮我们太多了。

    荆棘只喝酒,不说话。

    我则跟钱三麻说:没事的!你那个店,可以解封,我有路子。

    “要是能解封那就更好了,谢谢你啊,李大师。”钱三麻连忙说。

    我笑了笑。

    现在事情差不多清楚了——荆棘是为了妹妹报仇,在十年前,给钱三麻的配方里,做

    下了手脚,来了一个“守株待兔”的局。

    那尤家村六人,撞上局了,至于通过他们,牵扯出了尤家村的人间地狱,那是意外

    收获。

    那六个人也是该杀,唯独可怜了钱三麻的火锅店被牵扯进来了,我拿起了手机,往

    房间外头走。

    荆棘喊我,说:小祖兄弟,我们都化解梁子了,今天,所有的事,也都说清楚了——

    你别着急走啊,晚上,不醉不归,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

    我笑笑,说今晚这酒,肯定是跑不了的,得喝,不过,我先去外头打个电话,帮钱

    三麻把火锅店给解封了才是正事,酒嘛,可以晚点喝。

    “哦,小祖兄弟是个热心人。”荆棘点点头。

    “李大师,谢谢你啊。”钱三麻激动得差点没坐住

    我托了钱三麻的腰一把,把他扶住了,才出了门去。

    这栋村宅的门外,还是一层层的老鼠,鼠老太还没有撤回她的老鼠。

    “咦,老鼠还没走吗?”我心里奇怪,上了我的车。

    我在车上,给我小姨奶奶打了一个电话去。

    小姨奶奶在电话里,小声的笑着,说:小祖啊,你这回可是立了个大功啊,多达五

    十人的犯罪团伙,上百号陷入魔窟的可怜人,该打的打,该救的救,大功德。

    我也笑笑,我跟我小姨奶奶说:索命人,我也找到了。

    “是吗?”小姨奶奶喜出望外。

    我说:但是,索命人我不会交出来的——他杀了那尤家村六个人,不过,那六个人曾

    经害过她妹妹,他杀人,是为了给他妹妹报仇。

    “为了报仇而杀人,也是违法。”小姨奶奶有些执拗。

    我说:是违法,但是他也有功啊,不是这次他杀了尤家村六人,那尤家村的“人间

    地狱”,能被翻出来吗?

    “我知道!但这是两码事。”小姨奶奶说道:我就问你——火锅店的六个人长出了第三

    条腿,已经闹得人心惶惶,满城风雨,你让我怎么去跟市民解释?

    我笑着说:那尤家村不是抓了几十人嘛,把这六个人死去的锅,甩到那几十人身上

    去,多大点事。

    “你这种做法很敷衍。”小姨奶奶又开始念叨了,我懒得听,我就说:那我不让你遮

    掩了,反正那个索命人,道行太高,我抓不住!你自己找人抓吧。

    “那你告诉我,他的名字。”小姨奶奶说。

    我说我不知道,就和他见过一面,接着我又说:你去抓他吧,但是火锅店得给我解

    封吧?

    小姨奶奶又笑了,说:解封,明天上午就解封了。

    “这还差不多。”我挂了电话。

    反正我没和我小姨奶奶说“索命人”的名字,她自己慢慢找去吧,只要能把火锅店解

    封了,一切都好说。

    我心情大好,正要推门下车,忽然,我发现我的车窗上,贴着一张老太婆的脸。

    “蹭”,我的神经顿时紧绷起来。

    接着,那老太婆,轻轻的叩着我的车窗,说道:小祖,是我,鼠老太。

    我听到了鼠老太的声音,这才推开车门,笑着说:哟,吓我一跳,刚才光线太暗

    了,没分辨出你来!老太,你怎么来这儿了?

    这时候,鼠老太不是应该在那垃圾场的下水道里待着吗?

    鼠老太没有回我的话,只是问我:你说的那个叫索命人的小伙子,怎么样了?你做

    掉他了吗?

    我说没呢,我和他解了梁子,是一路人。

    鼠老太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缓缓的说着:白猿、白猿。

    我走了过去,问鼠老太:什么白猿。

    “背上有白猿。”鼠老太的目光,有些麻木,但麻木中似乎带着希望,再看她的步

    子,挪得极其的慢,显得很踌躇。

    她走到了村宅门口,想进去,走进去一步又退出来了,再往前走了一步,又退回来

    了,嘴里还哆嗦着,说:不可能的!石头死了,不可能的!

    石头是鼠老太的儿子,不过,石头在几岁的时候,就被他父亲发酒疯,推倒了,石

    头后脑磕在门槛石上,摔死了。

    我一听,越发糊涂了,我问鼠老太:你在这儿念叨你儿子的名字,还念着白猿?是

    因为……

    鼠老太说:你说的那个索命人,他……他背后,有和我儿子一样……一样的纹路——那纹

    路,是一头白猿。

    什么?荆棘是鼠老太的儿子?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而且荆棘的背上有白猿纹路?那荆棘,又来自尤家村!

    我不知道荆棘到底是不是鼠老太的儿子,但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尤家村的白猿传

    说,一个身背白猿纹路的人,因为修习巫术之后,激发了返祖现象,化身白猿,打

    残了他自己一家人,然后畏罪逃到了深山里去了——莫非荆棘就是那只“白猿”。

    我拽住了鼠老太的手,往我们吃火锅的房间里快步走去,我们俩才到门口,万雄、

    钱三麻和荆棘三人,都捂上了鼻子,猛地看向了我们俩。

    荆棘看着我旁边的鼠老太,因为老太身上的臭味打扰到他们吃火锅了,想要发作,

    但还是忍了下来,他询问我:小祖兄弟,你从哪儿带来了这么一位老太太?

    我说外头的老鼠,都听这位鼠老太的。

    接着,我让鼠老太说话。

    鼠老太看向了荆棘,说:你的背后,是不是背着一副白猿图案?几个小时前,你在

    浴室洗澡,我的一只老鼠,瞧见了你背后的图案。

    荆棘没藏着掖着,说道:没错!我背后是有一只白猿,不过你是?

    “你是石头?你没死?儿啊,我是你娘啊,你真的没死。”鼠老太猛地冲向了荆棘。

    荆棘却扬手,说道:你可别乱认亲戚,我娘虽然对我不怎么好,但我知道她是我亲

    娘,你肯定不是我娘。

    鼠老太顿时眼泪下来了,接着她用手掌,抵住了眼角,说道:你能让我看看你背后

    的“白猿”图案吗?

    “这个……?”荆棘不是很想给鼠老太看。

    我劝荆棘还是给鼠老太看看,鼠老太我是知道的,她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人不糊

    涂,她这大晚上的,从那么老远的地方走过来,肯定是有把握的。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