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游之独步天下〕〔非常宠爱:冷血军〕〔少校的小娇妻〕〔全职高手之大闹联〕〔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回到明末玩淘宝〕〔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我的1982〕〔海军法典〕〔总裁,不娶何撩!〕〔超凡透视〕〔国民初恋:追男神〕〔我是仙凡〕〔帝国总裁霸道宠〕〔感化恶毒女配[快穿〕〔她包治百病〕〔我的绯色人生〕〔幻神〕〔农家小寡妇:带着〕〔麻辣小娘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30章 鼠海老太(云淡月浅冠名)
    我问林若语,那六个人,在最近十几年里,到底犯了什么罪。

    林若语说:他们生前有没有触犯过法律,暂时还不清楚,但是……他们在万四山的尤

    家村里,租了一个巨大的仓库,在最后死的尤大发身上,我们找到了一份仓库的租约。

    我点点头,说道:哦!六个人全国流窜的人身上,竟然出现了一份仓库的租约?这

    确实很古怪,然后呢?

    林若语说警方已经派人去了万家山的尤家村里,去调查那个仓库去了,看看有没有

    什么新的发现。

    我点头,说:我知道了,先这样,有什么问题,再给我打电话哈,辛苦小林你了。

    林若语又说:先别急着挂电话,小祖哥,还有一件事,我得跟你说。

    我让林若语讲。

    林若语说:那你知不知道,万四山尤家村那边,曾经有一桩悬案,现在也没找到凶手。

    我说那是你们警方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若语又说:那个尤家村里,曾经有一个人,化作了白猿,打残了他自己一家人,

    然后跑进了深山,到现在也没抓到,这次,我们警方去调查尤家村的仓库,如果遇

    到了传说中的那只白猿,就需要请你出面帮忙。

    白猿?打残了一家人?

    我心里念头转得快。

    我今天就怀疑,这六个人长出了第三条腿,是不是“巫术”激发的返祖现象,当时我

    还想到了“白猿传说”——一个天生背负着白猿图案的人,因为修习过一段时间的巫

    术,巫术激发了他骨子里的野蛮,让他化作了白猿,他打残了自己家人后,进了山

    里,再也没出现过。

    原来,这个白猿传说,竟然就出现在尤家村里?

    这次死去的六个尤家村人,他们生前犯的事,会不会和那传说中的白猿,有关系?

    我对着话筒说道:小林,如果白猿出来了,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赶去尤家村,如

    果你们查那六个人的生前的罪行,有了进展,同样给我打电话。

    “好!一定。”林若语挂了电话。

    我收起了手机,心里苦笑一声,这次有意思了——白猿传说也出现了。

    但我个人还是觉得,白猿传说很大可能性和这次的事没关系吧。

    我发动了车子,先去见鼠老太,鼠老太有办法,帮我找到那六个“死而复生”的火锅

    店客人。

    ……

    阴行江湖里,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人世间也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人。

    这些人,平常在生活里,被人当成了异类,只能躲在暗无天日的地方,住在自己的

    世界里。

    鼠老太,也是一个十分奇怪的普通人。

    她是一个老太婆,差不多有七十岁了,她是川西城“正儿八经”的地下王者,因为她

    真的是住在地下。

    要找鼠老太,得到地下去。

    我开着车子,到了川西最大的垃圾场里。

    我停好了车后,去了垃圾场的一个窖井旁,我两只手抓住了窖井盖,猛地一拉,把

    井盖给拉开了。

    接着,我跳下了窖井。

    因为是垃圾场旁边的窖井,地下的气味很重,污泥也多,我甚至听到了旁边悉悉索

    索的声音。

    我拿出了手机,点开了手电筒,我瞧见,我面前的水泥管道里头,有着几百双油绿

    的眼睛。

    这些眼睛,都是老鼠的眼睛,他们的眼睛,蚀刻着野性、戾气、恐吓,似乎在示意

    我,让我从窖井上头爬出去,不然的话,它们就不客气了。

    离我最近的老鼠,甚至还弓着身子,发出了“吱吱”的声音。

    这些老鼠,各个比家猫的个头还大,出的声音,也十分响,十分狂躁。

    我却没有离开,我从我的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人牙齿”。

    这“人牙齿”,就是鼠老太送给我的。

    我拿出了牙齿,那些老鼠忽然全部跪了下去。

    它们跪了大概十几秒钟后,又全部站了起来,然后迅速让开到了管道的两边,给我

    让出了一条路。

    我拿着牙齿,说道:我来找鼠老太,给我带路。

    有四只老鼠,连忙跑到了我的面前,开始缓缓的往前走,给我带着路。

    我在地下的管道里,猫着腰,穿过了七八条管道后,到达了一个污水河的入口。

    这入口处,无数的老鼠,一层又一层,像鼠海似的。

    我站住了,喊了一声:鼠老太。

    那鼠海顿时出现了波动,很快,一个老太太,从那密密麻麻的鼠海里面,坐了起来。

    她就是鼠老太,模样和正常人,完全没有区别,不过她在这个洞里呆得久,许久没

    有见到阳光,她的皮肤有些病态的白色,头发也几乎全白了。

    她浑身有些肮脏,也散发着臭烘烘的味道,她站了起来,走到我跟前,拍着我的肩

    膀,说道:小祖,你终于来找我了。

    “是的!”我跟鼠老太说。

    鼠老太笑了笑,撸起了两根袖子,指着她手臂上的一只老鼠纹身,跟我说道:你的

    手艺很棒,四年前给我做的刺青,至今还没有褪色,见了它,我就像见到了书玉。

    我也笑笑,从包里拿出了黄陵钱,递给了鼠老太,说道:这次求鼠老太帮忙,不敢

    空手来,带了些黄陵钱,问候老太的儿子。

    鼠老太笑了笑,说道:真是谢谢了,你和你父亲一样,是个特别讲礼的人。

    她这么一说,我像是回到了四年前。

    在阴行里有一个规矩,找师父学艺,十六岁出师!

    我从小跟着我父亲学习“阴阳绣”,也是四年前出师的。

    我出师的第一件“阴阳绣”刺青作品,就给了鼠老太,也就是鼠老太手臂上的那幅老

    鼠刺青。

    当时,鼠老太身上实在太臭了,味特别大,我那时候定力不如现在好,纹了十几

    针,迟迟进入不了状态,甚至还畏惧鼠老太身上的臭味,用纸巾堵着鼻子。

    我父亲看不下去了,直接把我鼻子上的纸巾给拔了,同时让我放下纹针,站起来。

    我按照我父亲说的做了,我生命中,父亲为数不多的愤怒,这一刻爆发了。

    他指着纹针,严厉的问我:刺青对于你,意味着什么?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