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风云〕〔特种兵之特战先锋〕〔都市之至尊狂兵〕〔蜜恋甜妻:傲娇帝〕〔极品小神医〕〔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至暗人格〕〔霍少的闪婚暖妻〕〔最强终极兵王〕〔魔帝在上:盛宠腹〕〔蛇皇武尊〕〔幻想次元掠夺记〕〔生死狙杀〕〔科举成幼儿园园长〕〔绝世大帝〕〔征战万界从奥罗拉〕〔秣马南宋〕〔仙妻从天降〕〔无影杀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02章 壶牒
    “不好找……你那凶棺都多少年了,但我可以帮你问问,也许通过落款,找得着他们

    的传人,帮你们说说那凶棺的来路和特性,对你们化解十八阴身局,有帮助。”冯

    春生说。

    我说这也成,让春叔帮我找。

    接着,冯春生又看了第二幅图案,那个“壶”形的符箓。

    他看了一眼,说:你这符箓,没画错吗?

    我说春叔,咱这“过图不忘”的本事,你不是不知道,但凡只要我看见的图案,我只

    要在脑子里好好想,我就能把那图案,努力还原出来,分毫不差。

    过图不忘,也算“阴阳绣”的基本功了。

    春叔说:那你这符箓,还真是古怪——在道家里头,你这枚符箓叫“壶牒”,壶牒不是

    给人画的,是给牲畜画的,有些牲畜,出了古怪,比如说通灵了、有怨气了,老年

    间的人就去找道士求壶牒。

    “那时候人都穷,一头牲口卖掉后,也许能换主人家半年口粮,牲畜被阴祟缠住

    了,或者通灵了,他们舍不得杀,又舍不得中途贱价卖了,他们就道士求个壶牒,

    花不了多少钱。”

    我说:春叔,按你说的,这壶牒有什么古怪的?他就是给牲畜画的符呗?

    “壶牒是给牲畜画的,但你这壶牒的图形,是对的,但图形里头的符文啊,是给人

    写的,这就是你这图案怪的地方,而且最后,这壶牒还刻在了凶棺里阴身的骨头

    上。”冯春生说道:这个用法,我没听说过啊。

    “那是有些奇怪。”

    “成吧。”冯春生说:两幅图,我在茶馆里帮你问问,应该有人能解。

    我说那就有劳春叔了。

    “别啊!”冯春生忽然坏笑,说道:你和十六马上就是我茶馆的阴人了,自己人。

    “奸商。”一旁龙十六顶了冯春生一句:还自己人,刚才都不想帮我们瞧这两张图……

    “嘿!”冯春生笑笑,又修剪着盆栽。

    有冯春生答应帮我们两人询问那两个古怪图案,我和龙十六图案的事,就暂时放下

    了,我们俩一起下楼了,把还在安心看评书的泡泡,带着一起去了凶棺工地了。

    我今天,准备了两条路,来强行破了这十八阴身局,一条就是从图案着手,但见多

    识广的老江湖冯春生,也没彻底解了图案的秘密,我们只能用第二条路了。

    我们的车子,到了工地那边,我停好了车,打开后备箱,里头装了我和龙十六的行

    头,全套的纹针、做阴阳绣用的阴魂、染料、线香,甚至黄陵钱,全部准备齐全了。

    我先从后备箱里,拿出了几把线香和酒精喷灯,走到了那工地边上。

    我把线香全部插在了地上,然后让龙十六用酒精喷灯把这些线香全部点着了。

    我在体质有点奇怪,吸食大量线香之后,会进入迷幻状态,在这种状态下,我接近

    彻底通灵,我要靠着我的眼睛,来锁定那些阴身的位置,甚至看清楚他们的模样。

    我大口大口的吸食着点燃的线香,没用多大一会儿,我感觉头晕脑胀的,渐渐的,

    我面前的模样,完全不一样了。(易)(看)(小)(说)

    刚才还是清晰的世界,但现在,我看到的世界,有些扭曲、变形,颜色也不太一样了。

    我瞧见那凶魂工地之上,黄色的土,全部变成了黑色。

    黑色是阴气——这工地的阴气,像是一片海似的,我开始搜寻这工地里阴身的位置,

    只是这一搜索过去,我却并没有瞧见阴身,莫非这些阴身,都在凶棺之内?

    我再次仔细的看了一阵子,却发现这工地,出现了一件特别怪的事!

    在工地之中,有一个齐腰粗的洞,那洞里,不停的往外喷着黑色的阴气——咦?

    龙十六问我:看到什么了?

    我说我看到了一个喷着阴气的洞——这片阴气的海洋,似乎都是从那个地方冒出来的。

    “啊?”

    龙十六说哪儿。

    我朝着那个洞,指了指,说道:就是那儿!

    龙十六看了一阵后,说道:咦,这工地怎么有这么大的洞?

    我立马说道:我想起来——十六,这个工地,翻出九枚凶棺之前,还发生了一件怪事。

    “你是说这工地打了八根地桩,第八根死都打不进去的事?”龙十六问。

    我说是的——那个冒着阴气的洞,应该就是第八根地桩打不进去的地方。

    我说这工地,瞧这阴气的流向,也不对——十八阴身局,这么凶的局,应该他才是蔓

    延出阴气的地方,怎么这个局的阴气,竟然是那个洞里流出来的?

    龙十六问我,说那个洞里面,是不是阴气更足?更凶?我说不是,那洞里头的阴

    气,差不多喷完了,现在喷出来的阴气,颜色都不深。

    我跟龙十六说:那洞里藏着玄机,我们去洞里头瞧瞧,看看洞里到底埋了些什么。

    龙十六问我怎么进得去,我们昨天进这工地,差点都出不来呢。

    我说这工地凶,那个洞里虽然藏着玄机,但是里头不凶,我们从地下挖进去。

    龙十六是发丘天官嘛,打洞掘地,那是他的看家本事,家常便饭啊。

    “你真不怕累死我。”龙十六说道:你确定那个洞里没有很重的阴气、凶气?

    我说你还不信我的眼睛啊?

    “成!”龙十六说:我去车上拿家伙。

    说完,龙十六去了车边,打开了后备箱,把他挖墓倒斗的家伙事都弄出来了。

    要说在工地这儿打洞,我们也用不着偷偷摸摸的,挖个洞而已,人家还以为我们就

    是工地出大力的工人呢。

    龙十六把装备弄了出来,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局高临下的分析了一下路线。

    我让他仔细看,别挖地道挖茬了路,没挖到工地里头那个打桩打不进去的地方,挖

    到人家商城去了。

    “真损,这点地道我都挖不准,还当什么发丘天官。”龙十六嘟哝着抱怨了一阵后,

    下了石头,开始挖了。

    不过龙十六是真把自己当妹子了,叉着腰站在一边指挥,让我动手挖。

    我吭哧吭哧的挖了起来,挖了个把小时,我们从工地旁边,挖了一个两三米深的坑

    之后,开始横着打洞,挖一条地道出来。

    我每挖半米,那龙十六就让我拿着铁锹,用锹背对着洞壁,狠狠的拍几下,龙十六

    通过敲击的回声,时刻都在更改前进的路线,在地下,他就是王者。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