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春江寒潮〕〔獒唐〕〔吻安,陆太太〕〔主神猎手〕〔宠爱100分:腹黑甜〕〔长生鬼话〕〔梦入红楼〕〔汉祚高门〕〔明末小平民〕〔孰若孤〕〔大千劫主〕〔种草贵人〕〔99次心动:吻安,〕〔联盟之套路至上〕〔快穿:猎食男主指〕〔地府全球购〕〔玄医归来〕〔尸囊人〕〔异界仙山〕〔月高亦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101章 屈辱龙妈
    我心里头恼火啊——这阴身竟然找我们索命来了。

    我回了家里,瞧见龙十六正像个“姨妈”似的,扒着门缝,目带关切,偷偷的观察泡泡。

    我小声问龙十六:泡泡怎么样了?

    龙十六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接着他把门给关上了,走到客厅里,跟我说:哎哟

    喂,太险了,要不是天官印发现了那阴祟,你儿子难说啊,现在你儿子没事。

    恩!

    我坐在了沙发上,说我刚才想着去和瘸马下棋的时候,就遇到了一只摄魂的女鬼!

    “女鬼勾魂,女孩索命,哼,那阴身找上咱们了。”龙十六说。

    接着,龙十六又说:估计那阴身是要警告我们,让我们别去动十八阴身局……

    我说他们知道我们俩厉害,不敢找我们的茬,就从我们身边的人下手,我说我本来

    觉得那十八阴身局里头的阴身,各个都是可怜之辈,想着用怀柔的方式化局的,现

    在,留不得他们了。

    我跟龙十六说:先去睡觉,明天早起,我们双管齐下!

    “哪双管?”龙十六问我。

    我说首先把我从凶棺、阴身上看到的两幅图案,送到茶馆给人认认,接着,我们俩

    再去那凶棺工地,我吸线香进入迷幻状态,然后瞧瞧那凶棺里的阴身都藏在什么地

    方,知道他们藏在什么地方,那就好办了。

    有些阴身,藏在棺材里,但有些阴身,不在棺材里,就在那特大的工地里转悠——找

    出来了,我准备动用“阴阳绣”的法子,收拾他们。

    “行!”龙十六说: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我游戏也不打了,那阴身还想害我大侄

    子,我和他们势不两立!

    “对!”我也说道。

    ……

    第二天早上七点,我起床了,喊上了龙十六,也把泡泡给喊醒。

    我今天没把泡泡送到幼儿园去,我担心白天阴身会到幼儿园里去害他,所以就把泡

    泡带在了身边。

    我开着车,拉着泡泡和龙十六去了红玉茶馆找冯春生。

    一路上,真是欢声笑语,龙十六和泡泡太可乐了。

    泡泡对龙十六说的第一句话就是:阿姨!你好,我叫泡泡,是个小和尚。

    “阿姨?你喊谁阿姨呢?你龙叔是个纯爷们。”

    “啊……”泡泡一阵发愣,接着又战战兢兢的说:蠢……蠢……爷们?蠢不是傻的意思吗?

    阿姨为什么要自己骂自己?

    龙十六怒吼:纯,纯,纯!单纯的纯,纯洁的纯,清纯的纯,你龙叔就是一个单

    纯、清纯、纯洁的纯爷们!(易)(看)(小)(说)

    “哦!知道了,阿姨!”

    噗!

    我开着车差点冲到马路牙子上了,要说一物降一物呢,我有时候贼烦十六,但泡

    泡,能治他。

    一路上,不管龙十六怎么纠正泡泡,泡泡都觉得龙十六是一个阿姨。

    最后没招了,龙十六只能告诉泡泡“你不喊我龙叔就算了,但请你别喊我阿姨,太土”。

    泡泡说:那我喊龙妈吧!

    龙十六欲哭无泪,对比过“阿姨”和“龙妈”的称呼之后,他只能屈辱的接受了“龙妈”

    这个称呼,虽然被变了性,但至少霸气啊!

    我们这仨,一扫昨天被阴身索命的阴霾,轻松愉快的去了红玉茶馆。

    红玉茶馆什么时候人都多,所以虽然现在时间早,但也有节目看,有个说书人在茶

    堂里头讲评书,我就让泡泡去看热闹,同时我跟茶馆伙计交代了一下,让他帮我看

    着泡泡。

    “得叻。”伙计答应了下来。

    我和龙十六上了二楼,找冯春生。

    冯春生正在走廊里,撅着大屁股,小心翼翼的抓着盆栽的多余枝丫,慢慢修剪着。

    我见了冯春生,跟他打招呼:春叔。

    冯春生看了我们一眼,没好气的说:你们俩个小年轻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十八

    阴身局都敢碰,那可是咱茶馆挂了十天的单子,只有万雄那傻小子一个人接了。

    我笑着跟冯春生说:也是凑巧。

    “接了活就得把他搞完,你们不去破局,来我这儿干什么?”冯春生继续修剪枝丫。

    我说来问两个图案。

    “哦?”冯春生抬头看着我们:哪儿来的图案?

    “十八阴身局里摸出来的。”我说。

    冯春生立马站直了,说道:进了局还出得来?我是小瞧了你们两个?风水的禁手

    局,你们像逛菜园门似的?你们不像新人啊!

    我说我们本来也不是新人,从小学艺,总还是有点能耐,我还说这件事处理完了,

    我和龙十六打算来茶馆搞点阴事做做,多赚点钱,以后当了崔三爷用得上。

    “喝包茶啊?”冯春生有些紧张:还是有哪家茶馆联系你们了?给你们开了价钱?

    这川西,到处都是茶馆,也有许多大阴人开了茶馆,做的和冯春生一样的生意,从

    茶馆里卖消息、找金主等交易里头抽成。

    除去抽成,有些茶馆还专门雇佣有名气有本事的阴人,给开一个价格,有些是月

    薪,有些是年薪,等于茶馆把这阴人给养下来了。

    有些茶馆财大气粗,挖阴人也是很能开价格,冯春生忽然听到我们要接阴活赚钱

    了,以为是哪家茶馆给我们报了价,约我们去做事。

    我跟冯春生说:春叔,你把我和十六想成什么人了?就算我们要做阴行的生意,那

    肥水也不能流外人田啊,我们是打算来你茶馆喝包茶的。

    “好!”冯春生这才松了一口气,大笑起来:你们这俩小鬼,来我这儿干活,我捧你

    们成我们茶馆的阴人头牌,你们混出了名头,春叔脸上有光,对了,你们刚才说的

    那图案呢,给我看看,我帮你们掌掌眼。

    听说我们要来他茶馆喝包茶做阴活,冯春生心情好得不得了,立马帮我们看图案。

    我把两幅图案,递给了冯春生,说那波涛状的图案,是从凶棺上发现的,另外那副

    “壶”一样的符箓,是从棺材里的阴身眉心骨上发现的。

    冯春生看了一阵后,说道:第一幅图案,我倒是知道,这是“落款”,棺材的落款。

    他跟我们说,说许多手艺人,总是喜欢在自己做的东西上落个款,写上自己的名

    字,最常见的就是大画、字卷、陶瓷、茶具,像一些棉被、桌椅还有棺材,也有手

    艺人会落款,比如说棉被上会落“弹匠某某某”的红线字样,不过,这些生活化的东

    西,主顾不太愿意手艺人落款,某些手艺人呢,就偷偷的留一些古怪的小图案,藏

    在东西的犄角旮旯里,当做自己的落款,这算是手艺人的一种执着。

    我问冯春生:那凶棺有了落款,是不是能找到打造凶棺的棺材匠?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萌妻甜甜圈:亿万〕〔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