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动你的记忆〕〔似锦〕〔末日降临生存〕〔中锋不死〕〔江宁探案录Ⅰ〕〔踏星〕〔电弧中的高级玩家〕〔暖婚似火:顾少,〕〔成了霸总的心尖宠〕〔谋动三国〕〔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空空如也〕〔娇妻,别想逃〕〔我的妹妹有点不对〕〔死人经(洛带)〕〔妻主在上,夫君难〕〔凤倾天下之涅槃〕〔妃戴凤冠美如画〕〔女领导的贴身小农〕〔逃跑皇后神医娘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98章 桃花劫(墨小玥冠名)
    我故意用话,刺激那蔡子龙,我想看看这蔡子龙,到底是一个什么反应。

    那蔡子龙被我一刺激,立马暴躁了,说我是往他身上扣屎盆子,说那些工人,都是

    死在了那工地里的阴祟上,和他有什么关系?

    他还说:这特么杀人是掉脑袋的,你特么别乱说话啊。

    在他发飙的时候,我一旁仔细观察,其实蔡子龙说的这些话,是很正常的——正常人

    面对忽如其来的诬陷,第一反应一定是愤怒。

    但是,蔡子龙刚才喷我的时候,眼神一直都在躲闪。

    人的眼睛一躲闪,就说明心虚——越是愤怒争辩的时候,这种心虚表现得更加明显。

    这蔡子龙不对劲。

    不过,我没点破,只是把蔡子龙的不对劲,放在心里,我压低了声音,跟蔡子龙

    笑,说:蔡老板,刚才是我不对,我也是太恼火才口不择言的,跟你赔个不是,但

    你要我化解那十八阴身局,我就必须要去找那些工人,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问他们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了。”我盯着蔡子龙说:他们都是那十八阴身局的受害者嘛,找他们了解

    一手资料,你说有必要没必要。

    “可那十来个人都死了,他们估计知道一些十八阴身局的东西,但死人不能说话,

    至于其余的工人,他们知道个屁啊。”蔡子龙说。

    我说他们知道的,至少他们见证过那十个人是怎么死的,总能说出点东西吧。

    蔡子龙挠了挠头,说道:行吧,行吧,你非要去,我就让你去!但是……十八阴身

    局,你到底能不能化解?我这工地还等着开工呢,我投资进去的钱,不能浪费了。

    我说我接了你的阴活儿,就能帮你把事办完,把心放肚子里。

    “哼,我不放心得很,反正我告诉你,如果你化解不了这个局,老子一分钱尾款都

    不给你结,你告我都没用。”蔡子龙指着我说。

    嘿!我心里都想把这蔡子龙给打一顿,但这阴行规矩,阴人不能打金主,我也就忍了。

    我说:走吧,蔡老板,带我去见见你们工地的工人。

    “你自己去工棚问,我把招呼给你打好。”蔡子龙说:我嘛,我懒得去,那工棚脏得

    跟猪圈似的,那些工人浑身汗臭,我闻了恶心。

    我听了他的话,浑身哪儿都不舒服,我眯着眼睛,说他:蔡老板,你的确有钱有实

    力,很强势,那工人文化不高、钱也不多,确实弱势,但是,好歹他们是花自己的

    血汗,在给你打工,帮你赚钱,你说话多少留点口德。

    “嘿!”蔡子龙没有往下说,对我挥了挥手,说:工棚位置我发给你,你自己去问,

    我待会给那工棚看门的打个电话,他们会让你进去的,就这样,工地上的凶局,如

    果没有太大的进展,别来烦我,谁知道你有本事没本事,别又特么和万雄一样,浪

    费时间。

    “好!”我点点头,离开了蔡子龙的办公室。

    说实话,我如果不是为了帮万雄他那可怜的孤儿寡母,我压根不会帮蔡子龙这种没

    人情味的老板,对了,他都不叫没人情味,他得叫一身人渣味,暴发户的典型嘴脸。

    我出门拿了车,手机上也接到了蔡子龙给我发的工棚位置,我先给瘸马打了个电

    话,让他帮我接泡泡放学,然后我把车直接开到了工棚那边。

    看门的师傅问我是不是叫李兴祖,我说是的,他给我开了门。

    这工棚啊,就是一些简易楼房,用铁皮盖的,地面打了几层甲板和石膏板,居住环

    境确实不乐观。

    我顺着铁楼梯上了二楼,看了一圈,发现这地方,百来号工人,这个点分成了三拨

    人,一拨人睡觉,几十个人挤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打地铺,一拨人呢,在一个房间

    里,喝酒打牌,吆喝的声音贼大。

    还有一拨人,大概也有二三十号,在一间房子里,围着一个挺小的电视看球。

    我进了看球的房间,敲了敲敞开的铁皮门。

    有几个工人看向了我,问我:你做啥子哟。

    我说:做白事的,老板说工地死了十来个人,让我来问问情况。

    “问啥子问哟,人都没了,问来问去,管个锤子用。”工人不耐烦的挥手,让我赶紧

    走,说不要耽误他们看球。

    我说道:不是无偿的,有报酬的,两千块。

    这下子,房间里的工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把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我,但他们都没

    什么行动,只有一个瘦得像猴子似的、只穿着一条红裤衩的民工,麻溜的站起来,

    说道:我说。

    他说完,跑向了我身边,其余工人嘲笑那人,喊:小木,命重要钱重要?

    “说事怕什么!”小木已经到了我面前,问我去哪儿说。

    我说去楼下说吧。

    小木说好,他披了块褂子,跟着我一起下了楼,在一楼的杂物间里聊了起来。

    小木问我想知道什么。

    我说我想知道那死去的十来个工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

    小木的瞳孔忽然剧烈收缩,他说道:一个女孩和一个女人,害死了我那些工友。

    我让小木说详细点。

    小木说他有一个玩得特别好的工友,叫大雷,是这次死去的工友之一。

    他说大雷算是工棚里第一个死的,就在工地挖出了九枚棺材后的第二天,大雷那天

    白天不知道去哪儿了,直到晚上才回来,一回来就躺在床上傻笑。

    小木瞧大雷不对劲,就问大雷遇上啥喜事了,一个人傻乐。

    那大雷说:怪不得其余工友喜欢去洗头房找小妹来荤活儿,是真的舒服。

    小木就问大雷:你去洗头房找小妹了?

    大雷说他没去,是另外有一个长得特好看的女人,跟明星似的,他生活中根本没见

    过那么漂亮的女人,那女人主动约他,要和他发生关系,他就在工棚旁边的招待所

    里开了一间房,和那尤物折腾了一下午,身上哪哪都满足了,安逸得很,那小木以

    为大雷是开玩笑,他说这天下哪儿来的免费馅饼,还特好看的女人,你做春梦了吧!

    大雷没多辩解,就躺在床上,不停的说:舒服啊,安逸啊!

    他说着说着就睡着了,直到这天后半夜,忽然大雷就急促的呼吸起来,像是被人卡

    住了喉咙一样,小木就睡大雷旁边的床,这时候正在玩手机,他发现大雷不对劲,

    就把手机的电筒打开,照着大雷,问大雷怎么了。

    大雷用微弱的声音,说有人要害她,是一个小女孩,说他糟蹋了她妈妈,她要害死

    大雷。

    小木以为大雷又开始说疯话了,结果他瞧见大雷的胸口,猛地钻出了一只小孩子的

    血手,然后大雷当即断了气。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妻甜甜圈:亿万〕〔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