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挨揍系统之魔〕〔基因武道(永恒武〕〔美女的贴身村医〕〔冷王盛宠:萌妃不〕〔我是反派公子哥〕〔重生仙帝都市纵横〕〔重生保安之在娱乐〕〔快穿地府:阎君靠〕〔抓鬼小农民〕〔重生之军嫂奋斗史〕〔惹火娇妻,宠你上〕〔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七十年代小中〕〔火影之水遁最强〕〔最强终极兵王〕〔位面之金榜题名〕〔庶女绝色,鬼帝大〕〔特种妖孽兵王〕〔妃常霸道〕〔校花的透视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89章 黑白无常
    其实如果万雄真是死在了他最近接的阴事里,那他从老板那儿拿来的首款,是真的

    不用还,这在阴行里面,有相关的潜规则。

    我跟着阿豹他们,上了车,去了一家叫“龙阳资本”的公司。

    我在总经理办公室里,见到了正主,一个叫蔡子龙的中年男人。

    蔡子龙看着我,说道:你要给万雄的老婆女儿出头?

    “对!”我说。

    蔡子龙说“行”,说我要出头,有两条路——第一条路,我把万雄给找回来,接着帮他

    办阴事。

    第二条路,就是把钱吐出来,甭管是万雄家人吐,还是我吐,只要钱回来了,就好办。

    我跟蔡子龙说:蔡老板,万雄真是一个老实人,他不是跑路了,很可能是死在了你

    交给他的那桩阴事里。

    我又跟蔡子龙说,说茶馆里的同行,都知道万雄是一个勤俭、努力赚钱贴补家用的

    老实人,他断然不会做出“眯金主”钱的事的。

    蔡子龙在我介绍万雄老实的时候,打断了我的话,问我:万雄到底是拿钱跑路了,

    还是死在了我的阴事里,这有什么区别吗?反正都是人不见了、事没办成!

    我说区别大了——万雄如果跑路,你让把钱吐出来,合情合理,但如果万雄是死在了

    你交代的那桩阴事里,他拿到的首款,不用还给你。

    “凭什么?”

    我说阴行有阴行的规矩,阴人干的是刀头舔血的买卖,每一桩买卖,那都大有风

    险,所以,阴行的规矩是——只要阴人是死在了阴事里,这笔阴事的首款,不用还。

    等于是阴人拿命换了一笔首款。

    “操!”蔡子龙直接开骂,说道:少拿你们阴行的规矩吓唬我……我找人打听过了——那

    万雄的手段,不怎么样,稀松平常,他是特么从我这儿,拿了劳务费的首款,去给

    他女儿做心脏病手术,他根本就是急着用钱给女儿做手术,用他的狗命来我这儿坑

    了我的首款!

    蔡子龙越说越生气,他说他因为最近遇到的脏事,工地停工了一个多月,大笔的资

    金进去了,一块砖都没见到,每天都在损失。

    “万雄这条狗命,浪费老子接近十天的时间,害我损失了多少钱。”蔡子龙如此说道。

    其实这事已经清晰了,万雄的阴行秘术,的确不厉害,但他又需要钱给女儿做心脏

    病手术,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接了蔡子龙的阴活儿,想着靠着阴行那个“潜规则”,用

    自己的命,换女儿的手术费用。

    其实这事,万雄的确做的不地道,但却很感动我,一来,他是为了女儿,接了要命

    的活,二来,他是遇到了要命的活儿,但却没有跑路,顶着头皮上了。

    他蛤蟆打拳,只有那么长的手脚,但至少没逃。

    就从万雄不是一个怂包,是一个爱女儿的爸爸,我愿意帮他。

    我跟蔡子龙说:得了……你别难为万雄的女儿和老婆了,我来接管他没干完的活!

    “你要办我的阴事?”蔡子龙问。

    我说是的,但是有一点,我把你的事办完了,得把这桩阴事的尾款结了——我想着把

    尾款弄到手,留给万雄的女儿和老婆,孤儿寡母不容易,我帮他们争取点福利。

    蔡子龙说没问题,只要我能解决得了这次的阴事,尾款肯定打!

    他又说:我有一处工地,工人开地基,开出了十几口棺材,没过几天,那些开地基

    的工人,一个接着一个的死——都说工地上出了邪,你帮我把这邪祟给收拾了。

    我一听,这阴事不简单啊,怪不得万雄在这件事上,送命了。

    我问蔡子龙:哪块工地?

    “西四广场的一片工地,你去了就知道。”蔡子龙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烟,扔给了

    我,说道:你是个人物!年纪不大,挺有气度,这件事做完了——以后我和你交个朋友!

    我把烟退给了蔡子龙,说:我不交没有人情味的朋友,事情办完了,你把尾款一

    结,我们一拍两散。

    “还挺有个性啊。”蔡子龙收着烟,坏笑着看我。

    我说把事情搞定了就过来找你。

    “好说。”蔡子龙说。

    ……

    我接了万雄没办完的阴事,想着帮帮万雄的那孤儿寡母,同时在我借冉冉那玉牙的

    时候,更心安理得一些。

    我这边和蔡子龙谈好了,去了停车场,开车准备走。

    我刚上车,却发现不对劲,我猛地回头,瞧见我的车里,不知什么时候,坐了两个人。

    一个人穿着白色的中山装。

    一个人穿着黑色的马褂。

    那穿黑马褂的人,笑着对我说:川西有四鬼,顶上两无常!

    “你是川西阴行的人?”我问那黑马褂。

    他说是的,他说他是黑无常,他旁边的那人是白无常。

    黑无常说:昨天,我们接了江湖帖,说你小子要三天之后,在红玉茶馆里头,在冯

    先生的牵头下,和我们川西阴行的人谈谈,对吧?

    我说是。

    黑无常说道:你小子,太没有规矩了——你不是阴人却在管阴事,第一次你管宋四婆

    的事,我们当你年少无知,第二次你管叶昏鸦的事,我们当你急公好义!结果,你

    第三次竟然管到了集家村的事上。

    白无常一旁说道:还打伤了我们座下的四条小鬼。

    黑无常挥了挥手,说:老白,先不说小鬼的事,李兴祖,我们三次都没有咄咄逼人

    啊!结果你这儿又接阴事,要替那蔡老板接西四广场的阴活,事不过三啊!今儿

    个,忍不了了。

    “要动手?”我问身后的黑白无常。

    黑无常摇头,说道:你小子身份很敏感,是阴阳刺青师,我们是得了川西阴行的

    令,不能擅自对你动手,但是你得把茶馆会谈的时间,挪一挪了,等不了三天了……

    今天晚上吧!今天晚上,川西阴行的人,得和你好好聊聊。

    “好!”我说。

    “晚上再见。”黑白无常两人同时下了车。

    我和川西阴行,已经很有梁子了,今天我替万雄的孤儿寡母出头,接了蔡老板的阴

    事,彻底恶化了我和川西阴行之间本来就紧张得不行的关系。

    他们铆足了劲,等着今天晚上收拾我呢。

    我拿出了手机,给冯春生去了一个电话,说川西阴行的人找我了,要改见面约谈的

    时间,我们约好今天晚上。

    “行啊!”冯春生说道:你晚上过来,把十六也带上。

    “好!”我从扶手箱里,拿出了一块蓝色的“川剧”面具。

    我把面具,放在了前挡风玻璃上,车外的人,都能够看到我的“川剧”面具,我这是

    在通知神丑——告诉神丑,我和川西阴行,要见面了。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