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挨揍系统之魔〕〔基因武道(永恒武〕〔美女的贴身村医〕〔冷王盛宠:萌妃不〕〔我是反派公子哥〕〔重生仙帝都市纵横〕〔重生保安之在娱乐〕〔快穿地府:阎君靠〕〔抓鬼小农民〕〔重生之军嫂奋斗史〕〔惹火娇妻,宠你上〕〔娇妻还小,总裁要〕〔重生七十年代小中〕〔火影之水遁最强〕〔最强终极兵王〕〔位面之金榜题名〕〔庶女绝色,鬼帝大〕〔特种妖孽兵王〕〔妃常霸道〕〔校花的透视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87章 玉术出昆仑
    我让龙十六把话一口气说完。

    龙十六说道:小祖哥,你弄到的这两块玉符,其实也是祭神玉,但是,古籍资料可

    考,除了祭水神之外,昆仑一代还祭山神,也用“人头封玉”,但是,祭山神的办

    法,是在昆仑山上,打出一个十分深的洞,然后,把这人头,埋在洞里,这个洞,

    至少有十几米深。

    “祭山神和祭水神的时候,有一个共同点。”龙十六说:就是人头最后落下去的那个

    地方,都是非常冰冷的。

    我点头,说能理解。

    那昆仑山上,积雪常年不化,土质的温度非常低,昆仑的湖泊底下,自然不用说

    了,温度也是相当低的。

    龙十六说:正是因为温度极其的低,所以祭神用的人头,能够几百年不腐烂——那玉

    嘛,一直都在人脑子里,等于是人脑子在养玉,时间长了,会让玉养得越来越晶莹

    剔透,所以祭山神玉和祭水神玉,模样十分相像,按照玉教文化来说,这两种玉,

    也是一脉相承,但两种玉符有一点不一样的地方,毕竟一个是在土里,一个是在湖

    底,祭水神玉的水头更足,祭山神玉的水头发干,经常玩玉的人,能感觉得出来。

    “你手上的这两块玉符,晶莹剔透但是水头发干,就是几千年前,昆仑玉教的祭山

    神玉!”龙十六说完,接着又讲我那玉符上头的文字,他说:你的玉符,就是当年

    用来祭山神的——这玉符上的古羌文,我看不懂意思,但能猜测得出来,这文字,应

    该是昆仑玉教记录下来的一些“秘法”,他们觉得很珍贵的秘法,不然也不会拿来祭

    神的。

    “你说这块玉符,记有昆仑改命之法,应该没问题。”龙十六说。

    他一口气,讲出了我手上这两块玉符的作用和源头,这龙十六的肚子里,相当有货。

    我又问龙十六:但你从这块玉符上觉得那昆仑玉教的人十分邪乎?这又是怎么察觉

    出来的呢?

    龙十六说:简单啊!如果是祭水神玉,那些昆仑玉教的后裔,是从昆仑的湖泊底

    下,把那人头捞了出来,取出了那块玉!这个还有可能性,你想,那昆仑湖泊吸引

    了很多去那儿潜水的挑战者,也许是他们不小心发现了那些头颅,然后因为好奇,

    把头颅捞上来,把头颅打开,让祭水神玉重见天日。

    我说这祭水神玉的出土的可能性也不大啊!

    “大不大,看跟谁比!”龙十六说我手上这玉符,都是封在人脑子里,按照祭山神的

    规矩,深埋在昆仑山的冻土层里,冰封了几千年,这些昆仑玉教后裔到底是怎么发

    现这些没有墓碑、没有线索,深埋在冻土之内的人头和祭山神玉呢?

    “根本不可能有人找得到。”龙十六说道:就好像我在我家里,埋了一瓶香奈儿的香

    水,几千年之后,有人把这瓶香奈儿给挖出来了,你觉得可能吗?

    我摇摇头。

    龙十六说道:对!除非这些香奈儿香水成精了,自己跳了出来。

    龙十六这话,其实还有一个潜意识——我手上玉符的出土,也许是那几千年前被人用

    来祭神的人头,自己“成精”了,破了昆仑山,自己跑了出来?

    冯春生也听出了话里的意思,说:这伙昆仑玉教的后裔,不好说是人还是什么东西?

    “邪乎啊!”龙十六举起了我的玉符,跟我说道:小祖哥,你真打算要在这伙儿分不

    清楚是人是鬼的昆仑后裔身上,去寻找改命的法门吗?

    我想了起码五分钟,最后,我才说:要找!这伙人越邪乎,我越要找——他们就是因

    为邪乎,才可能有真的秘法,要真是一般人、三脚猫,我还懒得找他们呢。

    “凶地藏宝!这波浑水,我趟定了。”我站起身,收了玉符,对龙十六说:我瞧你对

    昆仑文化很了解啊。

    龙十六说:天下玉术出昆仑,我在发丘天官,是第一掌眼,每年弟子交上来让我掌

    眼的玉器,怎么说也有几千件,我玩着玉,就把昆仑文化给了解了。

    我立马说道:有货,十六,你小祖哥指着那昆仑玉教的秘法改命呢,你在我身边,

    能帮我大忙,你先别着急走,就在川西住下,等我改命的事结了,你再走,行不?

    “行!小祖哥发话了,当然行了。”龙十六答应下来了。

    我心情高兴,把面前的茶,一口喝了,跟冯春生说:春叔,我先走了……事办完了。

    “行啊,走呗。”冯春生跟我们招手,又挤兑龙十六,说:十六,去小祖家住得留

    神,别第二天起来屁股疼。

    “老算命的,你下流。”龙十六哼了一声,下了茶楼。

    我跟冯春生说:春叔,你别老挤兑十六啊!

    “唉,无聊嘛,我跟十六他爸挤兑了半辈子,可现在他爸满世界去考古,我见不到

    他爸,嘴巴寂寞,就只能挤兑挤兑他了。”冯春生看着龙十六的背影,饱含沧桑的

    笑着。

    我笑笑,下了楼。

    冯春生在我后面喊:小祖,我待会就帮你发江湖帖,三天之后,来我的茶馆,会会

    川西阴行的各路大人物。

    “一定过来。”我说。

    我得和川西阴行的人见个面,把我们之间的梁子给挑了。

    ……

    我不是阴人,却管了阴行的三桩闲事,宋四婆、集家村、叶昏鸦,挡了川西阴行的

    财路,坏了他们的规矩,他们恨我,要除了我,我恨他们束缚我的手脚,不让我放

    心办事,我们之间,得打一场仗,打不打得赢,三天之后再说,至少现在这三天,

    我还安逸着呢。

    我从茶馆回来,和龙十六一人洗了一个澡,睡觉了,第二天早上,我给瘸马打了电

    话,问他和泡泡什么时候回来,瘸马说他们要中午才能回来。

    我说行,我挂了电话,出门去办事了。

    我昨天和冯春生一起推测,万雄这个川西阴人的手上,应该有昆仑玉教发给他的东

    西——这东西,让万雄发了财。

    我出这趟门,就是去瞧瞧万雄那边,看看他到底拿了玉教什么东西,我顺带找他问

    问昆仑玉教的情况,为十五号红叶寺法会做准备。

    我上了车,看了一眼手机里冯春生发来的万雄家地址,疾驰出门了。

    万雄家在一个特别老的小区,叫“红旗小区”,这小区是以前亚新水泥厂职工的小

    区,亚新水泥厂搬走了之后,这小区就开始破败了,现在面临拆迁,小区里用来休

    闲的石凳和石桌子都长满了青苔。

    我心说不好,这万雄不是靠着玉教给的东西发财了嘛,他一发财,肯定要搬家啊——

    他估计都不住在这个小区里了。

    我心里预感不好,不过来都来了,总得上去看看。

    我按照万雄家的地址,进了一栋老楼房。

    楼房的楼梯很破,水泥台阶、长满了红锈的扶手,我才上了一层楼,忽然,我听到

    楼房里有凄惨的女人哭声。

    女人一边哭,一边喊:杀人了!杀人了!救命啊!

    墨大先生说:

    ps:第二更到了哈,么么哒,来得太迟了。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