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别动你的记忆〕〔似锦〕〔末日降临生存〕〔中锋不死〕〔江宁探案录Ⅰ〕〔踏星〕〔电弧中的高级玩家〕〔暖婚似火:顾少,〕〔成了霸总的心尖宠〕〔谋动三国〕〔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空空如也〕〔娇妻,别想逃〕〔我的妹妹有点不对〕〔死人经(洛带)〕〔妻主在上,夫君难〕〔凤倾天下之涅槃〕〔妃戴凤冠美如画〕〔女领导的贴身小农〕〔逃跑皇后神医娘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86章 祭神玉
    冯春生认识的人多,如果我给出的这份名单上,有川西阴人的名字,那他多半能够

    认出来。

    他拿起了名单,仔细的看了一阵后,指着一个名字说,这个名字,我倒是眼熟。

    我看他手指着的地方,那名字叫“万雄”。

    “确定吗?”

    “川西的阴人,的确有一号人物,叫万雄,这人还经常在茶馆里出没。”冯春生说:

    但是,“万雄”这个名字,太大众化了,也许这名单上的万雄,和我认识的万雄,不

    是一个人呢,我先到一楼去问问,待会告诉你答案。

    “好!”我抱拳说:辛苦春叔了。

    “小事。”冯春生去了茶馆一楼。

    等冯春生离开了,龙十六有点不耐烦了,抱怨说:我不愿意来,你非让我来,你看

    那个老算命的,来了就挤兑我,再说你们聊的这些,我也不感兴趣啊。

    我笑起来,说春叔和你,那是冤家,见面就吵嘴,这么多年还没习惯啊?

    要说龙十六和冯春生之间的感情,那真叫“互相谩骂、互相诋毁”,而且,冯春生也

    就爱和龙十六斗嘴,春叔在我们其余小辈的面前,总是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样,但只

    要见了龙十六,不在话里话外损损他,就感觉嘴皮子发痒,我都习惯了。

    当然,龙十六喷起冯春生也不含糊,但不管他怎么喷,冯春生都不生气。

    “你不走我先走了,待会老算命的上来,还得挤兑我。”龙十六说着要走……不过,我

    们阴人骨子里还是有规矩的,没跟长辈道别,就贸然离开,十分不礼貌,他也就是

    说说,看我没走的意思,他又憋着一股气,继续玩手机。

    玩了一会儿,他也感觉没什么意思,就问我:对了,小祖哥,我听你和老算命的说

    起了昆仑玉符的事,你把那玉符给我看看,我帮你掌掌眼。

    唉!这我倒是想起来了,龙十六是发丘天官,对古董古玩,那是相当擅长啊,他对

    古玩的眼力,是高于冯春生的,只是他对古玩是真没兴趣,一手给古玩长眼的本

    事,都是被他爸从小逼出来的。

    现在龙十六要看我的玉符,多半是想找点事情干,免得一个人坐着无聊。

    我把从宋四婆和叶昏鸦那儿拿到的玉符,递给了龙十六,说:我和春叔看过了,这

    块玉符,是个次加工的物件,出土于昆仑玉教,上头的文字都是古羌文。

    “你放桌子上,我自己拿。”龙十六说。

    唉!我把玉符放在了桌子上,这龙十六古玩掌眼,十分讲究,是行内大家,他们这

    些人,特别注意不“手递手”的拿古玩,一定要等你先放好了,他再拿起来看,防止

    古玩在“手递手”的过程中,摔碎了。

    他等玉符放好了,才小心翼翼的把玉符给捧了起来,独自揣摩。

    在龙十六帮我掌眼玉符的时候,冯春生上来了,他看了龙十六一眼,知道龙十六干

    什么在,没打扰他。

    冯春生跟我说:刚才我下去打听了——那法会名单上的万雄,就是我认识的那个万

    雄,我问了茶馆里的人,说有十来天没见过万雄了,万雄长期不来茶馆,肯定有原

    因的,估计他是在红叶寺里,拿到了昆仑玉教给他的东西,得了什么机缘。

    “哦?”我问冯春生:那万雄,以前经常来茶馆吗?

    “基本上每天都来。”冯春生说万雄是个老实人,懂一手不太厉害的阴行秘术,家里

    过得不太好,他想多赚点钱,每天都在茶馆里头等活儿,雷打不动。

    冯春生的茶馆啊,是川西江湖消息流通的地方,江湖奇人多,来这儿寻阴人解决自

    己遇到的怪事的金主也多,许多阴人,大早上来这儿点一壶茶,等着主顾找他做买

    卖,万雄就是这么一类人。

    我听了冯春生的话,寻思那万雄以前经常来茶馆,然后不来了?那很有可能是万雄

    发财了才不来——昆仑玉教给了他什么东西,让万雄一下子发家了呢?

    我问冯春生:春叔,能打听到万雄家住哪儿吗?我去找他问问关于昆仑玉教的一些

    消息。

    “哦,这我问得到。”冯春生说:晚上手机发你。

    我说好。

    今天离那红叶寺法会没多长时间了,我得在这段时间内,尽量多收集收集昆仑玉教

    的线索和信息,等到时候见了昆仑玉教后裔,不至于措手不及。

    我和冯春生这边聊得火热呢,龙十六却幽幽的说:小祖哥、春叔,我觉得你们得多

    琢磨琢磨,是不是真要和这群昆仑玉教后裔打交道,这伙儿人,太邪门了。

    我、冯春生,一起看向了龙十六,他是从玉符里瞧出了什么吗?

    龙十六拿起玉符,说道:你们俩从这玉符上看出来的东西,都对,这上头的文字确

    实是“古羌文”,这块玉符,也的确是一个次加工品,出土之后,重新打磨了边角

    的,但有一点,你们没看出来。

    “哪一点?”冯春生问。

    龙十六说:这块玉符出土的地方!

    “怎么讲?”我问。

    龙十六说这块玉符的颜色,不像正宗的和田玉,虽然也很白,但质地,却过于晶

    莹,有点冰种翡翠的通透感了——去年的时候,就有发丘天官的弟子,给了他这么一

    块同类型的玉,让他掌眼。

    他当时分不出那玉的真假来,不过后来他翻阅了很多古籍资料,才发现,古昆仑时

    候,有一种祭祀的方式,把一个人的头皮切开,挖掉他的天灵盖,然后把一片玉塞

    进去,然后再盖好天灵盖,缝上头皮,最后把这个人的头给砍下来,扔到昆仑一代

    的湖泊里头去。

    那些湖泊都很深,深不见底,他们这是为了“以玉祭神”,他们相信那些深不见底的

    湖泊里,有神灵存在,那他们为什么要把玉放在人头中呢,因为他们相信,那个人

    头在湖底,见到了神灵之后,人头就会活过来,跟神灵说出他的敬意,说出他们部

    落或者国度的敬意。

    龙十六又说:发丘天官弟子给我的那块玉,就是曾经昆仑一代,那些用来祭神的人

    头中的玉,这种玉遭遇的环境太特殊了,重新出土后,模样和正常的和田古玉不太

    一样。

    我问龙十六:哦……十六,你的意思是,我们手上的这两片玉符,也是你说的这种东西?

    “如果是,那就没那么邪乎了,你们手上这块玉符,和我说的祭神玉,是一脉相

    承,但又差了一点点,可就是差在这一点上,我才说那昆仑玉教的后裔,各个来路

    邪门!”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妻甜甜圈:亿万〕〔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