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废后:皇上说〕〔重生之不当大哥好〕〔他出自地府〕〔医路繁花〕〔大唐小兵〕〔快穿:炮灰女配要〕〔官路圣手〕〔写手的古代体验手〕〔爹地快上,妈咪又〕〔dnf之觉醒〕〔冷情帝少,轻轻亲〕〔汉乡〕〔灵气逼人〕〔近战狂兵〕〔系统让我去算命〕〔血色柔情〕〔重生空间之完美军〕〔氪金大魔头〕〔撕心烈爱:周少请〕〔穿越之冷男不好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84章 德海禅师
    大货车的车头,撞到了岳迁,它巨大的车轮,从岳迁的头上碾了过去。

    噗!

    岳迁的头,像被打爆的西瓜,血花四射。

    那大货车刹住了车,货车司机打开车门,跳了下来,他瞧见了岳迁的尸体,蹲在地

    上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数落:兄弟啊,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说你在路上跑么子

    哦!老子刹车都刹不住……

    我缓缓的走到了岳迁的尸体旁,那货车司机见到了我,就像拉了一根救命稻草似

    的,说道:大哥,刚才车祸你就在边上吧?你帮我作证啊,我真没有超速,也没有

    违反交规,是这个兄弟,忽然跑出来的……

    我毫无力气,对货车司机摆了摆手,说道:你走吧——这事跟你没关系,这是我朋友!

    “你让我走?你不会报警说我交通肇事逃逸吧?”

    “走吧……真的不讹你。”我说。

    其实我觉得挺对不住这货车司机的——这岳迁是寻死,却还害得这个大货车司机有了

    “碾死人”的心理阴影。

    大货车司机听了我的话,这才开着大货车离开了。

    我则把岳迁碎裂的头拢了拢,抱着他的尸体离开。

    我才走了几步,忽然有人喊我:施主留步!

    我扭过头,顺着声音望了过去,瞧见红叶寺前,站着一个僧人。

    “你是?”

    “我是德海禅师。”僧人双手合十,对我鞠了一躬。

    我想起来了,我前几天在红叶寺里,听保安说,这岳迁刚到红叶寺的时候,先是到

    处撒钱装土豪,引起了红叶寺的注意,红叶寺特地安排了寺里佛法最精通的德海禅

    师,来解决岳迁的问题。

    德海禅师和岳迁在禅房里交谈了一阵子之后,岳迁就疯了,在红叶寺里撒疯,其余

    僧人要制止他,但德海禅师却告诉弟子,说岳迁想干嘛就干嘛,就这样,岳迁才在

    红叶寺里一住就是六年。

    我也跟德海禅师点点头,说:本来要跟大师行礼的,但现在手里不方便。

    “无妨。”德海禅师说道:曾经岳迁来红叶寺里,和我一顿长谈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他的身份——他是猫儿佛坐下的一片金钹,也知道了集家村的事,奈何小僧只懂佛

    法,却不懂如何渡那集家村的心妖,惭愧!今日,岳迁自尽,也就说明集家村的心

    妖已解,这心妖,是你解的吧?

    “是!”我说。

    “大智慧。”德海禅师说道:佛缘一场,往后你有地方差遣小僧的,尽管说话,小僧

    这儿呢,也有两件小事相求。

    “大师请说。”我说。

    德海禅师说第一件事,就是希望我把岳迁的尸体火化之后,将他的骨灰,带到红叶

    寺里供养,他是猫儿佛的金钵,猫儿佛又是红叶寺出去的高僧,岳迁和红叶寺有佛缘。

    他说的第二件事,是这个月十五号,红叶寺里有一场法会,希望我来讲法。

    我说第一件事,我可以答应你,第二件,我估计有点难。

    对于红叶寺讲法,我内心是很想去的,毕竟这法会里活动着许多昆仑玉教后裔,我

    又有昆仑玉教的邀请函,法会我肯定得去,到时候我先上去讲法,能在那些昆仑后

    裔面前混个脸熟,后头也好办事啊。

    但是,这在法会上讲法,讲的都是对佛法的理解,我只对佛门文化有知晓,让我讲

    法,有点难为我。

    我跟德海禅师说,说我讲法讲不好,第二件事,可能要……

    “无妨。”德海禅师说:有佛缘者,有佛性者,讲的任何话,都有禅意,都有佛家法

    门——你能渡那集家村心妖,你有佛家的大智慧,区区讲法,实在不足挂齿。

    我笑了起来,说德海禅师看得上,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下个月十五号,红叶寺法

    会,我来主持讲法。

    “善哉。”德海禅师笑着说。

    我则跟德海禅师告别,去了殡仪馆,给岳迁搞了一场火葬。

    在火葬上,还出了一件怪事。

    我不是给岳迁还请了一个“白事乐队”嘛,吹锣打鼓、打金钹的、吹唢呐的,搞得热闹。

    但在岳迁尸体被送到火化炉,点火的那一瞬间,白事乐队的金钹手忽然叫唤了一声。

    我瞧见他手上的金钹脱手了,一片金钹落在了地上,另外一枚金钹,高高飞起,扎

    在了火葬场的天花板上。

    我看着这两片金钹,心里百感交集——这不就是岳迁和阿冰的人生轨迹吗?他们都是

    猫儿佛坐下的金钹,一片得道上了天,一片成妖下了地啊!

    ……

    火葬完成后,我把岳迁的骨灰盒,送到了红叶寺里供养,除此之外,我还找德海禅

    师,要了这个月十五号法会的入会名单——这份名单,我有用处。

    德海禅师没问我要这入会名单做什么用,他只单纯的吩咐他的弟子把名单拿给我。

    我拿了名单,就开着车去红叶茶馆去找冯春生了。

    半路上,我还给龙十六打了电话,让我在我家小区门口等着我,我顺路把他也带上。

    我和龙十六,都是冯春生的晚辈,龙十六来了川西,得去见见冯春生,不然没礼数了。

    龙十六在电话里,不情不愿的答应了。

    我去接了龙十六,一起到了红叶茶馆。

    “哟!祖哥,您来了?”茶馆伙计见了我,上来跟我打招呼。

    我问伙计:春叔在吧?

    “二楼。”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多  精|  彩 | 小|  说 哦!

    “好!”我带着龙十六,一起上了二楼,去见了冯春生。

    冯春生自己跟自己下围棋在呢,见我们来了,站起身,先跟我打了一声招呼,喊

    我:小祖来了,坐!

    接着他看到了龙十六,又说:哎哟……这不是老龙家的大姑娘吗?

    “老算命的,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谁是姑娘?我是纯爷们。”龙十六翘着兰花指,

    跟冯春生斗嘴。

    冯春生哈哈大笑,继续说:哟哟哟,哪家的纯爷们长你这样?脸上还抹着粉?不过

    话说回来,你爹那粗糙老爷们,怎么生出了你这么漂亮的儿子,你这长相,那是羞

    煞西施,气死貂蝉,以后小祖要讨不到老婆,也甭费劲了,你穿一身婚纱,嫁给他

    得了!

    我正喝着茶呢,被冯春生这一说,笑得差点喷出来,我笑骂道:你们俩吵嘴,别把

    我带上,我还没弯呢,就算弯了,那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下流!”龙十六两只手指着我和冯春生,大骂了一句,气呼呼的坐在茶位上喝茶。

    “哈哈!”冯春生也笑着说:得了,得了,十六,春叔跟你开玩笑呢——聊事吧,这

    次,你们俩是一起捅篓子啊,来吧,说说正事吧。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萌妻甜甜圈:亿万〕〔地表最强狐狸精[快〕〔一胎二宝:冷血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