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路风云〕〔特种兵之特战先锋〕〔都市之至尊狂兵〕〔蜜恋甜妻:傲娇帝〕〔极品小神医〕〔鬼仙狂妃:王爷求〕〔邪王盛宠:萌妃逆〕〔至暗人格〕〔霍少的闪婚暖妻〕〔最强终极兵王〕〔魔帝在上:盛宠腹〕〔蛇皇武尊〕〔幻想次元掠夺记〕〔生死狙杀〕〔科举成幼儿园园长〕〔绝世大帝〕〔征战万界从奥罗拉〕〔秣马南宋〕〔仙妻从天降〕〔无影杀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80章 请狐仙
    阿冰上任村公这一步,却出了幺蛾子。

    这夜我们给阿冰换脸之后,阿冰跟我们说,让我们在他家里住一晚上,等他当了村

    公之后,他会拿出一份治理村子、解放村里奴隶的计划书,并且还要邀请我,给他

    的计划,做出一些建议。

    我说可以。

    这夜,我、龙十六和神丑,都被邀在阿冰家里过夜,我这个人睡眠很奇怪,有时候

    睡得很死,有时候一晚上都睡不着。

    我这夜也没有瞌睡,我坐在阳台上,看着远方那教堂还没有灭掉的大火,我还在想

    关于集家村里头的一些未解之谜——无常化妖,岳迁嘴里说的“妖”,真的只是村民的

    恶念吗?阿冰和岳迁,到底为什么能够看到村民人身兽头的景象?

    甚至那猫耳的师父到底是谁,我也在瞎琢磨。

    我盯着那猫耳送给我的“猫子耳朵”,胡乱想着。

    大概凌晨三点多,我的思绪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我抬头看去,发现夜色

    中,阿冰在外头疯狂的跑着。

    阿冰为什么半夜三更,离开家了,他去哪儿了?

    我低头一沉思,心里说了一声不好,我对阿冰半夜出走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我站起身,回了屋子,把神丑和龙十六都给喊起来了。

    我们三个人,都躲在了阿冰家楼房旁边的树林里,静静的观望着阿冰的家门口。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一大队人跟着阿冰,气势汹汹的冲向了阿冰的家里。

    这一大队人,起码四五十个,每个人的手上,都握着土铳。

    阿冰还在招呼那些人:快点,快点,就是这伙人杀了村公,一共三个,他们都有点

    手段,待会你们动作麻利点,见了面,乱枪打死他们!

    阿冰半夜出门,真如同我的预感。

    他是去喊人了,喊村里的人除掉我们,阿冰当了反骨仔,反水了。

    在树林中观望着这一切的我,对阿冰很失望。

    我一直都以为阿冰是一个纯粹的人,所以我才想着把阿冰推到村公的位置上去,让

    他来治理集家村。

    但我给阿冰换脸的时候,我却没想到——阿冰在“村公”的权力之下,没有经受得起诱惑。

    他要找村里的土枪队,除掉我们,只要我们死了,就没有人再管集家村的闲事了,

    也没有人知道,阿冰只是一个换脸的村公。

    阿冰也能像曾经的村公一样,在这个集家村里,作威作福,过上那土皇帝的日子。

    我叹了口气,说道:阿冰,不过是的第二个村公而已。

    神丑一旁说道:他个锤子,幸好小祖兄弟机灵,把我们喊下来了……要这些土枪队真

    的上了楼,我们三个,还真不好说。

    我们三个人,都是高手——但是在那么狭窄的楼房里,几十杆土铳一起朝着我们开

    枪,我们是生是死,很难说。

    我叹了口气,跟龙十六和神丑说:走吧!

    “你个崽儿去哪儿?这阿冰耍我们,老子一定要吃了他的心。”神丑很是凶狠的说道。

    我说文的不行,只能来武的了,但是……这个手,不是我们来动。

    我是很想给这个村子机会的——这个村里的村民,基本上没好人,但我依然幻想着推

    出阿冰这么一个纯粹的人,通过改变规则、改变制度,用一颗善心,领导集家村

    人,磨掉他们的恶念。

    但显然——村公曾经耀武扬威的模样,已经深入了这些人的内心,以至于只要他们一

    旦有人当上了村公,脑子里就回想起曾经村公的种种权力、享受,他们也就会变成

    和村公一模一样的人。

    阿冰都在权力中迷失了,其余人更加会迷失。

    要改变村子,只能靠洗牌了。

    我来主导这一场集家村洗牌。

    “我们不动手,更没人动手了。”神丑跟我说:要我说,咱们别走了,先把这群人干

    掉再说。

    我摇摇头,说道:这个村子里,愿意动手的人太多了,丑老哥,你听我的,跟我走。

    神丑看了我一眼,指了指前方,跟我说:带路吧,我倒是要看看,你小子的葫芦里

    卖了什么药。

    估计他也很不理解,这阿冰想着成为集家村里作威作福的村公,反水了我们,这是

    背叛,对于背叛的反骨仔,直接杀了就是,还来回折腾个什么?

    其实我想的不是除掉谁,我想的是,解救整个村子的奴隶。

    我去了后山,从我的背包里面,拿出了大把的黄陵钱,洒在了那片埋葬村里奴隶尸

    体的桃花林里。

    同时,我对着山林里,吼道:野狐仙出来拿钱。

    川西山中多赤狐,赤狐多在乱葬岗。

    这么大一片乱葬岗,必然有许许多多的赤狐。

    我在呼唤赤狐之中的精怪。

    我连续喊了三声,在那桃花林之内,忽然走出了一条奇大的赤狐,它站在了我们面

    前,打量着我们。

    很快,那赤狐口吐人言,问我们:是阴人?

    我说道:是!

    “是什么阴人?”

    “阴阳刺青师。”我说。

    “可否亮个招子?”赤狐又说。

    我猛地脱掉了上衣,把背后的刺青,露给了赤狐看。

    我背后的刺青,是出自我父亲的手笔——实实在在的“阴阳绣”刺青。

    赤狐看了一眼后,说道:认出来了……二十年前,阴阳刺青师颇具侠名,但没几年就

    销声匿迹了,这时候又重出江湖了,还要和我这只老狐狸做交易?嘿!敢问是什么

    交易?

    它瞧着地上那些散乱的黄陵钱。

    我说:不杀人、不犯规矩,只请野狐仙,领上你的狐子狐孙,在集家村里,模仿人

    声,喊上一句话。

    “什么话?”

    “狐仙降临,兽符已禁,村人暴戾,奴隶当起!”

    赤狐问我: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我说。

    赤狐说:这句话,喊上多久?

    “只喊三遍。”我说。

    “好!”

    赤狐发出了一声狐狸叫后,那些黄陵钱,全部飘了起来,然后一瞬间消失,这是赤

    狐狸收了黄陵钱。

    它收了钱,就得办事。

    它进了山林,很快发出了狐狸叫,估计是在通知山里的其他狐狸,很快,我瞧到了

    漫山遍野的赤狐,从山上冲向了集家村里,这些赤狐,把集家村里,染得火红一片。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灵狐妖妃:邪性鬼〕〔骗婚总裁:独宠小〕〔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因为爱你而疼〕〔女教师的贴身高手〕〔永夜君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