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丹天战神〕〔大总裁,小祖宗〕〔无敌神王〕〔医品太子妃〕〔其凡传之念师〕〔枭宠毒后:冥尊大〕〔神秘娇妻,太撩人〕〔平衡天下〕〔最强都市之特工兵〕〔道吟〕〔试婚100天:帝少宠〕〔万古第一杀神〕〔我的无限怪兽分身〕〔修仙归来之主宰无〕〔阴倌法医〕〔纵横之道法自然〕〔降临在海贼的天魔〕〔特种神医〕〔临时老公,吻慢点〕〔帝姬来袭:相爷,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72章 玉墟王(蝶梦庄周冠名)
    本来应该躺着村公的棺材里,并没有村公,只有一个被缝了嘴巴的活婴儿。

    要说村公,怎么说也是老大的年纪了,这个婴儿当然不可能是村公。

    我瞧那活婴儿,它因为嘴唇被人用线给缝住了,所以没办法叫喊出声音来……只能靠

    着本能,痛苦的扭动着。

    我还瞧见那婴儿的大臂上,扎了一根透明的管子,管子连着一个“点滴袋”,点滴袋

    里头装着淡黄色的液体。

    我想,这些液体,应该是“营养液”之类的,目的就是不让这个“活婴儿”饿死。

    除去这个,我还瞧见,那活婴儿本来应该光滑、鲜嫩的肌肤上,做满了“古羌文”的

    图案,这还真是昆仑玉教的仪式手法,估计就是给那老不死的村公做的。

    话说我不知道这个昆仑玉教的教义和信仰是什么,也不知道这段时间里,昆仑玉教

    的信众,为什么会做下这么多的惨事、恶事,但我知道一点——这个昆仑玉教的仪式

    和秘术,是即血腥又阴森。

    我看到这一幕,都恨不得现在跳下去,把那活婴儿给救起来——但我是单枪匹马,而

    这个葬礼里头,还不知道藏了多少阴人,恶虎还惹不起群狼呢。

    我想救却无能为力,只能等把集家村的事处理完了之后,再来救这个满身“古羌文”

    刺青的活婴儿了。

    我叹了口气,拿出了手机,给这棺材里的活婴儿,拍了一张照片,我懂很多的江湖

    鬼祟的东西,但这昆仑玉教太神秘了,也太冷门了,我是真的不懂,只能等回门房

    后,请教春叔了。

    我拍好了照片,下了灵堂的棚子,心里有些难受,尤其是那婴儿在棺材里,本能扭

    动的身体的样子,始终在我心里头印着,挥散不去。

    忽然,我被人轻轻推了一下,我收起了心神,扭头看了一眼,推我的人是阿冰。

    阿冰问我:怎么了,小祖哥,看你魂不守舍的。

    我摇摇头,说没事,我不愿意把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说给阿冰听,这种用“缝嘴活婴

    儿”做法事的画面,说给谁听,谁心里都不好受。

    我跟阿冰说,我确定了,村公应该没死……他的灵堂,是一个法坛,他应该是用什么

    秘术,在达到他的目的。

    村公的目的是什么?吊命,或者是人快要死了,求升天?

    我听春叔说,说昆仑玉教最高级的殉葬,叫“车马驾到,玉门升天”。

    我拉着阿冰先回门房,我得去请教春叔了。

    回到了门房,我给春叔发了我在灵堂拍的那个活婴儿照片过去。

    很快,冯春生给我回电话了。

    他在电话里头的语气,很失望,说:小祖,我是不是昨天晚上才通知你,你已经被

    川西阴行的人给盯上了……我让你别继续在川西管闲事,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我叹了口气,把我怎么在红叶寺里碰上法疯子岳迁,我哥们瘸马求我救阿晴的事,

    包括集家村里发生的惨事,都说给了他听,其中,我还着重讲了讲按摩店女技师黄

    子穗的事。

    我甚至还将黄子穗给我写的救命信的内容,读给了冯春生听。

    冯春生听完了,在电话那头沉默起来了。

    我问冯春生:春叔,我从小跟着几位叔叔学艺,并且得了我父亲的传承,我练出了

    一身本事,但是我这些年一直都找不到意义,这次我找到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一

    群人,他们的命运和恶缘人一模一样,他们很勤劳、善良,什么都没做错,却要承

    担这个世界的残酷,他们需要人帮他,但是没有人帮他,我愿意帮他们!哪怕我的

    帮忙,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但我相信,星星之火,总有一天,能烧出一个新世界来。

    “你小子最近很有江湖气啊。”冯春生苦笑了一声。

    我说我体内的血脉被唤醒了,我是阴阳刺青师,不能丢了阴阳刺青师的脸。

    “天下那么多受迫害的人,你都能帮?”

    “那就看缘分了,我能帮一个是一个。”我跟冯春生说。

    冯春生再次苦笑,他没有跟我讨论我是不是该多管闲事的事了,直接跟我说起了我

    发的那张活婴儿的照片,说:那棺材里头的活婴儿,是昆仑玉教的续命之法,能让

    人活得更久。

    我笑了起来,问冯春生:春叔,你不反对我去管闲事了?

    “你小子一身本事,是条蛟龙,注定要把川西这个烂透了的江湖,给搅得风生水

    起。”冯春生说道:哎呀,我是管不了你啊,既然管不了,还不如支持你!你和你

    爹一样,是个人物。

    嘿!我说我不管能不能改我的短命,至少未来这四年,一定会过得踏实,过得心安。

    “别说这些了,我接着跟你说你那张照片的事吧。”

    冯春生再次把话题拉了回来,他说昆仑玉教的续命之法,在曾经昆仑出土的地宫遗

    址里被证实过。

    当时那个遗址里,有一个极高规格的墓葬,除了一个主棺之外,还有十枚陪棺,每

    个陪棺里,都有一具婴儿的骸骨,主棺之内,躺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骸骨,那墓

    葬里的玉书里,有一小部分古羌文被破译,让考古队知晓了,这个高大的男人,应

    该是当时昆仑山一带的某个政权或者部落的王。

    而且墓葬的殉葬品十分夸张——哪怕是遗址里头的残根断壁,都是用羊脂级别的白

    玉,掺在了白土之内,烧铸出来的,伴随出土的玉器,也确实是多。

    当时考古队清理出玉器,一共有三千多件,雕琢之精细、图画之俊美,可以匹敌各

    个强国皇帝的殉葬品。

    考古队管这个遗址叫“玉墟”,管那出土的高大男子叫玉墟王,遗址之内的富丽堂皇

    已经让考古队震惊了,但是更为震惊的是,他们对玉虚王进行骸骨鉴定,竟然发现

    玉虚王活了三百岁。

    一个人活了三百岁啊,这让考古队十分兴奋,这可是经过鉴定,活得最长的人了,

    而且大幅度的超过了人们认为的寿命极限,接着,他们又鉴定了玉墟王的十枚陪棺

    的婴儿,考古队对这些都婴儿进行骸骨鉴定,发现这十个婴儿的年纪,都是三十

    岁,考古队觉得,这些婴儿应该不是婴儿,而是一些侏儒,可侏儒的身材也不至于

    这么矮小啊,这事就有了悬疑和争议,所以考古队从来没有把这个消息公布于众。

    当时我龙叔也在那个考古队里,他来川西的时候,跟我春叔合计了一下,把这件怪

    事给还原了。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知青女配已上线〕〔大明小书生〕〔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女总裁的读心神医〕〔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共享男友带回家〕〔剑起风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