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产宝品〕〔冥王的坑货女仆〕〔景少请接招:你的〕〔重生之俏医小媳妇〕〔重生之双生总裁〕〔冷教授的舞美人〕〔我的爱情来自火星〕〔大唐首座〕〔穿越位面之两个男〕〔口袋之伊布大师〕〔重生农村奋斗妻〕〔至高主宰〕〔末世之神王再临〕〔真实个人离职经历〕〔吞噬神话〕〔大靠山〕〔官场先锋〕〔噬天龙帝〕〔系统之掌门要逆天〕〔迷失在一六二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66章 披着人皮的狗
    车的前挡风玻璃写了一排血字:多管闲事,杀无赦。

    这个吊死鬼,嫌弃我多管闲事?我被人给盯上了?

    我没急着开车,再次左右张望了一下,再也不见那吊死鬼,我在想——这个吊死鬼,

    到底是哪边的人?

    他有可能是这个集家村里藏着的阴人,或者是集家村里养出来的小鬼;他也有可能

    是川西阴行的人。

    冯春生不是给我打电话了么,说川西阴行的人,这次彻底盯上我了,这吊死鬼也可

    能是川西阴行派来找我麻烦的人。

    他到底是哪一路人呢?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我来这个村子里做的事,到现在,我始终没有露出马脚来啊,我

    觉得这吊死鬼,很大可能是川西阴行派过来的,他们川西阴行嫌弃我多管闲事呢。

    我根本不怕川西阴行,我信我一身的道行。

    所以,我懒得去搭理恐吓我的吊死鬼,我按下了方向盘的杆子,在前挡风玻璃上喷

    了一阵玻璃水,把那几个血字给洗干净了,接着,我开车去了赌狗场。

    这赌狗场,离那按摩店不是很远,穿过两条街,在一个体育馆里。

    我停好了车,进了赌狗场。

    这赌狗场里头,是一个篮球场改的,周围都是看台,下头两只恶狗在拼命的撕咬,

    周围的看客,一个个热血喷张,都在疯狂的嚎叫,像体内的荷尔蒙被彻底激发了似的。

    篮球场上,流了不少的鲜血。

    我在找那“阿冰”去了解岳迁之前,我也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下头如火如荼的斗狗。

    一黑一白的两头狗很快分出胜负了,其中黑狗把白狗的喉咙管给咬开了。

    白狗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

    很快,下头的赌狗场的主持人,通过麦克风宣布:黑狗胜!押了黑狗的赌客赢,押

    了白狗的赌客,输!现在,黑狗,你可以赢取你的奖品了。

    那黑狗听了主持人的话,忽然两只后脚站了起来。

    同时,那黑狗猛地脱下了自己的狗皮。

    我这才看清楚,这下头的黑狗,根本不是狗,而是披着狗皮的人。

    这所谓的斗狗,其实就是两只披着狗皮的人在斗,刚才血腥厮杀的,也是这两个人。

    “黑狗”站起身,走到了白狗面前,也撕了白狗的狗皮,把那皮下的人扛在了肩膀

    上,退下了台。

    刚才主持人说,那“黑狗”可以赢取他的奖品,难道那死去的“白狗”,就是黑狗的奖品?

    我对如此残忍的斗狗,有点犯恶心,尤其看到周围的看客,见那场下的黑白狗分出

    了生死之后,疯狂欢呼,我更加恶心。

    我开始在看客里面,寻找阿冰了,那按摩店里的妹子黄子穗说阿冰在赌狗场里的名

    气很大,我随便找了几个人问问。

    果然,问了三个人,其中两个都知道阿冰,第一个在看台里张望了一阵,没找到阿

    冰,就不耐烦的跟我挥手,说找不到阿冰,让我别烦他,耽误他赌狗。

    第二个人呢,给我指了一个方向,说阿冰在看台那边。

    我瞧了过去,立马找到了阿冰,阿冰很扎眼,我一眼就扫到了。

    阿冰到底有什么特征,让我这么快找到了他呢?因为阿冰长得和那红叶寺里的法疯

    子岳迁,几乎一模一样。

    两个人就像双胞胎似的,如果岳迁和阿冰同时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还真的很难分别

    出这两个人谁是阿冰,谁是岳迁。

    我走到了阿冰身边。

    阿冰喝着啤酒,抽着烟,时不时还放下了酒瓶子,抠一抠他的脚板。

    这人和法疯子岳迁一样,都有点放荡不羁。

    我坐在了阿冰身边,只跟阿冰说了一个字“妖”。

    我现在不能确定阿冰和岳迁的关系到底怎么样,如果阿冰和岳迁的关系真的熟得不

    能再熟了,自然明白我说的什么,那我就和他开门见山,聊一聊岳迁。

    如果阿冰和岳迁关系一般,听不懂我说的话,那我从他这儿打听岳迁的事,得通过

    慢慢聊天,旁敲侧击来询问了。

    我说了“妖”字之后,他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说道:你特么从哪儿冒出来的?你

    说的是个毛啊?赶紧滚蛋!

    我一听阿冰的话,顿时,我觉得阿冰,一定和岳迁的关系不是很好,因为我跟岳迁

    交流的话里,岳迁说得最多的就是“川西有妖”。

    不过,我很快看到了阿冰的眼神。

    阿冰朝着某个角落,瞧了一眼,我立马会意了,敢情这阿冰刚才骂我的一番话,都

    是演戏呢,演给旁边的人看的。

    我朝着那个角落里走去了,等着阿冰。

    很快,阿冰起身穿鞋,走到了角落里,然后朝着某个房间走了过去,他一直走到了

    篮球馆的门房里面,我也跟着进了门房。

    进了那门房,我把门给关上了,见到了坐在椅子上的阿冰。

    阿冰跟我笑笑,抱歉说道:对不住,集家村里,村公的眼线太多了,你来找我,我

    怕这事被村公的眼线瞧见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刚才我才骂你的。

    我点了点头,也坐了下来,问阿冰:你认识岳迁吧?你们是双胞胎?

    “不是!”阿冰说道:岳迁姓岳,在集家村里,是本姓人,是村子里的二等人,我叫

    何冰,在集家村里,是外姓人,是村里的三等人。

    我从那保健妹子黄子穗的嘴里,得知这个村子里的人,是有“种姓制度”的。

    我点点头,说:你和那个岳迁,有什么渊源。

    “嘿嘿嘿!”阿冰忽然也流露出了一副疯癫的笑容,说道:我也是佛爷座下的一片金钵。

    我一听,感觉这事就不对了。

    两片金钵才是一副完整的金钵。

    岳迁曾说他是佛爷座下的一片金钵,现在阿冰也是一片金钵,这两个人……是一对金钵?

    我盯着阿冰,说道:红叶寺里的岳迁,是故意用他那疯癫的模样,把我引到这个集

    家村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

    “为了渡化这个妖村。”阿冰猛地说道:这个妖村你也看见了……这个村子里,罪恶得

    一塌糊涂,别的不说,就说刚才赌狗,普通的赌狗,都没啥意思,集家村里,用活

    人扮狗,相互厮杀,来赢取看客们的高兴,你刚才估计看到了,黑狗把白狗扛走

    了,当做奖品,其实,那死去的白狗,成了黑狗的口粮!被那扮演黑狗的人,一口

    一口的生吃掉。

    阿冰又说:村子里的妖,太多了,什么恶毒的事都能干得出来,只要有钱赚!这个

    村的妖孽,需要渡化,需要你这种狠人来渡化。

    我一时之间,有些明白这件事了——其实就是岳迁在红叶寺里装疯卖傻当法疯子,然

    后吸引我的注意,又利用他对阿晴的预言,把我忽悠到了这个集家村里来,渡化这

    个妖村。

    岳迁在利用我。

    我心情很不好,站起身,指着阿冰恶狠狠的说道:交出来,把人给我交出来。

    ps:第一更先到了哈。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见鬼〕〔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头号新宠:禁欲总〕〔顾轻舟司行霈〕〔军妻鲜嫩:权少宠〕〔网恋么,我98K消音〕〔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训妻有方,大叔别〕〔重生盛宠:总裁的〕〔一胎二宝:冷血总〕〔引凤决〕〔人生若能两相忘〕〔婚婚欲睡:老公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