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沌效应:撕裂末〕〔我的成就有点多〕〔天行〕〔异变余生〕〔醉美boss太撩人〕〔天后的三界杂货铺〕〔法家高徒〕〔仙武戒〕〔系统维修大师〕〔坏蛋也修仙〕〔学霸的至高基因〕〔诸天世界的天道〕〔卖鬼小店〕〔皇后沉迷修仙〕〔民间鬼盗〕〔我有投影在西游〕〔升级我靠吃草〕〔我的世界里全是黑〕〔最初乱想〕〔我的妹妹是魅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人间极乐 第40章 又见古羌文(君清冠名)
    我这边正琢磨着怎么找到那绣花鞋鬼呢,毛大海说话了,他问我:那双毛毛虫,和

    我儿子嗅嗅,有什么关系吗?

    当然不会告诉毛大海事情的真相,如果他知道他的儿子,就是因为穿了他捡到家里

    的毛毛虫鞋子才惨死的话,他一辈子都得陷入自责和愧疚里面。

    毛大海充其量就是因为生活拮据,稍微贪了点小便宜,不应该陷入这种痛入骨髓的

    自责。

    我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事,就是询问询问,找点蛛丝马迹。

    “哦,哦!”毛大海点了点头。

    我拍着毛大海的肩膀,让他先回去,我一定会帮他找到害死他儿子的凶手的。

    毛大海现在挺相信我,连忙答谢。

    ……

    等毛大海走了,我开始着手找寻“绣花鞋鬼”了。

    这次,如果我不出手,也许“绣花鞋鬼”会寻找到新的贫穷家庭,继续用一双“毛毛

    虫”当诱饵,把这家的小孩给钓走,人间极悲的惨剧,又要上演。

    怎么找这绣花鞋鬼呢?有点犯难。

    我想了一阵子,忽然想到——这个绣花鞋鬼,会继续残害贫穷人家的小孩,那么,他

    应该有一个挑选规律。

    但凡阴祟和阴邪的阴人害人,都有原因,有规律。

    就说上次的宋四婆,她在夏花身上中的术,都是有原因的——绣花鞋鬼也一样,她残

    害了这些小孩,也应该是原因、动机,动机形成规律。

    五个失落小孩的身上,应该有共同特征,这个共同特征还不是他们都来自贫困家庭

    这么简单——应该还有更加隐晦的特征,可能得从“命格”、“面相”上头找寻这些规律。

    要找到这些规律,我首先得拿到五个小孩的所有资料,同时,如果能够亲眼看一下

    这些小孩的尸体,那就最好了。

    我从照片上,目睹了毛大海儿子嗅嗅的惨状,但是,照片上其实看出来的东西,并

    不多。

    当然,我要办成这些事,一个个去问,太麻烦了,我直接拿到内部资料更加快。

    我给我那深处某个神秘机构的小姨奶奶打了一个电话,问她知不知道最近川西发生

    了骇人听闻的残害小孩的事件。

    我小姨奶奶说她当然知道了,她说目前五个失踪的小孩子,已经找到了两具尸体

    了,都是被人掏了内脏而死。

    我跟小姨奶奶说我准备出手,我要惨和到这件事情里来。

    “你要进这个案子!”

    我说是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除恶务尽,替天行道,这就是我们江湖人的作风。

    小姨奶奶对我知根知底的,她说道:但你不是江湖人!你没有入过阴行。

    我说我没入过阴行,但我比很多阴人还要江湖。

    “这个也是。”小姨奶奶知道我的本事,她估计也为了这几桩血淋淋的惨案恼火了,

    很快让我进入这桩案子,她给我发了一个地址——公安局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说那

    里有人等我。

    我说行,挂了电话。

    我也没拖时间,披着衣服就出发了,到了咖啡厅,我见到了要联系的人,一个女

    警,她说她叫林若语,是个法医,她给了我一个档案袋。

    我打开档案袋,袋子里,记录了这次出事的五个小孩的资料,小孩的名字,出生的

    年月日,甚至出生的医院,都记录得十分详细。

    我收起了这个档案袋子,我让林若语现在就带我去看看小孩的尸体。

    林若语有些迟疑,她说那些小孩的尸体,十分可怖。

    我说没事,你先带我去。

    我父亲从小传我阴行手艺的时候,就跟我说,说做阴人要尊重尸体,也许尸体很可

    怕,很丑陋,甚至腐烂得不成样子,但他们在活着的时候,有可能是漂亮的、可爱

    的、善良的人。

    尊重尸体,就是在尊重那些善良、可爱、漂亮的灵魂。

    我和林若语很快到了放置尸体的地方,别说,幸好我来看了……这些小孩可怖的尸体

    之下,蕴藏了极其多的信息。

    首先,已经发现了的两个小孩,他们除了被掏走了所有的器官之外,他们的手掌上

    和额头上,分别有一个洞!

    这个洞,像是被什么粗钉子给钉穿的,根据那伤口推断,钉子至少有拇指那么粗。

    这么粗的钉子——一般都是“法器钉”,什么道门常用的“灭灵钉”、“镇魂钉”、“天门

    钉”等等,都是这种粗细的钉子。

    同时,那小孩的双脚的侧脚腕上,也有钉孔。

    我仔细的观察着死去的孩子,最后,我还有一个重大发现,我发现这些小孩的肋骨

    上,似乎有刻纹。

    我伸手摸过这些刻纹,咱做刺青的,手上的感觉是很精密的,我们小时候学艺也得

    学“阴刻、阳刻”的雕刻技法,有助于我们对刺青图案的理解嘛。

    刺青既可以理解成人皮上作画,也能理解成人皮上雕刻。

    我的食指摸过了那些刻纹之后,我立马找林若语借来了纸笔,在纸上,把这些雕文

    给画了出来!

    林若语看不懂我画的是什么,让我解释解释。

    我没解释,因为我来不及解释了,我抱着档案袋,抓起了我刚才画的那幅画,就一

    边跟林若语告别,一边小跑着离开了。

    那雕文是什么?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些雕文,都是古羌文!

    我前些天,不是在宋四婆那儿,得到了一枚能够改命的玉符嘛,上面的文字,和我

    这次画出来的文字,几乎一模一样。

    “昆仑玉教。”我一边念叨着,一边上了车。

    前几天,我把那块玉符给冯春生掌眼的时候,冯春生说那块玉符不是一个完全品,

    我如果想改命,需要把完全品找到,而且还要找到玉符的使用方式。

    这些东西,都应该掌握在昆仑玉教的后裔手上。

    我这些天,还没潜下心找那昆仑玉教的后裔呢,这倒好,遇上了。

    遇上了就是好事,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只是我没想到,昆仑玉教的

    后裔,竟然是一“绣花鞋鬼”?

    “找到绣花鞋鬼,也许就能找到我改命的法门了。”

    我开着车子,夺路狂奔,去了红玉茶馆。

    我在茶馆门口停下了车,抓起了档案袋,进了里头,把钥匙扔给了茶馆的伙计:帮

    我泊车!

    我跑上了二楼,见到了冯春生:春树!我找到了!

    冯春生正在翻阅古籍呢,他抬头,取下了老花镜,看着我笑,说你小子找到什么了?

    我说我找到了昆仑玉教的线索。

    “哦?拿来看看。”冯春生立马站起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念情深,万念婚〕〔前夫,慢慢撩!〕〔国民校草别撩我〕〔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特品圣医〕〔大明小书生〕〔乱伦大杂烩〕〔大龄皇后〕〔农门娇宠:养个包〕〔重回八零:媳妇你〕〔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甜宠替嫁小萌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