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剑噬天下〕〔快穿:男配稳住不〕〔萌宝来袭:爹地追〕〔第三人称谋杀〕〔鬼手神医:王妃请〕〔养鬼为祸〕〔变身之九尾狐仙〕〔网游大魔王〕〔时空禁咒:弑妖师〕〔进化乐园〕〔从商二十年〕〔医武传奇〕〔明月夜将行〕〔猛鬼将至〕〔画线人生〕〔浮生红妆〕〔我的媳妇是大佬〕〔藏地追踪〕〔玩锤子牧师〕〔武照诸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逆世仙尊 第二百七十五章 郁闷的要吐血的灰袍人(上)
    ,!

    姬昊天感受到消耗了将近一半的仙气无奈叹了口气,说道,“这有什么,我以前杀过真龙,煮过夔牛,不过是一头太古时期的异种,杀了就杀了!而且这头血鸦拔毛,配上灵药煮了,比一般的灵尾鸡好吃多了!”

    大长老闻言,微微一呆,若是他能够斩杀血鸦,可不会像姬昊天这样,直接杀了当灵肉吃。那种太古异种,他只会活捉,放在宗门培养,但姬昊天怎么说杀就杀了!而且他怎么能拿血鸦和普通的灵尾鸡做比较呢?

    姬昊天看着神色有些发愣的大长老,说道,“恩,前面那座阵法是九星剑阵吗?过去看看,应该有不少炖血鸦的灵药。”

    大长老闻言,微微一呆,那些破虚境强者洞府内培植的药田,竟然让姬昊天当做煮血鸦的配料,若换做以往,他进入秘境必然会将这些灵药采集好后,请一位炼丹师炼制丹药,来提升修为。

    “跟在我后面,一会儿进去的时候按照我的步法去走,就不会触发阵法。”姬昊天微微一笑,说道。

    大长老闻言,嘴角再次一抽,你以为那阵法是你家的啊!按照你的走法,就不会触发阵法?不过一想到姬昊天先前所做之事,他只要把自己要说的话吞了回去。

    姬昊天脚步轻轻一踏,身形宛若浮光掠影一般,朝着前方奔袭而去。

    跟在姬昊天身后的大长老,微微一呆,他没有想到姬昊天哪里是走,竟然还直接运转身法,更诡异的是那些阵法竟然如履平地一般,他跟在姬昊天身后,竟然没有感到丝毫危险。

    两人穿过九星剑阵后,一大片药田出现在两人面前。

    “这...竟然是化龙草,无根花,阴阳腾....云灵草...”大长老看着远处的药田,露出一抹兴奋地神色,说道。

    姬昊天看到远处的药田后,并没有立刻朝药田走去,而是神色谨慎的朝着远处瞥了一眼,说道,“大长老,我们有熊掌吃了!”

    “熊...掌?”大长老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药田方向再次看了过去。

    一头十几丈高的巨熊,浑身气血滔滔,那股煞气,隔着十几米都让人浑身战栗。

    “那...是..大地巨熊!”大长老看着远处的巨熊,浑身打了个寒颤,说道。

    “烤熊掌,配鸦汤。”姬昊天微微一笑,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宛若奔雷炸响,朝着前方的大地巨熊奔袭而去。

    金色巨熊看着朝它冲来的姬昊天,灯笼般大小的熊眼中,带着一股嗜血杀意,巨大的熊掌一掌朝姬昊天面门轰击而来。

    姬昊天看着朝他轰来的巨掌,眼眸中并没有丝毫慌乱,将体内的灵气涌入幻灵珠中,金色帝纹猛地迸发出耀眼之极的璀璨霞光,一道金色匹练从幻灵珠中涌出。

    金色匹练宛若巨龙与熊掌撞在一起。

    咔嚓!

    清脆的骨裂声响起,金光洞穿大地巨熊的手掌后,去势依然不减,大地巨熊的眉心猛地绽放血光,灯笼般的巨眼猛地瞪大,流露出一抹不甘之色,轰然倒地。

    做完这些,姬昊天微微一笑,说道,“这下灵药和熊掌都有了!”

    大长老闻言,嘴角微微一抽,看着姬昊天手中的幻灵珠心中暗暗震惊,他没有想到实力不过反虚境初期的姬昊天,竟然拥有一件帝宝!

    那种法宝,就连他这个实力达到皇者境后期的强者都没有。

    虽然知道姬昊天手中法宝不凡,但大长老并不是那种遇到法宝就会出手抢夺之人,而且他也并不认为自己能够战胜姬昊天。

    “副院长,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大长老问道。

    “自然是留一些血鸦羽毛在这里了!”姬昊天微微一笑,说道。

    大长老闻言,眼眸中闪过一抹不解的神色,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眼眸猛地瞪大,神色错乱的看着姬昊天。

    “猜到了吗?”

    “可是副院长,这样做也太狠了吧!”大长老忍不住说道。

    “对待敌人,若是不动用一切手段斩尽杀绝,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姬昊天说道。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姬昊天将整片药田内的灵药全部收走后,又在先前大地巨熊战斗之地留下了几根黑色血鸦羽毛。

    做完这些两人便朝着前方走去。

    穿过药田,两人来到一座巨型校场前。

    校场中央闪烁着二十团耀眼的金光。

    “那些金色光团难道是圣器,而且是二十件圣器!”大长老看着远处的金色光团,目光火热的说道。

    姬昊天看着悬浮在半空中的耀眼光团,并没有丝毫慌乱,取出酒囊,灌了一大口酒水后,猛地吐出,伴随着酒水吐出,先前那团金色光团上的金色纹路暗淡下来。

    姬昊天将光团内的法宝一件件取走后,将一根根血鸦羽毛再次放入金色光团内,做完这些,姬昊天说道,“走吧,那些光团上的灵纹一会儿就会恢复如初,我们先去前面看看,那里应该是破虚境强者留下的传承。”

    大长老闻言,微微点头。

    ......

    石室前,早已汇聚了大批来此的修士。

    “陆林,前面的一百间石室应该是破虚境强者留下的丹药了,恐怕暗藏危机,我们只要一起动手,到时候凭实力拿丹药,如何?”洛寒全身煞气涌出,看着站在他身旁的一位老者,问道。

    “那是自然。”老者闻言,认同的点了点头,说道。

    “好。”天绝剑宗的几位长老闻言,认同的点了点头。

    六煞魔宗的六位长老,微微摇了摇头,说道,“那些丹药都是我六煞魔宗的!”

    话音落下,不再理会众人,而是朝着最前方的一间石室冲了过去。

    “六煞魔宗的人果然霸道,这是不把我们天绝剑宗的人放在眼中吗?”天绝剑宗的几位长老看着超前冲去的六煞魔宗的长老,脚步一踏,紧跟着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轰!

    一间石室的大门被六煞魔宗的长老暴力轰开,六煞魔宗的六位长老中的一位,身形一闪,直接进入石门之中。

    “不愧是破虚境强者的洞府,单是外围就有灵级三品丹药!”六煞魔宗的一位长老从石室走出后,露出一抹满意的神色,朝着下一间石室掠去。

    众多来此的修士看到并没有危险后,放下先前的担忧,纷纷朝着周围的石室涌去。

    一个时辰后,众人穿过最前方的数百间石室,朝着中央区域的石室行去。

    “此地竟然有如此多的傀儡守护,诸位不如联手将这些傀儡斩杀如何?”洛寒看着远处的几道巨型身影,头皮微微发炸,说道。

    “哼,只有你们这些蝼蚁才会想到联合,我们走!”六煞魔宗的六位长老并没有理会洛寒,而是朝着最前方的一件石室行去。

    此地的石室与之前的石室不同的是,这些石室外围有众多傀儡坐镇。

    六煞魔宗的一位老者刚抵达石室前,便被十几个傀儡团团围住,老者看着他身旁的那些傀儡,眼眸中闪过一抹淡淡的不屑之色,说道,“蝼蚁,也想阻了我的路吗?”

    话音落下,老者全身猛地一震,一股浩瀚的气息扩散而出,此时老者手中已经出现一面黑幡,一道乌光闪过,众多朝他轰击而来的傀儡化作无数碎石洒落一地。

    老者看着那些傀儡,眼眸中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走入一间室石后,大手一挥,直接朝着另外一间石室涌去。

    两个时辰后,众多来此的强者站在最后十间石室前。

    最后的十间石室与之前的几间石室不同的是,单是外围的那些傀儡扩散出的气息,就让众多来此的修士眼眸中露出一抹凝重的神色。

    因为那些傀儡全部都是皇者境巅峰实力,若是一两个,众人自然不会畏惧,但那些傀儡足足有数百个。

    “这应该是最后的十间石室,我想里面的丹药绝不简单,这次我想你们不会在拒绝合作了吧!”洛寒说道。

    六煞魔宗的长老闻言,他们也知道前方那些傀儡不好对付,认同的点了点头。

    “斩杀那些傀儡,我天绝剑宗自然会出手。”天绝剑宗的一位长老,说道。

    天音阁的极为老妪相视一眼,纷纷点头。

    轰!

    伴随着一阵阵喊杀声响起,场中剑气纵横,煞气滔天,众多修士与远处的傀儡战斗在一起。

    这一次众多来此的修士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方才将远处的傀儡全部斩杀,众多修士看着倒在地上的傀儡,眼眸中露出兴奋地神色。

    不用众人体型,无数道华光略过,朝着远处的石室涌去。

    “恩...怎么是空的?这...怎么可能?明明是放置天级丹的货架,怎么会是空的?”

    “尼玛,这一间也是空的!”

    “这...怎么可能?”

    众多来此的修士脸色难看之极,他们没有想到本应该放置高阶丹药的石室竟然是空的。

    “有可能被人捷足先登了!”洛寒脸色微微一变,说道。

    “陆林,我记得就你一人手中有契约妖兽,但你肩膀上的那头血鸦呢?”天绝剑宗的一位老者目光扫了灰袍老者一眼,说道。

    “我怎么知道?血鸦虽然不在我肩膀上,但你们应该知道那些傀儡的恐怖,即便血鸦也很难进入石室,将那些丹药带走。”灰袍老者陆林看着众人的目光,有些难看的说道。

    “哦?真是这样的吗?但刚刚战斗的时候,我怎么没有看到陆林肩膀上那头血鸦?还是说,陆林你想趁着我们与傀儡交手的空隙,独吞天级丹药呢?”灵音阁的一位老妪说道。

    “若是我令血鸦提前盗走丹药,我怎么还会和你们走在一起,而不是立刻从破虚境强者的洞府循走呢?”陆林嘴角微微一抽,解释道。

    “若是你想私吞丹药,没有逃走,就是为了让我们觉得你不会偷丹药呢?”洛寒说道。

    “洛寒城主,凡是都要讲求证据,你能证明我偷走了丹药了吗?”陆林脸色有些难看的说道。

    “有时候一个怀疑就够了!杀了你,我就知道丹药是不是被你偷了!”洛寒说道。

    灰袍老者闻言,脸色难看之极,看着周围众多不善的目光,身形一闪,朝着前方的奔袭而去。

    “大家追,一定是他盗走了丹药!”洛寒看着朝着前方奔袭而去的陆林,冷声说道。

    灰袍老者看着前方光芒闪烁的阵法,浑身气势喷涌,取出一件防御类铠甲,身形一闪,直接钻入阵法之中。

    众人看着跑在最前方的灰袍老者,一道道破风声响起,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宝,紧追而上。

    轰!

    大地猛地剧烈一颤,数万把长剑化作剑雨朝着踏入九星剑阵的修士轰击而去。

    啊!

    众多修士猝不及防之下,整个身体直接被巨剑拦腰斩成两截,更有修士整个胸口被巨剑洞穿,还有些修士则是被巨剑洞穿了眉心。

    灰袍老者并没有理会身后传来的惨叫声,而是脚底生风,不由加快了脚步。

    看着早已破裂开来的铠甲,灰袍老者脸色有些难看,只得再次取出一件防御战甲穿在身上。

    “追!东西一定在他身上!”洛寒看着快速朝前闪掠的灰袍老者,不由加快了脚步说道。

    一个时辰后,众人来到一片较为空旷之地。

    “恩,那些羽毛是...血鸦身上掉落的!”灰袍老者看着地上的几根黑色羽毛,想到身后跟他而来的几人,想到了什么,神色僵硬的看着身后的几人,脸色铁青一片。

    “我没让血鸦盗走这里的灵药!”

    “哼,手上拿着血鸦的羽毛,你这是不打自招了吗?”洛寒仿佛确定了什么事情,看着远处的灰袍老者说道。

    “我记得血鸦可以无视阵法和禁止,先前那些丹药和眼前这些药材一定是血鸦偷走的。先前会没有任何痕迹,我想完全是因为那些石室的危险只在石室外的那些傀儡,内部应该没有任何危险。而药田内会出现血鸦的羽毛,我看完全是因为药田内有一头实力和血鸦相差不多的妖兽,那头妖兽被血鸦杀了后,才会留下战斗痕迹和那些坠落的羽毛。”灵音阁的一位老妪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人间极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