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宝宝联萌:总裁爹〕〔傻妃狠逆天〕〔我的女友们黑化了〕〔艾泽拉斯之救赎〕〔快穿:我家执事是〕〔盛宠鲜妻,又要生〕〔穿越架空之天外来〕〔灾问〕〔我是夸雷斯马〕〔田园宠妻:小农女〕〔青梅仙道〕〔三界小狱管〕〔重生逆袭:总裁小〕〔我的微信连三界〕〔我成了造物主〕〔国民校草心尖宠:〕〔修罗不能活〕〔夫君,狐妻,来找〕〔我只是个穿越者〕〔医妃妖娆:摄政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姬本无殇 第23章 娇弱的洛晴语
    叶辰的脚下是耸立而起的巨型冰柱,头顶上则是灼热的火海,这样的一冷一热,正好是叶辰和洛晴语两人再次交战的火力来源。

    上空的火海向下垂落,汇聚在洛晴语身边,源源不断的火元素被洛晴语接纳吸收,叶辰则是疯狂的汲取着脚下的冰元素,白蒙蒙的寒气环绕在他的四周,形成一定规模的冰暴。

    随着两人散发出的气息越来越强,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广,一路上横行无忌、肆意破坏的火海与悄无声息、冻结万物的冰暴发生了最为激烈的碰撞。

    甫一接触,便激起了数米高的连环大碰撞,汪洋的火海爆发出灼灼热量,极寒的冰暴冻结着空间,冰与火之间正在发生急剧的交融,这才是真正的冰火两重天。

    而这一切画面的始作俑者,正身处于冰火交界地带,叶辰站在冰界,洛晴语站在火界,两人丝毫不顾及身体的承受能力,悍然选择了在这里进行最后的决战,两人之间的每一次交锋都是冰与火的极限碰撞。

    在这充斥着混乱的能量乱流中,叶辰一拳轰出,立时数十面冰墙拔地而起,下一刻一道火焰流矢穿透层层冰墙,直奔叶辰而来,叶辰不闪不避,照样是一拳轰出,将迅疾的流矢当场轰散。

    疾步向前,前方突然出现一条喷吐着火焰的火蛇似要吞没自己,叶辰双掌合并,瞬间出现两面冰墙将火蛇左右夹击,只听到一声左右冰墙相撞的声响,火蛇就此寂灭。

    一声怒喝,数之不尽的冰锥从洛晴语的脚下伸出,只见洛晴语身子一跃,妖冶的火剑出现在她的手中,一剑划过,强横的剑气扫除沿途一切障碍,脚尖轻轻触地,下一秒洛晴语持剑杀到叶辰身前。

    掌心一握,冰锤再次显现,叶辰一锤子轰向洛晴语,火剑劈砍在冰锤上,两人各退一步,站稳身子后,叶辰直接一锤重重的砸到冰面上,巨大的力道迫使冰面开裂,裂缝很快蔓延到洛晴语的脚下。

    洛晴语当机立断,一剑插入冰面,剑身上的火焰涌入冰面内,迅速融解产生裂缝的冰面,阻遏了裂缝的进一步扩张。

    与此同时,叶辰张开双臂,五指大张,口中轻喝一声:“起。”只见五块巨大的冰石绕着洛晴语的方位分散坐落,叶辰身子一跃来到其中一块冰石上,手掌按在冰面上,雄浑的冰元素气息透体而出,冰石之间似有感应一般,同时开始挥散出寒气。

    瞬时狂舞的冰暴笼罩这片空间,以冰石为界,纯粹的冰元素舞动着妖娆的舞姿,一寸寸的冻结天空和大地。

    冰乱舞。

    叶辰再次使出这招,大概是想再一次冰封洛晴语。

    亲眼见证过叶辰使出这一招,洛晴语深知冰乱舞的深浅,所以丝毫不敢大意,她将火剑抛向半空,接引火海之势,同时双手迅速结下繁奥的法印,红艳艳的火苗从她的指尖上窜起,继而掀起燎原之势,升腾而起的火焰环绕着洛晴语迅速汇聚成一股壮丽的火焰风暴。

    大炎戒。

    这是洛晴语对抗冰乱舞释放出的寒气侵蚀所使用的招数,由此形成了内火外冰的局面。

    内部的火焰风暴急剧的膨胀着,想要突破一切桎梏,肆意妄为无所忌惮,而外围狂乱起舞的冰粒子则是试图冻结一切。

    置身其中的洛晴语,独守在外围的叶辰,两人虽互相看不到彼此,但是都准确的掌握住了对方的位置。

    叶辰举起右手,一把高速旋转的冰枪颤鸣着身子,逐渐在他的手中形成,枪身上散逸的寒气冷冽刺骨,寒气所及之处导致叶辰脚下的冰面再次积起厚厚的冰层。

    伴随着剧烈的轰鸣声,膨胀的火焰裹挟着残余的力量一举轰开冰暴的束缚,不论是火焰还是冰石,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烟消云散,席卷而起的气浪转眼间扫除两人之间的一切障碍。

    一道迅疾的嗡鸣声。

    超高速旋转的冰枪破开大气,瞬息而至。

    眼看着冰枪就要刺穿洛晴语的胸口,叶辰却一脚踏碎冰面,骨骼内的肌肉瞬间暴起,五指成爪,强行扭转了冰枪的轨迹,在这股强制力的作用下,冰枪一连翻转多处,划出了一条繁复的线路,最终穿透进了下方的地面里,瞬息间冰封方圆数十米的地面。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强行更改冰枪的线路,最终也导致叶辰的臂膀和五指粉碎性骨折,短时间内是无法自如的活动了,而叶辰之所以这般行事,只因他发现洛晴语的状况很不对劲。

    顾不上手臂的不适,叶辰急忙来到洛晴语的身边,入眼所见,洛晴语满脸潮红的趴伏在冰面上,粉嫩的唇瓣不时的吐出急促的呼吸,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此时的洛晴语给人一种满满的娇弱怜惜之感。

    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叶辰伸手摸向洛晴语的额头,想要先探探她的体温是否正常,不料被洛晴语一把打开了。

    “不要碰我,你个卑鄙小人,我决不会让你得逞的。”身子趴在冰面上,洛晴语睁开有气无力的眼睛,瞪着近在身前的叶辰,她的眼中满是怒火和仇恨,仿佛叶辰对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对此,叶辰是一脸懵逼,他自认为自己还算是个正派的人,至始至终他从未使用什么阴招,怎么在洛晴语的口中,自己平白就落个卑鄙小人的名头了。

    叶辰可不认为洛晴语是因落败而心生不满,继而对自己生出仇恨的念头,先不说洛晴语是否落败,单单只是在叶辰的眼中,他就不认为洛晴语是个输不起的人,那么到底是出了哪门子的错乱?

    现在的洛晴语无疑是脆弱无力的,就连伸手打落叶辰的手,她似乎都是拼尽了全身的气力。

    “洛晴语,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只有知道你的情况,我才好对症下药!”看着身前这个娇弱无力、喘息不止的女人,叶辰也没心情去理会其他的事情了,他现在只想知道洛晴语身上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见洛晴语不理会自己,叶辰也顾不上男女有别,再次伸手搭向洛晴语的身子,如上次一样,洛晴语仍然不愿叶辰碰她,伸手试图拦下叶辰的手,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洛晴语着实太过于柔弱,她那无力的动作又怎能推开有准备的叶辰。

    先前看到洛晴语脸上不正常的潮红,叶辰本以为她的身体出了大问题,等到真正摸向洛晴语的额头,顺带检查了一下她的脉象之后,叶辰发现她的身体似乎没有遭受什么重创。

    虽然洛晴语的脉象很乱,但还不至于让她沦落至此,那么问题究竟是出在哪里了?

    叶辰陷入了思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