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宠降临〕〔重生之胆大包天〕〔乘龙佳婿〕〔我的邻居是女妖(〕〔军少花式宠妻〕〔医农双修:重生农〕〔惹火甜妻:老公大〕〔极品异能学生〕〔玄医影后〕〔大唐技师〕〔我在末世吃鸡〕〔小农民修真〕〔穿梭在电视剧〕〔伊本毒物见你封喉〕〔诸神共主〕〔神魔之上〕〔倩谁说〕〔万能魔方系统〕〔跳蚤有妖气〕〔逸剑惊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姬本无殇 第22章 分身
    与洛晴语的这一番战斗所花费的时间,有点超出叶辰的预计,最后要不是抢先一步下手,叶辰都不敢想象这场战斗还要打多久,没想到时隔五年后回来的第一战就碰到了个硬茬子。

    此时也不知另一边的几个人还活着没,叶辰打算先去看看林大彪等人的状况。

    正当叶辰转身时,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涌向叶辰的心头,凭借着身体的本能反应,叶辰迅速侧转身子,同时回头探望情况,也就是在这时,迅疾而来的枪戟直冲叶辰的脑门。

    方寸间的距离迫使叶辰只能徒手握住枪戟,迅猛的冲击力使得叶辰几次都险些让枪戟脱手而出,不过想到脱手的后果便是自己的脑瓜被刺穿,叶辰只能咬牙坚持住,一直到后退几十步的距离,叶辰才堪堪止住枪戟的冲击力,保住了自己的脑袋不开花。

    不过现在也不是庆幸的时候,紧随其后的杀招已是近在眼前,握着这把刚才险些要了自己命的枪戟,叶辰挥舞着它将袭来的兵刃一一打落,枪戟在叶辰的双手之间轮换交错,始终保持着快速的轮转,这才勉强挡下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势。

    与此同时,叶辰也在思考究竟是何人在暗地里捣鬼,按理说此时在这里的应该就只有他和洛晴语两人才对,洛晴语既已被冰封,那么还会有谁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偷袭自己?

    莫非是有人从始至终都避开了自己的感知,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隐匿在后的敌人可不好对付。

    紧握着手中的枪戟,叶辰紧绷着身子,时刻提防敌人来袭,同时心里也在揣摩敌人的来历,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简单的事实,用来困住众人的火圈一如既往的燃烧着,从未有过片刻的萎靡。

    这样一来,先前的推测便皆是虚妄。

    根本就没有外人,袭击我的果然还是你一一

    洛晴语。

    想通了这一点,叶辰迅速赶往冰封洛晴语的地方,他要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洛晴语到底是如何逃过冰乱舞的冰封?

    而当叶辰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冰封中的洛晴语化成了一抹轻烟,整个人就这样凭空消失了,瞬间叶辰弄明白了其中的把戏,冰乱舞确实是冰封了洛晴语,但是被冰封的这个洛晴语根本不是她本人,这不过是一具空有其表的分身罢了。

    火焰分身一一虽然只有极少数达到红鸾境的人能够使出这一招,但是很显然洛晴语就是这极少数人中的一个,洛晴语会这招,叶辰并不意外,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竟会被区区一具分身所欺瞒。

    举目四望,一马平川,周边没有丝毫可以藏身的地方,那么洛晴语会将自己置身何处?

    仰头望向这座被冰封的暴风雨,高耸的冰柱仿若直插云霄,叶辰踩着冰面,一路向上直达顶端,而踏上山顶的那一刻,叶辰看见了洛晴语的身影。

    即便经历多番战斗,但她依然还是那般淡然美丽,身上藏匿不住的香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淡雅绵长,叶辰步伐轻慢的走向她,似是不想打破洛晴语此刻无意间流露出的风情。

    “晴语小姐果然厉害,一道分身就把在下骗的找不着北了,在下是甘拜下风。”叶辰不急着动手,他觉得他们两人之间还是有必要谈一谈,毕竟照这样继续打下去,谁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分出胜负。

    叶辰也承认他终归还是小瞧了洛晴语,这个女人远比他想象的更强、更聪明。

    “你也不必在这里惺惺作态,你有多少斤两你自己心里清楚,一道火焰分身而已,放在平时是绝对瞒不过你的眼睛,这次中招纯属你自己轻敌大意,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不要以为你是冰系就只有你能利用水汽。”

    洛晴语看着叶辰的眼神中带有一丝鄙夷,说话的语气仍是火药味十足,似乎仍然没有与叶辰和谈的打算,面对这个软硬不吃的女人,叶辰现在也是毫无办法。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嘛!照晴语小姐这么说的话,似乎打从在下发现火光的那一刻,可能就已经迈入了你的布局中,你猜到我在找你的位置,于是你就顺从我的意愿,主动暴露自己的方位,一步步的引我踏入你规划好的骗局里。”

    摸着自己的下巴,时不时的轻点着头,顺着洛晴语的话,叶辰逐步推导着其中的前因后果。

    洛晴语眨着眼眸,静静的看着叶辰一个人在那里装腔作势,似乎一切都是了然于胸的样子,随后语气不善的说道:“你利用漫天水汽的遮掩四处偷袭于我,而我自然也能借由水雾的朦胧,使用分身欺瞒于你,如果当时你能沉住气,仔细探查一番,或许会是另外一种结果。”

    叶辰笑了笑,说道:“我虽是一介小人物,但也有自己的原则,人生在世哪有这么多的如果、假如、万一,过去的一切就让它坦然的过去,既然无力改变过去,那么只好尽力开拓未来。”

    “是嘛,听你这么一席话,我发现你还是有些可取之处的,你似乎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般不堪。”注视着叶辰说话时始终不变的眼神,洛晴语很直白的说出了自己对他的观感。

    听了洛晴语这番似褒同时又饱含诸多贬义的话语,叶辰也不知是该把这话当成夸赞还是嘲讽,不过对于洛晴语言语中的直白和不拐弯抹角,叶辰并不讨厌,在本质上叶辰也更愿意与这样的人打交道。

    望着洛晴语如水晶般透亮的动人双眸,在这双灵动的眸子里不时闪烁着莫名的光彩,让人有种一探究竟的冲动,因此叶辰觉得还是以和为贵最好,武力终究只是最后的手段。

    “我就把晴语小姐这番话当成是在夸赞我了,说起来你我二人相识不过数个时辰,我始终认为你我双方存在一定的误会,希望晴语小姐能够暂且止戈,放下成见,容我们双方先好好谈谈,谈过之后再行行事,想必那时也会方便许多。”叶辰再次提出和谈。

    “你觉得我们之间真的有谈判的必要,此行的目的何在,你我都是心知肚明,又何必亲口说出来,良辰,莫要想着暗地里耍花招,你如果就此收手的话,我可以承诺放你一马,日后绝不追究你的责任,这便是我能接受的底线,希望你不要自误,生死全在你一线之间。”

    洛晴语适度放下了身段,语气不再那么强硬,但她仍然没有退一步的打算,从她的话语中能够很明确的洞悉到她有后手,而且是绝对能够打败甚至杀死叶辰的后手。

    虽说洛晴语肯放过自己,语气也比先前委婉了许多,但是不知为何叶辰就是感觉好不爽,从谈话至今好像一直都是自己好言好语,而洛晴语始终都是一副吃定自己的态度,这次更是直接挑明她有意放过自己一马,裸的表现出他叶辰不是她洛晴语对手的架势。

    虽然叶辰也清楚洛晴语可能并没有对自己报以轻视、瞧不起的想法,但是洛晴语内在的那股世家子弟对平民所表现出的高人一等的态度却着实让叶辰觉得很不舒服,他讨厌这种骨子里的不平等,他厌恶尊卑有别,最起码他忍受不了别人在他的面前高高在上。

    叶辰一下子失去了继续谈话的兴趣,现在他认为有必要亲手折服洛晴语,只有让她知晓双方的差距,她才会放下她那高傲的姿态,主动与自己和谈,接受他提出的条件。

    建立在武力之上的谈判才是真正牢固可靠的。

    收起脸上挂着的笑意,叶辰看着洛晴语的眼神里不再抱有善意。

    虽未得到叶辰的回复,但从他面部表情的变化,以及他身上越来越强的气势,洛晴语也能知道叶辰做出了何种选择。

    “看来你是不打算收手了,真是遗憾!”洛晴语说话的语气冷的刺骨,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主动放下身段,没想到叶辰竟然会拒绝她的好意。

    洛晴语感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叶辰是在裸的践踏她的尊严,这是绝对不可饶恕的行为!

    前一刻的祥和似乎只是个错觉,此时的压抑和动荡毫无疑问是来源于正处在爆发边缘的叶辰和洛晴语两人身上,两人虽未直接动手,但彼此释放出的气势则早已激烈的碰撞在一起,这将会是一场比之先前更为激烈的交战。

    理念不同,行为方式不同,造就了叶辰和洛晴语两人此刻的对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