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美女总裁狂保镖〕〔废材狂妃:邪王盛〕〔万历驾到〕〔听说我死后超凶的〕〔九零军嫂有空间〕〔透视仙王在都市〕〔宫廷御厨唐小梅〕〔棒坛之所向披靡〕〔天才娇妻:总裁大〕〔我家手机通万界〕〔养父母的六零年代〕〔郡主难惹〕〔重生八零之婚宠撩〕〔我的男友是病娇〕〔死亡剧组〕〔神医弃女〕〔小饭馆〕〔偷心娇妻:总裁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姬本无殇 第5章 殇之夜
    谷阳城一一雪月帝国最北部的边陲小城。

    穿过落日森林后,再往前两、三里路便能站在山头上远远的看到谷阳城。

    途中再翻越几座山之后便进入了谷阳城的地界。

    中午时分,叶辰一人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谷阳城,临时决意在此逗留几日,便就此找了家客栈歇脚。

    按原先的打算,叶辰是希望尽快赶回皇都的,不过事与愿违,既然听说了谷阳城里埋葬了三位皇子,那么不在此打探一番个中缘由,怎么都不符台叶辰的性格,况且也说不过去不是。

    要知道叶辰是出生于武威元年,在九位皇子争帝之时,娘胎里都还没有叶辰的影子,等到叶辰出世,帝国已然安稳,过往的储位之争毕竞是皇室秘闻,新帝刚登基不久,自然不会有人敢在这个敏感的节骨眼上乱嚼舌根,所以叶辰自小便很少听说过有关皇室的事情,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他年龄尚小,一般也不会有人跟他说这方面的事情,等到叶辰足够大能够记事时,叶家已经没有人能够讲给叶辰听了,因为叶家已经一一

    武威十一年。

    早在先帝在世,叶家采取中立不结盟的战略时,便为今日的处境埋下了因果,叶家在那时便与各方势力产生了限阂,此时寻求支持,试问又有哪家肯冒这么大的风险不落井下石都是好的。

    短短的一年内,势力盘根错节遍布帝国全境的叶家,遭到了全方位的打击报复,一系列的恐吓、杀戮、陷害等手段,整的叶家内外人心惶惶,叶家多年来的方针战略养成了叶氏一族安于享乐、不好争斗的秉性,到了今日之局,整个家族人心涣散、只求自保、根本无暇他顾。

    历经坎坷不平的一年,尽管叶家也曾做出殊死抵抗,但一家之力如何抗衡各方势力的联合,寡不敌众就是叶家此刻处境的真实写照。

    叶家遭受了难以想象的巨大损失,多年来积蓄的底蕴和发展一朝成空,全都沦为他人嫁衣,这其中的辛酸苦楚恐怕也只有那些把一生都献于家族的荣耀和辉煌的老人能够体会到。

    新年伊始,武威十二年到来前夕,叶家祖地一一

    在家主的带领下,叶家一众核心子弟在祖祠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跪拜列祖列宗、敬献祷告祈福,希冀能借此驱散厄运消除灾难,护佑家族太平长存。

    皎洁的月,洁白的雪,新年的钟声敲响,意味着叶家度过了这最为艰难的一年,彻夜未眠守在祖祠的一干叶氏子弟,在听到钟声的那一刻相拥而泣、激动不已、欢呼不止。

    有希望,一切都还有希望,帝国的各方势力不可能永远孤立叶家,这般声势浩大的举动不可能没有事先划下底线,帝王李南天也不会坐视各方无视法纪任意妄为,即便这预谋的背后有数位皇女的参与。

    在帝王的眼中一一帝国的利益高于一切。严重破坏规则的行为不会大行其道,帝国的运行终究还是要遵循该有的法度。

    叶家正是因为深谙其中之道,所以在这极度艰难的一年里,家族内外虽伤亡惨重、惶恐不安,但仍能咬着牙苦苦的撑着,只因心中尚存一丝希望。

    只是不知当希望变成绝望时,他们会露出何等精彩的表情。

    杀戮的屠刀既已举起,自然便没有放下的道理。既然将矛头对上了叶家,那么不将其置之死地又怎能达到幕后主使的目的。

    月黑风高杀人夜,在一个人的神经最为松懈的时刻动手,往往能够事半功倍。既然要给叶家致命一击,那么这一恰当的时刻不正是新年钟声敲响一一武威十二年到来的那一瞬吗?

    可悲的是,叶家能够料想到其中的道道,难道站在背后的预谋者会看不出,他们当然看的清形势,而且远比叶家看的通看的透,正是因为看穿了叶家的想法,他们便顺其发展反其道而行之,在给叶家希望的那一刻将其彻底打入冰冷的炼狱。

    武威十二年初夜,当千家万户度过年夜的喧嚣,迎来新年的钟声安然入睡之时,无声的杀戮在叶家祖地上演。

    这一夜,盛极一时的叶家满门被灭,洁白的雪被染成了妖冶的红,皎洁的月依然高悬。

    叶家当代家主一一叶天宇,一个温文尔雅、学富五车的俊朗男子,先帝在世时非常欣赏他的谈吐学识,并夸赞他的为人处世之道,故此对他委以重任、恩宠有加。

    可以说,在叶天宇的手中叶家达到了前有未有的巅峰,但也正是在叶天宇的手中叶家面临今日之祸患。

    叶天宇对于叶家而言,究竟是功大于过,还是过大于功,是非成败、功过赏罚谁又能一概而论

    倚窗而坐,望着那轮弯弯的月,今夜是叶辰回到故国的第一夜。

    直到今日叶辰仍能清楚的回忆起母亲临别前的叮嘱,要他远离权势利禄做一个普通人,记得那夜的月很亮,叶辰能看清母亲憔悴的面容,眼底绝望无助的泪,年幼的叶辰不太明白母亲为何伤心为何哭泣,但看到母亲难过,他也止不住的大哭起来。

    大概是触景生情吧,没想到久违的记忆再次萦绕脑海中,叶辰只能无奈的苦笑,记忆中所发生的一切对于现在的叶辰而言,他只是个旁观者,此时的叶辰非彼时的叶辰。

    当时的形势,叶家其他人或许会被一时的侥幸心理蒙蔽,但对于执掌叶家多年的叶天宇而言,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叶家早已大难临头的局面,但即便如此他也只能迎合着多数人的想法和期待,真正的现实是绝不能说出来的,一旦说出真相偌大的叶家便会彻底暴乱,到那时即便没有敌人,叶家也已经彻底的毁了,与其如此还不如活在美丽的谎言中。

    虽能洞察敌人一切的动机,但叶天宇却无力改变,直至被逼到走投无路的地步,只能寄希望于尚未参与此次事件的五公主能够护佑他叶天宇最后的血脉。

    可惜的是,早在五年前,叶家唯一的血脉真正的叶辰便已经死了,死于屠尽叶家满门的暗杀者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