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皇巨星是怎样炼〕〔甜心圈住爱:恶少〕〔金牌特工:腹黑王〕〔种田山里汉:农家〕〔种田刷钱〕〔史上第一无道昏君〕〔我的梦幻林场〕〔最牛锦衣卫〕〔惹火燃情:总裁老〕〔湾区之王〕〔三国有君子〕〔斗魂大陆〕〔狂暴仙医〕〔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清穿之王爷请跪好〕〔造梦天师〕〔妈咪,爹地拿证上〕〔无敌探险家〕〔我真的是大罗金仙〕〔善良的恶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灵之神奇糖果大师 第九十章 灯火竹林(虫之章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又是一个深夜,此刻普雷正默然伫立在精灵中心的天台之上。

    对于普雷来说,他总是很喜欢在深夜想一些事情。并非是多愁善感或者单纯觉得很酷,而只是感觉夜深人静的时候最适合做这样的事。

    不过也是呢,白天需要考虑的东西总是太多,还要做公会的任务,安排精灵们的训练,还有计划下一步的旅行……

    很多人都以为训练师是一个轻松而潇洒的职业,然而在选择了这条路后,如果还是抱着如此天真的想法,那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训练师了。

    规划好旅行的路线,为精灵们制定切实可行的训练计划,不断锻炼自己的指挥能力与应变能力,还有许许多多……虽然不清楚别的训练师怎么想,但至少对普雷而言,这个职业意味着沉甸甸的责任。

    好在,有着精灵们的陪伴,这条路倒也没有想象中辛苦。

    想到这里,普雷不由得苦笑一声,其实哪个职业不是如此呢?外表光鲜亮丽,背后需要付出太多的职业简直比比皆是。不说自己这样的训练师,就连饲育家、协调家还有研究员都是如此。

    最初蒂娜博士的表现让普雷觉得自己可能找到了一个例外,不过四年下来,普雷也早就看懂了这个女人——至少是她肯展现出来的这部分。

    蒂娜博士那看似豪放、懒散的表现,与其说是她的真实性情,其实倒不如说是一种本能的伪装,因为……普雷到现在还记得,两年前的某一天,蒂娜博士抱着一大堆文件回到研究所,一边如往常那样抱怨着工作太多,一边又随意地准备丢下工作出去喝酒,完全不管普雷徒劳的劝阻。

    结果,原本打算像以前一样晚上去酒吧接她的普雷,却意外地在蒂娜博士那原本应该没人的房间外听到里面有隐约的抽泣声——普雷一下子就听出来,那正是蒂娜博士的声音。

    不难想象,一向可以说是没心没肺的蒂娜博士,压力要大到什么程度才会抽泣。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蒂娜博士会偷偷回来,不过普雷最后还是没有敲门进去,而是担心地在门外听了一会。

    蒂娜博士的抽泣大概只持续了一分钟就结束了,然后普雷就听到她轻声的自言自语,“得快点把这些都写完啊……好头疼,算了算了,明天再去喝酒吧”。

    而第二天再见到蒂娜博士的时候,普雷就完全看不出她昨晚的难过了。

    就是这样,从那天之后,普雷才知道蒂娜博士并非真的如表面那样成天混吃等死,她也有必须要做的事,也有必须要背负的责任。只是她从来不将这些压力表露出来。

    蒂娜博士如此,那自己……是不是也不该将这些压力让同伴们知道?

    普雷能够感觉出来,在目睹了遗迹里的神秘男子,还有克瑞斯手下的精灵的强悍之后,大家心里多少都憋着一股劲,想要变得更强。它们的压力已经很大了,要是再因为我的缘故——

    “啪。”

    身后传来轻轻的推门声,紧接着传入耳中的是一阵同样轻微的翅膀拍打的声音。

    普雷甚至都不用转头,就知道是谁到来了。

    “普雷,不对劲。”

    是一号简洁的声音,明明听起来与平日里没有什么区别,但普雷却分明听出了担忧的意味。

    果然呢,每次都是这样,在自己困惑的时候,一号永远都是最可靠的那个。甚至不需要自己主动说出来,它就能够明白。

    “是啊,我也觉得自己不太对劲了……”

    普雷这么说着,索性将身体向后倾斜,整个人躺在了地上。

    “从遗迹出来后,普雷就变得不对了。”

    一号无声地落在一旁。

    夜空下,雷鸣市的灯火交相呼应,柔和的光影共同交织出亮丽的颜色,远处的电力区散发着未来的科技感,配合上皎洁的月光,简直是最美的景色。

    “一号……那种程度的存在,真的是我们有朝一日能够匹敌的吗?”

    普雷的情绪显得很低沉了。一号沉默着,没有立刻就回应他。

    这也不能怪他,普雷虽然在出发之前就对将要面对的事情有了一些心理准备,然而那时候毕竟只是纸上谈兵,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事情,想象与现实总会有些差距。

    更何况,那个神秘男子确实强得离谱。如果格兰也是这样的实力,如果白骨队里还有这样的高手,那……

    这才是普雷如此忧心的根本原因。他绝对不会加入白骨队,所以哪怕白骨队此刻再怎么释放善意,只怕总有一天他要站到白骨队的对立面去。

    如果那时候没有足以面对这个庞然大物的力量,自己还好说,可是伙伴们会怎么样?

    普雷不敢继续想了。

    “普雷……”

    一号似乎明白了普雷的想法,但它却无力反驳,因为这就是事实。普雷说的,毫无疑问,就是大家以后必须要面对的事实。没有人,能否认现实,同样也没有人能保证,以后就一定可以战胜白骨队。

    “有时候我真的在想,会不会出来旅行就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因为我的任性,将大家都卷入了可能的危险之中……这样的我,好像很差劲啊。”

    普雷深深地叹息着。

    “而且,现在我除了按部就班地训练你们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去提升你们的实力。一号,你说大家有没有……哪怕一瞬间,觉得我其实很无能呢……”

    声音有些哽咽了,晶莹的泪水从黑夜似的眸子处顺着普雷的脸颊滑落。

    明明想赌气说“要是我没有做你们的训练师就好了”,可是怎么样都说不出来。

    “其实,普雷还是不想放弃吧。”

    一号说着,往普雷身边挪了挪,紧贴在了他的身上。一号的身体很凉,因为脱壳忍者是没有体温的,虽然隔着一层衣服,普雷还是下意识地瑟缩了一下。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了,虽然身体很冷,普雷的心中却有一丝暖意。

    “就算现实是这样绝望的局面,普雷,你还是不准备放弃吧?”

    “……”

    沉默。

    普雷知道无法否定这个问题。

    良久,普雷才拖着低沉的调子,缓慢地说道:“或许,一号你已经知道那个男人的一些事了。不过这次能听我说一下吗,关于……在我眼中的他的一部分事情。”

    仿佛叙述着跟自己毫不相干的事情,普雷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变化。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那个男人将生路留给我时的眼神。我一直都不知道是什么让他选择了不去求生,但后来我渐渐地明白了,一切的根源应该都在他最后的那本笔记之上。”

    “一号,你跟随了那个男人最长时间,大概也知道他绝对不是一个会轻言放弃的人吧……二十多年来,他给我的感觉也是这样。尽管平时看起来平淡如水,但我能感受得到,他的坚韧与顽强。我想,正是因为他从小给了我这样的影响,最后我才会决定走上这样一条收集传说中的十大神秘树果的道路吧?”

    普雷苦笑:“毕竟那些树果都是传说中的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也没人能确定,可我还是打算出发……这种有些可笑的固执,想来也是和他一样的吧?”

    一号静静地听着,直到这里,才轻声称赞着:“很厉害啊,普雷。”

    普雷却转过头对它惨淡地笑了一下,眉宇间尽是痛苦的神色。

    “然而,即使是他那样固执的人,在笔记的最后也选择了放弃。虽然不确定到底是什么让他最终做出了那样的决定,但我至少能确定一点……那一定是某种空前的绝望与困境。”

    一号微微点头,继续保持着沉默。

    “我决心走上这条路,说白了并不只是想要证明自己的能力或者完成他的遗愿。只是……无法接受而已。他是那么坚强的人,怎么会说放弃就放弃了呢?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绝望?”

    “所以,我在之后的四年里跟随蒂娜博士继续学习,并且如今正式踏上了旅途。可是,经历得越多,就越能体会到那个男人曾经面对的情况的复杂……白骨队说不定只是一个开始而已,天牧地区很大,以后在寻找树果的过程中还会遇到更可怕的困境。但我连眼前的这一个都无力去跨越,以后又要怎么办?我想,我是真的撞上了壁障……”

    一号仍然没有说话,只是更加紧密地贴在普雷身上。它知道自己没有体温,没办法带给普雷温暖,但是这已经是它目前唯一能做的了。

    “说起来,现在回过头再去看看自己当时的选择,真心有点可笑啊。明明出发之前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知识都是从书上看来的,却还是认为自己一定可以。呵呵……或许这也是一种逃避吧?”

    普雷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闭上眼睛。

    “这段时间以来遇到的事情,承受的压力,我早就该预料到的才对。可是啊,这种现实真是冰冷沉重得超乎想象。说到底,我什么都做不到呢……我只是个一个……毫无自知之明的幼稚家伙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