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反派:我的宿〕〔毒医娘亲萌宝宝〕〔空间之末世女在古〕〔至尊骨神〕〔进化从鲲开始〕〔天穹之下〕〔逐恒〕〔妃入宫墙〕〔末日崩塌〕〔最强绝世武神〕〔鸿蒙古佛〕〔随身空间:神医小〕〔大海商〕〔天帝传〕〔奶爸的异界餐厅〕〔惊世琴音:逆天大〕〔快穿女配:强攻男〕〔平淡无奇的幻想乡〕〔夜帝独宠:天才萌〕〔不灭修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灵之神奇糖果大师 第七十五章 光与影的魔宝城
    这一夜似乎注定不会平静,不仅是乌木市、龙华市,就连此刻位于天牧东部的钴钻市上空,同样漂浮着不安的阴云。

    当然,钴钻市的居民是绝对无法发觉自己头顶的异常的,不但是因为那遮蔽了天空的乌云,还是因为……

    钴钻市上空,12913米,黑龙天都。

    叶洁泉娜静默地站在一只化石翼龙的脊背上,面前则是那个名为“黑龙天都”的巨大空中飞船,一句话也没有说。

    在源自于“暗”的力量下,方圆十里之内都被幻术结界所笼罩,与外界彻底隔绝。上下左右都是无尽的混沌虚空,只有这艘飞船无声地漂浮在这巨大的黑暗之中。

    高耸入云的尖顶,辽阔无比的中庭,宛如星海般的灯火……即使以叶洁泉娜的见识,她也绝对无法想象眼前所见的一切,并不是一座天空之城,而是建立在巨大飞船之上的浮游都市。

    黑龙天都!

    也只有这片神赐之地,才能真正意义上避开联盟的监测,成为他们“天龙团”的最好根据地。

    指挥着化石翼龙停在飞船甲板上一处专门为飞行精灵准备的平台上,叶洁泉娜随之跳了下来。

    今天是她晋升为“暗之四天王”的第一天,所以她不得不从天牧北部一路赶来,前来朝拜天龙团的最高首领。

    实际上,这座巨型飞船之上并非只有黑龙天都的存在,以这恢弘的建筑群为核心,还有一系列的小型建筑呈辐射状扩散开来,那是像自己一样的“暗之四天王”以及下级成员们的居所。

    至于那些真正的上位者……

    黑龙天都的主建筑本身就是他们的居所,而黑龙天都的最高层便是那位大人的住所,正如他的地位一样,无比的神圣,不容任何人侵犯。

    但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在黑龙天都的地底,同样有着一座庞大的地下宫殿,只是那不是为那位大人准备的,而是——

    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划破空间的阻碍,直直地落进叶洁泉娜的心里。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她立刻收敛起略显随意的神情,跪了下来。

    几乎只是一秒钟的差异,无数的黑色雾气凭空浮现,然后渐渐地凝聚成了一条奇异巨龙的形态。

    那是一只全身如同暗夜般深邃的龙形精灵,两对足以遮天蔽日的巨翼几乎与周围的黑暗融为一体,然而它的眼睛却是明亮的金色。

    那闪着金色光芒的眼睛宛如真正的太阳,瞬间给黑龙天都上的一切镀上了一层辉煌的光。

    奇怪的是,尽管眼睛是明亮的金色,但是这只精灵的全身都是深沉的黑,仿佛能够吞噬一切光线,只有胸口一个黑红色太阳一样的刻印,倒映在叶洁泉娜掩盖不住恐慌的眸子里。

    谁能够想到,如此具有压迫感的恐怖生物,居然也是精灵呢?

    天龙团内部的三个极点——“神权、王座、惩戒”之中,若说那位大人象征着“神权”,那么眼前的龙形精灵便象征着“惩戒”。

    暗影奈克洛兹玛,便是眼前之物的名称。

    以上的这些,也仅有作为天龙团高层,诸如叶洁泉娜这个级别的,才有资格知道。

    “暗之四天王第三位,叶洁泉娜,回归。”她的声音像是来自峡谷的深处。空气里浮动着庞大的寂静,有一种类似神迹般让人无法呼吸的凝重感。

    “欢迎回归。”

    一个低沉中带着些许飘渺的声音忽然出现在她的心里,叶洁泉娜知道,这是暗影奈克洛兹玛在用精神与自己交流。

    “祭司长不久之前往天牧西部去了,本尊会负责你的事。”

    暗影奈克洛兹玛说道。

    手上微微用力,在对方出现的一瞬间叶洁泉娜就意识到,若不是那位大人临时离开了黑龙天都,此刻就不应该是自己面对这个禁忌之物。毕竟相比于仅仅是面对都会让人产生无尽恐惧的暗影奈克洛兹玛,叶洁泉娜更愿意面对那位大人,至少后者大部分时候和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

    “计划如祭司长预计的那样进行,南部、东部的事情,你的同事完成得不错,接下来就看你的了。”

    暗影奈克洛兹玛继续道:“根据祭司长的交待,你的任务是前往天牧东部,进入地之遗迹。”

    “我明白了。”叶洁泉娜抬起头,最终还是没有对上暗影奈克洛兹玛那太阳般的双眼,只能将视线停在它胸口的太阳印记上。她如同天使般光洁而精致的脸上,露出了微微复杂的表情。

    沉默了一下,她说:“请恕我愚昧,这样的做法……是否会与我们的最终目的产生冲突?”

    “一切都在本尊与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i>

    祭司长的掌控之中,你需要做的,就是前往地之遗迹,取回预定之物……其余的事情无需担心。”

    暗影奈克洛兹玛的声音中满是淡漠,如果叶洁泉娜敢抬头看向它的眼睛,就会发现它根本没有在看叶洁泉娜,而是深深地凝望着虚空尽处的某个方向。

    一日之前,天牧西部,极西之漠。

    “呼……呼……”

    天色已近黄昏,落日的余晖给沙漠涂上了一层血红色,灼人的热气在慢慢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徐徐拉开的昏暗的天幕,它把整个沙漠都笼罩了,令傍晚的沙漠显得更加苍凉和悲壮。

    一位黑发白裙的少女正一步一步地挪动着身体,努力寻找着自己来时的方向。

    她的衣服几乎被血染透,嘴角不时涌出暗红色的血液,原本深邃的宝蓝色眸子此刻显得分外无力,就像一位堕落凡尘的仙子,让人发自内心地怜惜。

    “我还不能死……已经有三座遗迹现世了,水之遗迹绝对不能再——”

    克莱西雅尽力压制住全身的疼痛,逼迫着自己继续前进,哪怕知道现在的状态绝对不适合在沙漠里赶路,她非常清楚,继续走的话最坏也无非死在沙漠里,而停下来……将会生不如死。

    况且,她还有绝对不能死的理由。

    沙漠特有的大风肆意地吹着,仿佛要将体内的水分吹干。舔了舔干燥无比的嘴唇,克莱西雅狠下心咬住舌尖,顿时剧烈的痛苦使得眼前清晰了很多。

    那个东西……绝对要……!

    “这位小姐,需要帮助么?”

    一个清爽的少年声音从背后传来,克莱西雅的心里一沉,下意识地丢出腰间仅剩的一个精灵球,召唤出早已伤痕累累的伙伴来。

    随着一声轻鸣,一只沙漠蜻蜓努力地将克莱西雅护在身后,尽管它的身上布满了无数深可见骨的伤痕,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想着带着自己的主人尽快远离那个少年。

    对方的恐怖,它不久之前才见识过!

    “你们看起来真的很需要帮助,这样下去没关系吗?”

    明明是充满了关切的话语,但此刻在克莱西雅听来,却满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恶意。来不及说什么,她只觉得身体一重,喉咙里一口血喷出,随后便无力地倒了下去。

    不过,预想中的撞击没有到来,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被一层空气膜包裹住,然后小心地放在了地上。

    “……比如说,一点水什么的。”

    来者身披长长的宽大白袍,一双仿佛满含柔情的眼眸正轻笑注视着自己,眉眼温顺,就好像真的是一位可以信赖的热心人,让人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混蛋……”

    克莱西雅恶狠狠地盯着对面的少年,身体微微发抖。这个家伙,即使化成了灰她也认得,身上的伤口有一多半就是拜他所赐,就连自己的伙伴们也……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她到死也不敢相信真的有人可以一边带着最温柔悲悯的笑容,一边对别人施以最残酷的处刑!

    “为什么这么怕我呢,天海巫女之一族的末裔,克莱西雅?你和你的伙伴们的实力,连我都稍微感到恐惧了啊。”

    白袍少年一面说着,一面不紧不慢地掀开长袍的一角,露出左肋处一道深深的伤口,它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克莱西雅能够轻易地看到伤口中森然的白骨和不断跳动的心脏。

    “萨拉卡……你这家伙!我要诅咒你,即使死后也永世不得安宁!”

    “这么说我可太伤心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啊。”那少年无辜地眨眨眼,“不过,如果你真的这么恨我,那就来杀我吧。”

    说着,他居然真的凑到克莱西雅的面前,没有一丝防备的意思。

    “你……去死吧!”虽然不觉得对方真的会甘心受死,但克莱西雅还是对沙漠蜻蜓使个眼色,后者也怒吼着,奋力地抓向他的脖子!

    下一刻,殷红的血液顿时飙出,将她的视线彻底染红!

    “应该死了吧,这个变态……”大口地喘息着,克莱西雅与沙漠蜻蜓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她不觉得有什么东西可以在颈部大动脉破裂后继续存活。

    然而下一刻,她略带微笑的脸瞬间凝固,然后变成见鬼了似的震惊!

    “那是什么东西……怎么可能……不要过来!”克莱西雅和沙漠蜻蜓惊恐地不断后退着,扩散到最大的瞳孔里倒映出那个恐怖的身影,脸色惨白一片。

    “噗——”

    鲜血再次飙出,然而这一回,血液的主人却永远地倒在了沙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