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种兵之绝地超神〕〔核芯位面〕〔快穿拯救白莲花〕〔蜜糖婚宠:薄少吻〕〔西游封印师〕〔都市阴阳师〕〔张苏静的幸福日常〕〔八零重生小幸福〕〔种田刷钱〕〔重生八零甜蜜军婚〕〔诗与刀〕〔扶弟魔〕〔毁灭木叶之佩恩霸〕〔迦勒底的黑发骑士〕〔大师下凡〕〔重生五十年代有空〕〔我家老婆可能是圣〕〔剽悍人生从村长开〕〔历史大商人〕〔问道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精灵之神奇糖果大师 第二十八章 那由他的竹林(四)
    ,精彩小说免费!

    它也仍然记得,被自己杀死的最后一只精灵,是一只无论力量、经验还是理智都在自己之上的豆豆鸽。

    那个时候,战斗已经快要接近尾声,生存下来的精灵可谓是十不存一,所以几乎所有的对手都是被频繁的杀戮扭曲了的,异常早熟的精灵们。

    那一场战斗它差一点就输掉了,但是在最后一刻,面对自己奋力喷出的火焰,对方却选择了不躲不闪,正面撞了上去——最后的一瞬间,它看到对方眼中的解脱之意。

    “……是啊,早点解脱也好。真的很羡慕你,因为我啊,可是连解脱都害怕着的懦夫呢。”

    在这最后一个对手死去的时候,它轻轻地叹息着。这些日子它所见过的死亡太多了,以至于现在即使有精灵惨死在面前,它也能够用平常心来对待了。

    尽管如此,夜晚还是会将一切真实地重现。在那之后的很多个深夜里,这些死难者的面孔还是会时常出现在它的梦中,令它无法安眠。

    可是它除了活下去,也做不了任何事。其实变成这个样子,或许也不是原来的精灵们所愿意的吧?它能够想象,如果死掉的是它,在自己的意识逐渐消失后,对手可能会面无表情地像在抓泥土般的,把自己抓裂撕毁成一团肉酱,然后转身默默吃着只有胜利者才能吃得到的饲料。

    就是如此,在那个地方尽管只有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这段经历却将“适者生存”的法则永远地烙印在了它的心中。

    变化是在它杀死最后一个对手的第二天发生的。

    那是极光般迷幻的一天,就在它麻木地思考着该如何应付下一个对手的时候,研究所的走廊上忽然传来了一连串的爆炸与惊呼。

    很快,封锁着的大门被人强行轰开,几名年轻男女带着他们的精灵闯入了这个地狱。

    那时候它还没有意识到,在地狱的生活结束了。

    后来它才从别人的交谈中知道,那几个人是特别行动队的成员,接受了任务前来摧毁非法组织——曙光团的一个基地,并将自己连同其他精灵一起解救了出来。

    不需要战斗的时光一瞬间似乎过得飞快,即使它没有发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特别行动队的成员们还是像对待大多数同类一样送它去接受了心理治疗。

    但很快医生们就发现,虽然仍然保持着理智,但它内心的创伤并不亚于其他精灵。

    足足过了一年,它才算是勉强摆脱了那段生活留下的阴影,至少已经不会每天晚上都被惊醒了。

    接下来,它被送到了天牧南部的一家正规研究所里,远离曾经的噩梦,准备作为一只“新生精灵”,分配给愿意照顾它的训练师。

    顾名思义,新生精灵指的是那些曾经由于受到过各种伤痛或者灾厄,在生理或者心理上留下伤痕,无法保证回归野外生活又没有训练师的精灵。

    虽然新生精灵的资质、实力等等良莠不齐,好在领取这样的精灵并不需要一定是联盟嫡系,况且真正喜爱着精灵的人并不少,所以一般来说倒是不用担心无人领取的尴尬局面。

    可是,就连它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它那看起来已经恢复了的心灵,实际上仍然相当脆弱——虽然如果以后一帆风顺的话,这个问题也可以慢慢消失——这便导致了又一场悲剧的发生。

    “又有训练师来了吗……”

    望竹林的深处,它仿佛察觉到了什么似地,猛地抬起头来,鼻子嗅了一下,眼中顿时流露出憎恨的情绪。

    如果不是训练师的话……如果不是那一天发生了那种变故的话……自己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狠心离开曾经不知渴望了多少次的温暖,狼狈地躲在这个竹林之中!

    没错,在它作为新生精灵而等待训练师领取的那一天,发生了一件令它至今都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正是这件事才导致了它好不容易才勉强修复的心灵再度崩溃,以至于沦落到这个地步!

    那一天……

    “放轻松就好了,”在训练师们到来之前,精灵博士和蔼地朝它微笑,“你的潜力、实力都在这一批的精灵之中属于上等,性格也不错,想来很快就会被领走吧?”

    它同样自信地笑笑——为了彻底摆脱曾经的阴影,这一年以来它也十分努力,而很快……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

    双爪叉肩、抬头挺胸、闭目养神,尽管在其他精灵看起来有点不可一世的嚣张跋扈模样,却是它无比相信自己将迎来第一个屏雀中选的未来的结果。

    相较之下,右边那只火球鼠,一派无所谓地左看右看的态度;左边那一看就十分没精神,无论实力还是气质都是最下等的菊草叶;以及最左边那只小锯鳄,人前照样浑身是劲,过动乱跳、一点都不懂节制──还有最后那只最右边的杰尼龟,一脸天真期待,反倒像个呆头鹅的样子来说,自己比它们都显得要更可靠得多了。

    意外就这样发生了。

    “呐博士,我就决定是它了!你不用害怕,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菊草叶。”

    “什——怎么会这样?!”

    它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

    出乎意料间那只显然只是最下等的菊草叶的身体就被她抱起,不用照镜子它都知道自己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

    一时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刚刚的那一句话。

    第一个被选中的,不是自己……

    心里有什么东西沉下去了。

    那名年轻的女训练师很快便放下了明显同样处于震惊状态的菊草叶,事后仔细回想起来,它意识到当时的她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异状,所以打算去安慰一下比菊草叶更不能接受这样一个结局的自己。

    可惜……那时候自己被巨大的心理落差所击倒,好不容易才强装出来的样子直接崩塌,只想着控诉这不公的结果,又怎么可能想那么多?

    悲愤到咬牙切齿,甚至低声嘶吼流泪的自己,半点都不领那位女孩的情,曾经的噩梦所带给它的后遗症爆发,脑子里唯一一件事只有——杀了那个幸运的家伙!

    “呜嘎--这怎么可能……!你这只低劣草系的家伙怎么可能呀嘎--!”

    下一刻,在其他精灵们的目瞪口呆之中,它吼着朝着菊草叶扑袭过去,便是要对着对方的要害下手!

    不错,即使到了这个时候,它也还是懦弱的,它不敢、也不能够去怪罪高高在上的人类训练师,因此尽管没有道理,它也唯有去怪罪被人类所选上的,作为精灵同类的菊草叶,来作为发泄的对象。

    不幸中的万幸在于,这场惨剧终究没有发生,否则它如今不但不会在这里,可能已经被作为危险精灵而处理掉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它确实要感谢一下那只原本一直趴于女训练师肩上的,被自己忽视了的皮卡丘。

    就在它的双爪将要抓到菊草叶的身上时,皮那只卡丘瞬间也有所行动了。

    其实当刚刚菊草叶被选上的那一刻,它似乎也跟所有的精灵一样,惊诧于那名少女的抉择。但在和主人交换过不到半秒眼神后,所有的诧异却登时烟消云散。

    只见皮卡丘的身形一闪,即刻抢扑下去,后发却又能先至地使出一招铁尾,实实在在地重击于它的腹部。

    好强的力量!

    甚至来不及惊骇于对方的强大,仅仅是这样的一击,就把它打得直直高飞起来,径直坠落、摔落到后头十公尺远去的地方……

    “啊──皮卡丘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听着它忍不住发出的惨叫与哀嚎,女训练师愤然地严厉斥责皮卡丘一声,便立刻上前去查看状况──不过这时研究所的状况也早已经是天下大乱了,因为它被击飞出去的身体,似乎撞倒了许多不该被撞倒的东西;同样地它尾巴上的火焰,似乎也烧到了许多不该被烧到的东西。

    可是这一切都已经和它没有任何关系了,它只是无力地躺在地上,绝望地盯着天花板。由于精灵本身体质就强悍,再加上它以前也算是久经沙场,被击中的腹部并不是很痛,真正作痛的,是心。

    它从未想过,在离开那个地狱之后,自己也会有如此无力或者说卑微的一天。

    一时间,无数念头涌入脑海,让它无法去回应少女与博士的关心,脑中回响的只有刚刚那一幕。

    失败者、懦夫、弱者……

    这些形容词一个个浮现在眼前,它却只是默默地闭上眼睛。在勉强才树立起来的自信被毫不留情地粉碎后,它已经什么也不想去管了。

    它不知道那个训练师和幸运儿是怎么离开的,也不知道之后又有谁被领走了,只知道当领取时间结束的时候,研究所内剩下的唯一一只精灵,便是仓皇失措的自己。

    而压垮了它最后理智的,则是那个博士怜悯的眼神。

    当意识再度清醒的时候,它已经不在研究所里了,而是荒无人烟的郊外——这便是它的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