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极品学生 第196章 单方面的虐杀
作者:三言诚的小说      更新:2018-04-16
    既然你使用不出身体里的力量,那就让我来帮你。

    只有陈风配自己使用出“修罗”之力,那么在这场战斗之后的人,才会把注意力转移到陈风的身上。

    这是一个极其矛盾的想法。

    如果陈风真的可以抵挡的话,也很有可能会打败方罗候。

    可是如果陈风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小子,那么方罗候就会因为自己这种愚蠢额进攻而自责。

    方罗候要的,是一个心理上的绝对安慰。

    所以他要让陈风使用出非同一般的力量,在陈风的力量出现的第一时间,方罗候就会杀了陈风。

    陈风空白的脑海中还没有出现任何的想法,另外一条白骨就已经穿透了陈天刚的小腹。

    “够了,我说够了。”陈风转过来对着方罗候恶狠狠地开口,他一步步地靠近到方罗候面前,伸手想要扣住他的脖子。

    可是当陈风的手掌刚刚移动到方罗候脖子上悬空的时候,从皮肤中渗出的白色的液体就覆盖在了方罗候的脖子上,接着凝结成了坚固的盔甲一般的东西。

    “只有你的力量爆发出来,你才能和我动手。”方罗候淡淡地说话间,一根白骨从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喷射出去,直接从白雪梅的肩膀上穿过。

    陈风整个人都要疯了,他的拳头不停地落在方罗候的脸上身上,击碎的仅仅是那些出来覆盖在方罗候身体上的白骨而已。

    陈风的拳头已经血肉模糊的时候,方罗候依然一动未动,他的身上也未出现一丝丝的伤痕。

    陈风跌坐在地上,回头看着身上已经千疮百孔的两个人,可是他依然无能为力。

    “我身体里扭曲的力量可以让身体里的细胞,处于一种不同一般的增殖状态,也就是说,甚至不是我让这些白骨出现的,当你靠近我的时候,它们就会自动出现。”方罗候抬起自己的脚,的脚掌上瞬间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骨。

    接着,这张仿佛穿着铁靴的脚掌,狠狠地踩在了陈风的脑袋上。

    陈风整个人都虚脱了。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干嘛?等死?

    “看见了吗?”此刻的方罗候还在低头解释着,“即使是我攻击别人,只要我的身体感觉到会伤害到自己,就会自觉地产生这种白骨。”

    方罗候的脸上虽然带着笑容,可是他的内心极其的失望。

    让自己使用出如此扭曲强大的力量,最后陈风呈现出来的,竟然是如此无能的状态。

    此刻在远处的白雪梅两个人,已经被白骨钉在了地上,像是古时候接受审判的异教徒一般。

    他们还有清晰的意识,方罗候在用白骨进攻他们的时候,尽量避开了要害地方。

    如果什么地方流血过多的话,方罗候会让骨头插进伤口中,止住鲜血。

    方罗候伸手把地上死人一般的陈风扯起来,放在自己面前看了一眼摇摇头:“可怜,就要这样死了。”

    说话间,用自己覆盖着白骨的手掌抽了陈风一巴掌。

    陈风无力的眼神中没有丝毫的反应。

    接着,在白雪梅和陈天刚的眼中,出现了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呀吼!”方罗候真如一个兴奋扭曲的年轻人一般,在空中闪烁着自己的残影,把陈风当成了足球一般在空中击打着。

    方罗候总是能够恰到好处地接住在半空中的陈风,他一个人就可以扮演整个球队的角色。这仅仅是对于速度的提升而已。

    即使是在被殴打中,陈风依然在冷笑着。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人,是如何在无能的时候,招惹到了方罗候这样强大的人。

    是诸葛家在陷害自己吗?

    诸葛家比起方家强横那么多,如果方罗候如此强大,那么诸葛家该多么的强大。他们有必要陷害陈风这样一个小喽啰?

    陈风念及此处,总觉得是自己运气不够好。

    他闭上眼睛,感受着方罗候对自己的殴打,想象着自己身体里的脏器支离破碎。

    白雪梅和陈天刚想要喊出来,可是仅仅是因为情绪带动的身体颤抖,也会让他们两个人身上的伤口传来剧痛。

    白雪梅在暗自哭泣,而陈天刚则是闭上眼睛叹息着。

    他们都估计错了形式,他们还没有真正面对强者的能力。现在的所有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最震撼无奈的人,要属陈天刚了。他辛辛苦苦经营了这么久的时间,甚至已经打入了诸葛家的内部,可是依然败在了方家的手中。

    尽管心中不甘心,可是在看见方罗候身上的力量时,陈天刚输得无怨无悔。

    只是,陈风他……

    陈天刚心中感慨的时候,方罗候是震惊的。

    如果是一般的家族圈子里的人的话,在方罗候如此的殴打下,早就死的差不多了。

    可是在每次接近陈风的时候,方罗候都能够感受到陈风均匀的呼吸,就好像自己的殴打,仅仅是陈风睡眠的一个契机一般。

    更加让方罗候震撼的是,陈风的身体,就好像是一坨怎么都揉不烂的牛皮一般,尽管他使用着最大的力气,可是打在陈风的身体上,依然是软绵绵的。

    方罗候停了下来。

    他特意选择了一处白骨最为密集的地方,让陈风从最高处落下来掉在上面的时候,身上被扎了无数的洞。

    在看见了陈风落在了白骨林中的时候,白雪梅整个人承受不住晕厥了过去。陈天刚则是愤怒地抽搐了起来。

    可是他依然无可奈何。

    这时候,在学校中的张昆仑则是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他在众人奇怪的眼神中冲出了办公室,来到了厕所里。

    没有人看见,倒在地上抽搐的张昆仑正在逐渐消失的身体,张昆仑前脚刚刚走进厕所,他的身体就被黑色长剑完全溶解消失了。

    方罗候期待已久的,隐藏在陈风身上的那股力量,终于出现了。

    当陈风的身体溶解在了白骨中的时候,在方罗候的身边出现了无数的黑色长剑。

    每一把长剑都好像是陈风之前握在手中的那样,静静地插在地面上,等待着它主人的出现。

    接着,在每一把长剑的旁边,都开始生长起来了白骨。

    白骨最后组建成的形状,是一个人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