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真五行大陆〕〔枭雄〕〔无敌吞天诀〕〔逆仙战皇〕〔朝阳警事〕〔吞神至尊〕〔纵猎天下〕〔荒古斩天诀〕〔都市酒仙系统〕〔钻石宠婚:妻色似〕〔龙血武魂〕〔元始〕〔重生都市修仙〕〔红豆几度〕〔13号事务所〕〔氪无不胜〕〔每秒都在升级〕〔万界之反套路主角〕〔当瓦罗兰遇上美漫〕〔一术镇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975章 抱回他家了
    病房里,安静了一会儿,季安宁无端却感觉到一丝的困意涌上来,必竟是凌晨两点半过来的,这会儿,都四点了,她没有熬夜的习惯,自然是架不住困意来袭。

    因为困,她的眼神都变得迷离了,好像看着无精打采的样子。

    宫雨泽随着打针,腹疼也好多了,护士小姐过来给他拔了针,他看了一眼旁边强忍睡意的女孩道,“我们回去吧!”

    “回去了吗?你没事了吧!”季安宁强撑着精神关心的问道。

    “没事了。”宫雨泽应了一声,季安宁坐了太久,一站起身,竟然有些头晕,她本能的拿着手扶了一下额头,倏地,一只有力的手臂扶住她的肩膀,给她支撑的力量。

    季安宁的身子触电一般,她惊得扭头,宫雨泽也立即抽了手,假装没有碰过她似的。

    季安宁的心头涌起一股暖意,不管怎么样,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一些,也是一件好事。

    否则,三年前的事情,不能做朋友了,她也不想成为他怨恨的那个人。

    到达车旁边,宫雨泽朝她道,“我来开。”

    季安宁也希望是他开,因为她困了,开车不安全,她解开了车锁,便坐到了副驾驶座上了。

    宫雨泽坐在驾驶座,调整了一下座位,他便启动车子驶离了医院,直奔别墅的方向去了。

    季安宁坐在车里,舒服的吹着一丝夜风,加上对宫雨泽又足够的放心,她脑袋微微一侧,便开始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了,最后,她缓缓的沉入了梦境之中了。

    宫雨泽扭头的时候,便看见睡着的季安宁,他的车速立即减慢了,很慢很慢,几乎龟速在马路上移。

    安静的夜色,星空里繁星点点,四周葱郁的树木,洒下一丝的月光,一切都变得浪漫而宁静。

    宫雨泽的心里立即浮上过往熟悉的感觉,那种安定,充满了期待的心思,此刻,又毫无设防的涌上心头。

    身边一个安静睡着的季安宁,竟令他的心悸动得厉害,这三年来,他真得没有忘记她,每次有女人想要靠近他,他就要想她一遍,哪怕靠近他的女人都不差,可是,不是她,就是不行。

    内心里就会本能的去拒绝。

    有些人,一旦在心底占据过,便很难再让另一个人代替了。

    宫雨泽此刻的心房很柔软,同时,很多压抑的情绪也冒涌上来,他看着季安宁的别墅就在前面了,他突然有一种不想送她回去的打算。

    他想,把她带到他的家里。

    这般的想着,脚下的油门也便踩足了一些,加速从季安宁的家旁边驶过,到达了他自已的别墅院子里。宫雨泽也没有立即就下车,他按开了头顶的车灯,昏黄的灯光洒下来,季安宁的睡容一揽无疑,那尚带着一丝少女气息的面容,即便三年了,还是没有消失,微微嘟起的红唇,仿佛在对着他发出邀请一般

    。

    然而,宫雨泽此刻,却什么也不能做。

    即便今

    晚知道了她和季天赐没有关系,就算季天赐喜欢她,也保持着距离和分寸,也意味着,她现在单身,而他,还有机会。

    宫雨泽的内心冒上一股自嘲,到头来,他想要的还是她,被狠狠的踢开过一次,他还要拿着热脸去贴上她。

    不管怎么样,他已经不似当年那般的,轻易的交付他的真心,轻易的告诉一个女人,他爱她,他的内心被层层的包裹着盔甲,没有人可以轻易的穿破。

    可是,这个女人能。

    只要她想回到他的身边,只要她说愿意和他在一起,他想,他一定会立即丢盔弃甲吧!

    可是,她会说吗?

    宫雨泽不知不觉凝视着这张脸,好一会儿了,夏着季安宁蜷在位置上睡觉的样子,一看就是不舒服的,睡久了,脖子还会酸。

    宫雨泽微微哦了一口气,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他走到副驾驶座面前,轻轻的打门打开,季安宁睡得沉,竟然没有查觉到车子停了。

    此刻的她,还在梦中,而梦里,是和宫雨泽三年前的那些快乐回忆,是在那草甸上散步,突然,梦里宫雨泽俯下了身,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把她给抱起来了。

    “嗯…”季安宁在梦里发出了一声娇羞的声音。

    可她不知道,这不是梦里发生的,而是现实里,她被宫雨泽抱起来了,宫雨泽脚步沉稳的抱着她走向了大厅的方向。

    灯光随着他的进入,整个别墅亮了起来,他一步一步继续抱着上楼,一边迈步,一边低下头打量着睡沉在怀里的女孩,那张俏白的面容,一如三年前,没有变化。

    如果三年前,她没有那么冷酷的丢下他,是不是现在,他们已经结婚了呢?已经是夫妻了呢?

    时光很无情,一别就是三年,三年的时间,真是太浪费了。

    宫雨泽把她送到她以前睡得那间客房,轻轻的放下之后,季安宁突然伸手在半空一抓,就抓住了宫雨泽还没有来得及抽开的手。

    宫雨泽的心弦一绷,看着被她皓白手腕拉住的手,他微微拧着眉宇,她要干什么?难道她醒来了?

    “别走…”季安宁在梦呓着出声,在梦里,她又做了那一个恶梦,做到了宫雨泽毫不留情的扔下她离开,而这次,她不像以前那样泪流满面,而是恳求他别走。

    宫雨泽不由俯下了身,由着睡着的她紧捉着他的手臂,他坐到了床沿上,看看她到底要干什么。

    季安宁在梦里真得抓到了宫雨泽的手,因为在现实里,她抓住了,连带着在梦境里,她也抓到了。

    她的嘴角轻轻弯起,脸蛋噌了噌他的手掌,安心的睡着了。

    宫雨泽眼底也不知不觉的涌上一抹温柔,她做什么恶梦了吗?她说得别走,指得是谁?

    不管是谁,宫雨泽此刻也不会抽开手,静静的让她抱着好一会儿,即便手酸了,坐得也累了,甚至有些困倦了,他也没有放开。直到季安宁的手抱得酸了,翻了一个身就放开了他,宫雨泽才吁了一口气,给她轻盖上薄被,起身回到他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一品娇宠,丞相大〕〔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权路迷局〕〔山村透视兵王〕〔后娘[穿越]〕〔萌宝当道:妈咪要〕〔灵狐妖妃:邪性鬼〕〔重生渔家有财女〕〔女教师的贴身高手〕〔狗带吧青春〕〔首席爹地饶了我〕〔因为爱你而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