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全能学生〕〔桃运仕途:我的美〕〔宫檐〕〔异世神棍〕〔最牛锦衣卫〕〔明末达人秀〕〔魔境主宰〕〔蜀山道主〕〔冤鬼契约〕〔都市之无限嚣张〕〔十三局密档〕〔武侠世界品人生〕〔茅山鬼王〕〔制霸三国之最强系〕〔备胎大联盟〕〔溯流黄金时代〕〔象棋英雄传〕〔重生八零:农家娘〕〔王者荣耀之全职高〕〔霸道竹马:索吻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945章 三年了,再相见
    ,精彩小说免费!

    她是故意接近他的?还是巧合?

    刚才那个男人是她的什么人?是她的现任老公?或是她的金主?

    这三年来,她的面容未变,但可见她的穿着打扮倒是变了,变得像一个被金钱圈养出来的大家小姐。

    宫雨泽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的嘲讽,三年前她就见异思迁,脚踏两只船,勾引男人的手段,层出不穷,三年了,她的身边大概也换了不少的男人吧!

    能被今晚的宴会邀请的男人,可见财力不一般,她勾引人的功夫也见长了。

    “该死的!”宫雨泽看了一眼染满了紫色水渍的衬衫,莫名的一股强烈的恼怒,他伸手扯起衣襟,仿佛这些葡萄汁就是季安宁本人,他烦感它们贴在他的肌肤上。

    “shit…”宫雨泽打算脱去外衣,却因为扣子解不下来,令他又低咒了一声。

    把准备进来方便的一个男客人吓了一跳。

    季安宁的身子轻轻的颤栗着,季天赐把她带到了一个安静无人的休闲室里,他心疼的看着她环着手臂,吓坏的苍白脸色,他轻声的问道,“安宁,怎么了?你害怕那个男人吗?”

    季安宁捂着脸,摇了摇头。

    “他曾经伤害过你?”季天赐的声线里透着一股震怒。

    难道是他弄错了?宫雨泽伤害过她?

    季安宁的脑袋摇得更急了,她只好出声解释道,“没有…他没有伤害过我…是我伤害过他!”

    季天赐又是一怔,“告诉我,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哥,都过去了,我不想再重提,他怎么会在这里?”季安宁有些茫然的问道。

    季天赐当然不能说,这是他故意带她过来的,他只好叹道,“举办晚宴的人,是十分有影响力的人,大概他也是被邀请人之一。”

    季安宁也没有多想了,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宫雨泽那双清冷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心,被一股冰冷包裹,三年了,他变得更加成熟迷人,也更加恩怨分明。

    她从他那双眼睛里,看不到他对过去的一丝痕迹,平静无波的,好像看得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明明这不怪他的,可是,她的心却还是被烙伤了一般,滋滋的疼起来。

    “安宁,需要离开这里吗?”季天赐朝她温柔的问道,即然宫雨泽的存在,令她这么痛苦,不如就离开吧!

    季安宁摇摇头,“不用了,他已经走了。”

    他走了,她走不走,没什么关系了,她朝季天赐道,“哥,我可以给这里安静的呆一会儿吗?你先去忙你的,一会儿来我会出去找你。”

    季天赐这次过来,也的确需要和几位同行聊一些生意上的事情,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好!我一会儿回来找你,你先休息一下。”

    季天赐离开了,季安宁一直压抑着的情绪,也在这个安静的休息室里,无声的散发出来,她拿起桌上的纸巾,揉着自已的两只眼睛,无声的哭了起来。

    三年了,转眼再见,已经是三年时间。

    再见已是陌路。

    季安宁的悲伤盛满了整间休息室里,而窗外谈笑风生的场景,和她的悲伤形成了反差的对比。宫雨泽的衣服被叶森提了过来,他在另一间休息室里换衣服,当他脱下那粘覆在胸膛上脏衬衫,他冷冷的扔在地上,叶森递过毛巾,宫雨泽把胸膛上葡萄渍擦试干净,一件同样皓白如月的衬衫套在他的身

    上。

    优雅的一路扣下来,最后,整理着那镶嵌着钻石的袖扣,这个男人,瞬间恢复他尊贵迷人的气质。

    “宫少,您打算找那个冒失鬼算帐吗?”叶森在一旁问道,因为全程他在换衣服的时候,脸上都透着一股令他压迫的冷酷气息。

    看来他的老板这是怒不可揭了。

    宫雨泽微微昂起优雅的下巴,叶森立即过来,整理了他的衣襟,把一条深色的新领带打上,宫雨泽微垂的眸光泄下一抹清冷光华。

    “宫少,快半个小时了,需要我十分钟之后替您把车开到门口吗?”叶森又多嘴的问了一句。

    “不必。”宫雨泽惜字如金,在叶森整理好之后,他转身拉开门迈步去。

    等在外面的曼丽可是相当的可惜了,她以为宫雨泽换衣服的时候,会需要她在场帮忙,而她也能趁机看看他的身材,哪知道他只要助理进去,这令她十分遗憾。

    不过,宫雨泽的身材,绝对得没有话说,因为衫衬下面, 就能看见他起伏有力的胸肌,这绝对是一副健硕有力的身躯。

    “雨泽。”曼丽立即扬起笑嫣走过来。

    宫雨泽含了一下首,他一手插着裤袋,身姿迷人的迈进了宴会再场。

    宫雨泽的目光不动声色的游弋在宴会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寻找着那个三年不见的女人,虽然他很排斥这样的想法,可是,内心就是有一份不甘心,好像三年前那件事情,他还可以重新的找她再算一次帐。

    三年前的背叛,他处理得太轻微了,想要重新处理一遍。

    不,他更想要问问,这个女人安得是什么心,不是说不准再出现在他的面前吗?为什么非要出现?

    宫雨泽在几个男人堆里看见了季天赐,可是他的身边,没有了季安宁的身影,宫雨泽眯了眯眸,这个男人是谁?

    季天赐没有注意到宫雨泽回来了,他以为他因为脏了衣服已经离开了。

    宫雨泽立即想到,她会不会在某个地方休息?而这一排旁边有不少的休息室供客人休息,聊天,用餐。

    宫雨泽仅仅只是一个猜测,便开始走到旁边一排的休息室方向,打算一间一间的房间去找人。

    季安宁哭完了一顿之后,就冷静了不少,她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爱哭的女孩了,这三年里,她经历了太多的悲伤离合,她的心志坚定了,她的人也成熟了。

    的确,刚才撞见宫雨泽,她情绪失控了,她也在季天赐面前失态了。此刻的她,坐在休息室里,双手自然的交叠在胸口,精致的面容,即便哭过一场,依然美丽,原本就是淡妆,也没有什么花不花妆的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迷糊小青梅:竹马〕〔重生国民男神:九〕〔亿万甜婚:老公,〕〔总裁爹地,放开我〕〔肉欲娇宠[H 甜宠 〕〔爱上阴间小娇妻〕〔权少的挚爱娇宠〕〔缉凶者预言〕〔小村韵事〕〔桃运小农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