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敌全能称号系统〕〔阴倌法医〕〔最强掌门系统〕〔我的舢舨能升级〕〔杀毒猎人〕〔当上学变成可攻略〕〔穿书之这个男主有〕〔前任遍仙界〕〔娇妻有喜,祁少轻〕〔太子驾到:狐妃,〕〔犬妖皇〕〔最佳辩手〕〔终焉异世启示录〕〔都市圣医〕〔千金撩人〕〔绝代仙王在校园〕〔战少,一宠到底!〕〔大文学家〕〔这里有妖怪〕〔夜夜欢:老婆大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254章 痛苦真相
    ,精彩小说免费!

    第254章  痛苦真相

    程漓月突然意识到自已太失态了,她忙深呼吸一口气坐下,脸色不太好看。

    宫老爷子望着她道,“程小姐,我很感激你生下小泽,但是孩子拥有我们宫家的血统,这一点,不可置疑。”

    “可是,这也不代表着小泽必须回宫家生活,我可以好好的照顾他,陪伴他长大。”程漓月也不想退让,如果不拿出她的姿态,宫家会以为她好欺负。

    宫老爷子脸色板了起来道,“小泽必须回宫家生活,因为他的培养方向,是程小姐您负担不起的。”

    “我会努力的赚钱,赚很多的钱来教育他,培养他。”

    “可是,你知道培养一个未来宫家继承人,需要花费多少的钱和经力吗?”宫老爷子严肃的问。

    程漓月愕了几秒,未来宫家继承人?是指小泽吗?

    “小泽的人生由他自已来选择,也许他不适合做宫家未来的继承人。”程漓月觉得宫老爷子太片面的决定了小泽的人生。

    万一他不喜欢经商呢?万一他和她一样,只爱好画画呢?她才不要儿子的未来被绑定在宫氏集团上,这样,儿子的成长一定会很幸苦。

    “程小姐,宫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操心和做主,小泽的未来自有定数。”宫老爷子实在是生气程漓月的无礼了。

    这也是他一直身处高位的原因,他在商界和国家都已经拥有了一定地位,见到他的人,无不以礼相待,哪里轮得到程漓月这样的小辈在他面前放肆?

    程漓月的眼眶微微气红了,她咬着唇,不说话了。

    “程小姐,你和夜霄现在共同陪伴小泽,这是我允许的,请你不必对他生出非份之想。”

    程漓月的心猛的扯疼,现在,又要谈她和宫夜霄的事情了吗?

    “我没有。”程漓月倔强的不想承认。

    “没有就好,必竟一年之后,小泽是要跟着夜霄回归宫家的。”宫老爷子点头道。

    程漓月的眼眸睁开,一时听不懂宫老爷子这句话的意思了,她下意识的急喘出声,“宫老先生,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宫老爷子微微拧眉,反问她,“难道你不知道?夜霄没有跟你说吗?”

    “他跟我说什么?”程漓月反而一脸迷茫。

    “我曾和夜霄谈过,我给他一年的时候,让他和小泽培养父子感情,但是一年之后,夜霄曾向我保证过会把小泽带回宫家,和你脱离母子关系。”宫老爷子重重出声。

    这句话,就仿佛一只无形的手,瞬间把处在人间的程漓月,一把推进了地狱一般,她瞠大了眼睛,呼吸停滞着,脑海里,全是宫老爷子这句话。

    宫夜霄和小泽培养父子感情?只是为了一年之后,把他带回宫家?

    “程小,你也不用担心,只要小泽和夜霄培养出了深厚的父子感情,将来,夜霄把他带回了宫家,他应该就会脱离对你的依赖,有父亲有陪伴,他依然会无忧无虑的成长的。”宫老爷子劝了她一句。

    可是,他完全不知道,他的这些话,对程漓月来说,意味着什么。

    就仿佛当头一声雷劈下来,把她的所有思绪和理智都炸成了空白。

    她脑海里出现的全是宫夜霄和小泽在一起的画面,仿佛宫夜霄就像是一个可恶的小偷,和她生活在一起,就是为了偷走她的儿子。

    程漓月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望向对面的宫老爷子,“宫夜霄真得向您保证过,一年之后会把小泽带回宫家?他亲口说的?”

    “原本我的意思是在知道小泽的存在之际,就打算把他带回宫家抚养,但是夜霄做为小泽的父亲,他不忍心让儿子承担分离的痛苦,所以,他向我要了一年的时间,让他和小泽培养感情,一年之后,他和小泽建立深厚的父子之情,到时候,小泽和你分别,也不会太痛苦了。”宫老爷子问完之后,反而有些奇怪道,“怎么?夜霄没有和你明说这一点吗?我以为他和你说好的。”

    程漓月的脑子继续空白,脸色惨白得难看,她握着包的手,此刻,紧紧的攥在一起,连关节都泛着苍白。

    她的身子禁不住的在颤栗,仿佛她的心,正受着痛苦的折磨。

    此刻,真得没有言语可以形容她内心的痛苦。

    “宫老先生,对不起,我有事先离开了。”程漓月颤着声音起身。

    宫老爷子看着她苍白的脸色,不由叹了一口气道,“程小姐,我不想伤害你,我只希望你交出小泽的抚养权,并离开我孙子,我愿意用任何方式补偿你。”

    程漓月听到了,可她的身影也冲到了门口,她用力的拉开了门,大步的奔跑了出去。

    宫老爷子看着一桌未动的菜,又沉叹了一声,看来,他还需要找机会和她谈谈。

    程漓月发疯一样奔跑在马路上,走着走着,她在经过一处公园的时候,她身子无力的蹬在地上,她捂着嘴,用力的阻止哭声发出来,她的眼泪早已经横流在她的脸上。

    一滴一滴,不可阻挡的涌冒上来。

    她的心,仿佛被刀子狠狠的搅着,刺着,疼得她抽不过气来。

    这就是宫夜霄接近她的目的?这就是宫夜霄每天每夜和小泽相处的目的?就是为了和儿子建立父子之亲,好在一年之后,更好的把他带离她的身边?

    程漓月用力的抽噎着,满腹的悲伤痛苦掩没着她,过路的人,都惊讶的侧目看着她,不知道这个蹬在地上,哭得伤心绝望的女孩经历了什么。

    程漓月虽然痛苦到极至,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悲伤痛苦的时间,她该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

    但她脑海里有一个强烈的决定,她要带小泽走,立即马上,把他藏到宫夜霄和宫家都找不到的地方,就她和儿子两个人一起生活。

    就像以前,再也不用担心他被人抢走。

    对,她要带儿子离开,现在马上,程漓月疯了一般,慌得六神无主,好像宫夜霄立即就要把小泽抢回宫家似的。

    因为宫老爷子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了她,原来宫夜霄和他爷爷是一伙的,原来,他们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小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见鬼〕〔头号新宠:禁欲总〕〔爱情说它忘记了〕〔重生渔家有财女〕〔穿成男主那宠上天〕〔引凤决〕〔灵狐妖妃:邪性鬼〕〔网恋么,我98K消音〕〔重生盛宠:总裁的〕〔全能奶爸[快穿]〕〔你之蜜糖,我之砒〕〔独宠萌妃:腹黑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