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停!女主在那边〕〔地球带路党〕〔谁动了我的前世今〕〔我乃全能大明星〕〔蜜宠田园:神医辣〕〔金牌小助理〕〔他从暗夜里来〕〔神兵祭〕〔都市之最强武者〕〔国民女神:池少,〕〔娱乐之唯一传说〕〔穿越之兽世种田记〕〔何言此处同风月〕〔山村小岭主〕〔武道治安官〕〔充钱的抓鬼游戏〕〔假面的无限读取〕〔我的驱魔生涯〕〔追子弹的人〕〔木叶之毒奶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226章 喝水方式
    ,精彩小说免费!

    第226章  喝水方式

    程漓月向琳达请了假,今天一天,她哪里也不会去,她的心全系在宫夜霄的身上,不管这个男人现在是她的谁,但她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宫夜霄在迷迷糊糊之中,感觉到手背上有几水珠滴下,敲击着他的神经,耳畔也听到了一些细碎的抽噎声,他浓密的睫毛颤动了一下,有些艰涩的睁开了。

    模糊的视线渐渐的变得清晰,一张哭红的眼睛和苍白的女人小脸映入他的眼帘。

    果然,他在梦里猜测得没错,手背上的是她的眼泪,抽噎的声音是她此刻的低泣。

    “宫夜霄,你醒了!”一道惊喜万分的声音,程漓月站起身,朝门外道,“医生,医生他醒了。”

    宫夜霄此刻虚弱得很,没有什么力气说话,但是,眼神里明显闪过一抹感动和喜悦,她在照顾他。

    医生领着一个中年护士赶紧走进来,给宫夜霄量体温,还有血压,检查他现在的状况,医生检查完之后,有些惊叹道,“宫先生平常的体质非常不错,所以,他现在除了外伤之外,没有出现任何附加症状。”

    “喂点水给他喝吧!”医生朝程漓月道。

    “但不能移动他,想个办法让他躺着喝。”医生建议道。

    “好的,我马上给他喂水。”程漓月说完,看着宫夜霄唇瓣的确干涩,一双狭眸也不似以往的晶亮,显出了几分疲倦之色。

    程漓月朝他凑近,温柔道,“我喂你喝水。”

    “好。”宫夜霄沙哑应了一声,仔细回想昨晚发生的件偷袭事件,宫夜霄的眸底闪过一抹震怒之色。

    不管是谁,他一定要那个人拿命来偿。

    程漓月端了一杯水,想到他即不能坐起身来喝, 一时半会又找不到什么吸管之类的,她该怎么喂给他呢?

    “我去拿勺子,你等一下。”程漓月朝他说了一声,快步出门,由于离家只有一层之隔,程漓月快速从家里拿了勺子下楼。

    保镖们都没有靠近病房,像这种细活,也只有程漓月能做。

    程漓月拿着勺子,轻轻的舀了一勺清水送到他的唇边,宫夜霄微张着唇,并不好喂,水从他的嘴角流下,程漓月立即抽纸给他擦干净。

    “我现在去买吸管。”程漓月咬了咬唇道。

    说完,她起身就要走,宫夜霄伸手轻轻的扣住她的手臂,眯了眯眸道,沙哑命令道,“你喂我。”

    “我是在喂你啊!可是没有吸管,你这样会喝会弄湿床单的。”程漓月急忙回答道。

    宫夜霄性感的薄唇轻轻的勾起一抹笑,“你果然很笨。”

    程漓月不由一怔,她哪笨了?

    “我说…你含水喂我。”宫夜霄不介意把意思表达得更明确一点。

    这下,程漓月听懂了,同时,脑子轰得轻炸了一下,她害羞的瞠大了眼。

    “我…我还是现在去买吸管吧!就在楼下的商场里。”程漓月觉得这个办法更实在一点。

    宫夜霄的眸光闪过一抹不悦和懊恼,“我都快渴死了。”

    “最多五分钟。”

    “我五秒钟都等不了,快点,你不喂我,我不喝。”宫夜霄语气就像一个孩子,任性固执。

    程漓月以为这个男人伤得快要死了,没想到,他竟然还有闲心这样捉弄她,看来,他是伤得不够重是不是?

    程漓月咬了咬唇,现在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而这个男人又提出这种羞赫的要求,她真得不想答应啊!

    可是,他伤成这样了,她还要气他的话,好像太残忍了一点。

    她一咬牙,霍出去了。

    该死的,这真得很要命的事情。

    程漓月端起了身边的清水,自已含了一口在口中,粉颊微鼓,她望着躺在床上的男人,只见他眸色深沉,神色间透着几丝暖昧的笑意,程漓月的脸都快滴出血来了。

    哪有伤成这样,还这么会欺负的男人?

    程漓月的心跳加速,她弯低了一些身子,纤臂撑在他的肩膀处,睫毛羞赫得轻抖。

    随着,她心一紧,眼一闭,立即俯下身靠近他的唇边,她的唇一下子贴到了他的唇上。

    宫夜霄十分配合的张唇吮住她粉嫩的唇瓣,喉结滚动着…喝下她哺进嘴里的清水。

    喂了一口,程漓月已经羞得不敢看他了,可是男人意犹未尽的命令,“继续,我现在很渴,需要喝两杯水。”

    两杯水?程漓月只想哭。

    她只好继续。

    就这么被这个男人连续的吻了十次有余,而男人似乎满足了,在最后那一个吻的时候,他还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抽身,窜进她的唇舌间逗弄了一番才放开。

    程漓月直起身的时候,只觉得舌尖发麻,脸上燥热。

    好在,这会儿外面大厅里的人根本不知道卧室里发生的事情,否则,她根本没脸呆在这里了。

    喝完了水,宫夜霄眸色深沉中,含着许多莫名的情愫看着她,看着她还有些发红的眼眶,他低骂一声,“哭什么?我又没死。”

    “你要敢死试试。”程漓月忍不住的命令一声。

    明明是霸道的话,可是,听在宫夜霄的心里,却是暖融融的,他笑起来,“我怎么舍得死?我们的交易还没有完成呢!”

    “你…你都这样了,还想着这个?”程漓月娇嗔的瞪他一眼。

    宫夜霄笑得恶劣,“这辈子都想着。”

    “好端端的,怎么会出这种事情?”程漓月绷紧着神色看着他。

    “大概是有人要杀我。”

    “谁会杀你?”

    “还不清楚,但显然,那个人就是要我的命。”宫夜霄还能回想起那一枚火箭筒打在前车框上发出了爆炸声,紧接着,车子被冲击翻滚在高速上,前后两车的保镖立即冲过来施救,虽然他被安全气襄保护住,可在翻滚之中,一根从车底翘起的尖锐铁板还是刺伤了他。

    程漓月心惊胆战的看着他,她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身边会布下那么多的保镖跟随,也知道他当初坚持让孩子去保护措施最好的学校,还有从她之前的家里搬出来。

    因为这个男人的身边,的确充斥着不可预知的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品娇宠,丞相大〕〔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原来爱情回来过〕〔骗婚总裁:独宠小〕〔娇软美人[重生]〕〔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药神毒妃,邪王乖〕〔情嫂 (梁甜芬王飞〕〔山村透视兵王〕〔偷香(杨羽)〕〔呆萌小青梅,竹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