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到异世训冷帝〕〔麟侠录〕〔诡秘时空〕〔娱乐之老王日记〕〔天刑纪〕〔尘骨〕〔携界踏天〕〔六合天师〕〔三国之召唤时代〕〔剑岚传〕〔拯救单身狗计划〕〔平行世界完美明星〕〔重生之都市霸主〕〔篮坛指挥官〕〔反派的娇软情人[穿〕〔重生之巅峰人生〕〔我的公司不正经〕〔白日梦我〕〔清梦时有疏萤度〕〔混迹江湖开客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122章 因为儿子的原因
    ,精彩小说免费!

    第122章  因为儿子的原因

    宫夜霄默然不语,看着她回房间的身影,他垂下墨眸,修长的身躯跌坐回了沙发上,他径直枕着自已的手臂躺了下去,拿起灯光摇控器,把大厅里所有的灯光都关掉了,看来,他也不想回他的房间睡。

    窗外的月光洒进了落地窗前的米色的帘子上,莹白的透着光芒,昏暗之中,宫夜霄一双目光,黠淡的仿佛天上的星辰, 不似以往的晶亮。

    他感觉身体吃了药,热还没有消退的痕迹,但他不想管了,困倦袭过来,他合上眼睛睡着了。

    他睡着了,房间里,程漓月却睡不着,她的心里的确七上八下,不能安心,她知道儿子发热的时候,总会反复两三天,但她不太清楚宫夜霄的热是不是反复性的。

    加上他今天还喝了点儿酒,刚才量了一下是三十八度五,这会儿,会不会退下来?

    程漓月在房间里睡了半个小时左右,还是推门出来了,只见大厅里一片昏暗,连避灯都没有开,黑漆漆的,只有远处的灯火淡淡的洒进来,她推门去宫夜霄的房门,也是黑得没得开灯。

    程漓月皱了一下眉,走到床前,按开了床头灯,然而,灰色的大床上,根本没有这个男人的身影。

    她吓了一跳,宫夜霄跑去哪里了?

    她赶紧快步冲出房间,如果不在房间,那么他肯定在沙发上吧!

    当她打开一盏小灯的时候,昏黄的光线下,果然看见他躺在那里,衣服未换,还是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配西裤,躺在沙发上,连被子也未盖。

    虽然公寓里的空调是恒温的,但是,必竟现在是秋季,他又感冒了。

    程漓月靠近他的睡颜,果不其然,他的俊脸看起来有些异常的红潮,眉宇也拧得紧紧的,好像睡着了,也很难受。

    果然是反复的高烧。

    程漓月不敢怠慢了,赶紧拿起体温记在他的额头上触了一下,得出来的数据是三十九度三。

    天哪!

    这可是很危险的温度了,程漓月伸手轻拍宫夜霄的脸,“宫夜霄,醒来,我们去医院。”

    宫夜霄睫毛倦怠的掀起,“不去。”

    “你三十九度三了,你别任性了,快点起来。”程漓月急了,这个男人是烧得脑子糊涂了吧!这会儿还闹什么脾气?

    宫夜霄的声线沙哑出声,“药箱里有酒精,你倒一点给我擦身体就行了。”

    程漓月一张小脸都急得出汗了,此刻,真不敢拿这个男人的生命开玩笑的,她只好听话的去找到了酒精,这是直接可以擦身体降热的医用酒精。

    程漓月找了一条毛巾过来,一时有些犯难。

    如果要替他擦身体,不是要脱掉他的衣服吗?

    宫夜霄见她都准备好了,却没有动手,他狭眸流转到她的小脸上,“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意这些?如果你是医生,面对男病人,那病人不是得归西了?”

    程漓月真不知道这个男人这会儿还能开玩笑,真是够冷的笑话。

    程漓月一咬牙,伸手就去解他的衣扣,一路解下来,她的窘迫和羞涩,已经表现在脸上了。

    宫夜霄配合着让她脱掉了他的上衣,而就在这时,宫夜霄皱了皱眉道,“还有裤子。”

    程漓月不由咬了咬唇道,“擦上身就好了。”

    “难道你不知道酒精擦浴,得擦四肢吗?”宫夜霄掀眉教育。

    程漓月脑子也是急乱了,听他这么说,还真就信了,她咬了咬唇,伸手去解他的裤头,触碰到的时候,指尖,有轻微的颤栗,而且,她的脸色也涨红如血,暗叫一声霍出去了,他修身的西裤就这么被她给拔扯下来了,一双修长结实的长腿露在她的眼帘,还有男人完美的黄金倒三角。

    她的呼吸一窒,做了几秒思想准备,接下来,程漓月心无旁念的开始给他擦身,她用毛巾兑到酒精开始在擦他的劲部,胸口,后背,还有手足地方降热。

    在她擦试的时候,宫夜霄一双眸光平静的看着她,此刻,他的眼神里没有那些不该想的念头,有得,只是悸动和欣慰,从她此刻的举动可以看出来,她是真得关心他。

    程漓月擦完了之后,拿了一条毛巾沾了冷水贴在他的额头上,而她,也累得直喘气了。

    她拿了一条小被子盖在他的身上,又倒了一杯温开水让宫夜霄喝下去,过了十分钟量他的体温,退回了三十八度五,她不敢大意,就坐在旁边守着他。

    宫夜霄迷迷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程漓月守到凌晨一点多,再测的时候,他的温度已经退到了三十八度,并且,稳定了,没有再发作了,她已经困极了,在一旁的沙发上,依靠着就睡着了。

    半夜。

    宫夜霄醒来,看着身边累得睡着的女人,他掀开被子,走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横抱起来。

    程漓月感觉身子一轻,还以为在做梦,没有挣扎的被他抱进了她自已的房间,而男人也侧身卧下,抱着她,继续睡过去。

    清晨。

    程漓月睁开眼,不意外的看见身边的男人,宫夜霄睁开眼,眸色深沉,还有一丝兴味之色,看着她,神情间流转丝丝暖昧。

    程漓月倒是没怪他和她睡在一起,而是第一个举动就伸手去触碰他的额头,摸到了常温的温度,她终于松了一口气,而这时,男人健臂一圈,她原本就半坐起来。

    这会儿,她难于支撑身子,直接就朝他压了下去。

    她在上,他在下。

    程漓月的呼吸一窒,心跳加速起来,有些羞赫的去推他,“放开我。”

    宫夜霄搂着她,目光灼热,“看来你真得很在乎我。”

    “我才没有。”她低声反驳。

    宫夜霄眸光微微一黯,眯眸,“没有吗?”

    “你是我儿子的父亲,如果没有照顾好你,我担心小泽会伤心,我所做的一切,只是因为小泽,仅此而已。”程漓月冷静的启口,同时,伸手推开他,想要挣扎起身。

    宫夜霄的目光凝视着她良久,眸光深色难测,几秒之后,最终,他还是缓缓的松开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偷个宝宝:总裁娶〕〔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绝色乡野〕〔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太古龙神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