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界战神传〕〔血月帝姬〕〔绝世毒尊〕〔神血战士〕〔最强恶魔妖孽系统〕〔九瞳至尊〕〔奕王〕〔我只是个穿越者〕〔勇者斗魔神〕〔阴司特警〕〔当瓦罗兰遇上漫威〕〔海贼之非限制性变〕〔二次元的位面选择〕〔孤掌昆仑〕〔末日万里归家路〕〔夜少的心尖宝贝〕〔神医仙妻:邪王夫〕〔重回大唐开圣世之〕〔水浒另类史之生辰〕〔无限恐怖风暴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89章 掉钱眼里的女人
    ,精彩小说免费!

    第89章   掉钱眼里的女人

    这一定是程漓月画过的最美的一张男性面孔。

    程漓月触进他的眼神,深邃晶亮,灼灼逼人,令人多看一眼,就要被吸卷进去,程漓月压根不敢多对视他的眼神,她假装检查桌面的工具。

    而男人浑身散发着的强大气场,也令人难于忽略,此刻的他, 虽然安静,却仿佛暗夜的帝王,散发着无声却慑人的气息。

    “你别动,我要开始画了。”程漓月朝对面的男人道。

    宫夜霄一张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眼神迷离中全是诱人的气息,充现的展示着他的男色风情。

    程漓月盯着他坚毅冷峻的面部线条,纤细的手指握着笔,仿佛有了灵性一般,宫夜霄一寸一寸的面部轮廓在她的笔下由淡至浓烈的显现出来。

    程漓月落笔还是没有以往的干脆利落,主要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太让她分神了,他的一双眼睛仿佛两泓古潭,深不可测,却漩窝暗藏,令人一看进去,就仿佛灵魂要被吸走的感觉。

    程漓月感觉身子有些发热,不知道是因为面对这个男人太有压力的情况,还是今天的思想不够集中,令她的心里有些烦乱,她一头长发原本是懒散的披在脑后的,这会儿,她想要找皮筋,又一时找不到。

    只好拿起一支铅笔,将一头乌黑及腰的长发宛如古代女子盘发那般,简单的盘在脑后,丝丝缕缕的几缕发丝落在耳畔处,徒增性感。

    对面的男人看着这一幕,喉结处,暗暗的滚动了几下,到底是谁在诱惑谁了?

    把头发盘起来之后,程漓月继续盯着对面的男人,手下十分小心的落笔,生怕自已把这个男人画歪了,必竟这张脸,太美型了,如果画歪了,明天还能拿到钱吗?

    哎!她今晚是掉进钱眼里去了。

    为了钱,程漓月决定好好画。

    她摒弃一切的杂念,就把对面的男人当成平常在街头上画的人一样来画,其实这个男人的脸部线条流畅利落,画起来应该不难的,可是,偏偏最完美的东西,画出来,却是最难的。

    宫夜霄一排浓密卷翘的睫毛缓慢的轻眨,那自带眼线效果的狭长眼睑,令他一双眼睛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任何女人,都抵挡不住他十秒的魅力,而面前这个女人,却能巍然不动的作画,这令宫夜霄有些无语,难道他的帅气在她的眼里,就真得可以视而不见吗?

    “喝杯水吧!”程漓月突然决定停一下,因为她渴了。

    宫夜霄闻言,漩窝般危险又深邃的黑眸里,划过一抹不易查觉的笑意,渴了?是因为他的关系吗?

    程漓月倒是十分体贴的给他倒了一杯,走过来递给他,“你也坐累了,起来休息一下吧!”

    这会儿时间也不晚,十点半,宫夜霄站起身,也不去看她画得怎么样了,而是慵懒迷人的倚在落地窗前,一双眸光凝视着她,从她盘起的头发,落到她纤细洁白的脖子,再缓缓落到她隐约的精致锁骨,还有她衬衫里形状完美的胸口处。

    他的眼神深处闪着绿光,就仿佛从林深处的野兽,对他看中的猎物有了十足的兴趣。

    程漓月正喝着水,见他一双眼睛不老实了,瞪了过去。

    宫夜霄喝完了水,将杯子递给她,继续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坐姿,眼神有些幽暗的看着对面落坐的女人。

    程漓月一抬头,两人的视线,在晕黄的水晶灯光下交织触上了。

    男人的魅惑迷人。

    女人的轻微慌乱。

    气氛安静中,不知道是谁的呼吸变得有些喘起来,程漓月低下头,秀白的鼻间上似乎冒出了一丝汗水,她咽了咽口水,开始继续作画。

    这个男人的眼神虽然迷人,但绝对散发着强者的风采,灼热又危险。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安静的客厅里,宫夜霄的目光不知疲倦的盯着对面作画的女人,而程漓月也仔细认真的把他画好,程漓月进入了认真的工作状态,其实也是足够迷人的。

    她的眼睛清澈如水,灵动诱人,在望着一个人的时候,没有丝好的侵略性,反而令人感到如沐春风,愿意被这双眼睛久久凝视。

    此刻,宫夜霄就拥有这样的想法,他希望被这双眼睛凝视一辈子。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他拥有如此迫切和坚定的想法。

    这个女人做到了。

    花了三个小时的一副人物像,终于跃然纸上,程漓月在收笔的那一瞬,也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她朝对面的男人道,“画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我看看。”宫夜霄从椅子上站起身,朝她走来,程漓月正坐在沙发上,宫夜霄就直接坐到她的身边,高大的身躯倾身靠近。

    宫夜霄的目光落在她的画像中,暗暗惊叹于这个女人的画功,果然把他的神韵和风采都画得十成十的像,这是不是可以算作她把他放在心上了呢?否则,没有把他放在心上,怎么可能画得这么相像?

    在宫夜霄看画的时候,不知不觉,他的面容凑得很近,近到只有半只手掌的距离,她隐约听到了他身上属于男人的阳刚气息,有些强势的渗入她的呼吸里,令她全身的神经都止不住的绷紧了起来。

    他其实不用靠得这么近的。

    “画得不错,我很喜欢。”宫夜霄表态。

    程漓月一张俏脸白里透红起来,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性感的薄唇离她的耳畔很近,低低的声线,声声入耳。

    程漓月的耳朵和脸蛋止不住的发热。

    “你喜欢就好,很晚了,明天见。”程漓月假装在收拾着画笔,然后,她想到头发里还有一支铅笔,她立即伸手一抽,瞬间,她一头黑发丝绸一般的滑落下来。

    几丝滑过男人的脸庞,男人那泼墨一般深黑的眸光,瞬间滇黑危险了起来,这个女人似乎总有办法惹得他欲望爆棚。

    程漓月收拾完了,把这张画取下来递给他,“诺,你的,收好。”

    宫夜霄将画握在手里,正仔细的回味着。

    冷不丁的一句女声传来,“希望明天早上你能准备好钱。”

    宫夜霄立即宛如一盆冷水浇下,难道这个女人把他画得这么好,就是为了这笔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洪荒之凤族圣皇〕〔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男主多少钱一斤(〕〔重生六零俏媳妇〕〔成为首富〕〔名门婚约:霸道总〕〔总裁太坏,娇妻要〕〔人生若能两相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