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停!女主在那边〕〔地球带路党〕〔谁动了我的前世今〕〔我乃全能大明星〕〔蜜宠田园:神医辣〕〔金牌小助理〕〔他从暗夜里来〕〔神兵祭〕〔都市之最强武者〕〔国民女神:池少,〕〔娱乐之唯一传说〕〔穿越之兽世种田记〕〔何言此处同风月〕〔山村小岭主〕〔武道治安官〕〔充钱的抓鬼游戏〕〔假面的无限读取〕〔我的驱魔生涯〕〔追子弹的人〕〔木叶之毒奶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贴心萌宝荒唐爹 第62章 被欺负了
    ,精彩小说免费!

    第62章   被欺负了

    程漓月和张超去了自助餐厅的方向,而宫夜霄高大俊挺的身影从走廊里迈出来,他眯着眸看向通往洗手间的方向,等着程漓月出来。

    宫夜霄端着红酒杯,慵懒的倚在走廊的墙臂上,头上的射灯落在他的身上,简直就仿佛漫画里走出来的王子,迷死人不偿命。

    这次来参展的多是年轻女孩,看到这个男人,都要迷得心跳加速,脸红耳赤,暗暗大呼好帅好帅。

    宫夜霄坐上宫家家主之后,宫家人的照片就几乎被撤消在网络上,所以,大家都知道宫夜霄的名字,也知道那是一个撒旦一般英俊帅气的男人,而平常的人都少见他的照片,他可不像是有些富二代,常常还要爆绯闻,生怕别人不认识似的。

    他,神秘,低调。

    “好帅好帅啊!天哪!哪里钻出来这么帅的男人?”

    “好想要他的联系方式。”

    两个女生激动得窃窃私语走过。

    然而,男人的脸上在盯了一两分钟,就有些不奈和不悦了。

    这个女人上个洗手间,需要这么久吗?

    宫夜霄继续又等了几分钟,最后,他有一种猜测,她也许出来了,只是躲着他呢!

    该死的,这个女人敢躲着他?

    男人那根愤怒的神经,好像十分轻易就能被程漓月给挑起。

    宫夜霄修长的长腿,迈着凌厉沉稳的步伐,开始在大厅里找程漓月了,找了一圈没看见,他的目光望向了那一条通往自助餐厅的走廊,他眯紧着眸走过去。

    自助餐厅里,灯光浪漫,气氛情调,桌上插着的玫瑰花,布置得好像是情人约会的地方。

    程漓月和张超各自端着餐盘坐到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已经吃了一会儿了,程漓月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她想到宫夜霄会不会找她?

    算了,反正他们也不是结伴而来的,她没必要顾及他吧!

    “程小姐,相信你的工作能力一定不错。”

    “我还是职场新人,只能说一般。”程漓月谦虚的说。

    张超笑望着她,“你们这一行,没有新人老人一说,有时候新人的突破能力更强,我相信你会变得很优秀的。”

    程漓月抿唇低笑起来,“谢谢夸奖。”

    入口处,一抹俊逸迷人的身影迈进来,男人虎豹凌厉的眼眸在餐厅一扫,最后,落在了靠窗位置上,和男人交谈吃东西的女人身上,更该死的是,她还对着对面的男人笑嫣如花。

    他找了她十几分钟,而她,竟然和别得男人谈笑风生,吃着浪漫晚餐。

    还说不勾引男人,转身就换了另一个对像。

    程漓月一双笑眼微微一抬,冷不丁的看见门口朝她走来的男人,她吓了一跳,宫夜霄怎么来了?

    在宫夜霄走过来的时候,张超也注意到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他惊诧了一下,朝对面的程漓月问道,“你朋友?”

    “呃…”程漓月想说什么,一道冷冽的男声替她开口,“她是我孩子的母亲。”

    张超吃了一惊,不敢置信的看着对面的程漓月,“你有孩子了?你结婚了?”

    “对不起。”程漓月有些尴尬的道歉,然后起身,刚站起,手臂就被男人强势扣住,被拉着往出口走去。

    程漓月的手腕都要被捏疼了,她不由吃痛的低叫道,“宫夜霄,你捏疼我了,你放开我。”

    宫夜霄目光看向旁边一个阳台,阳台被密实的窗帘遮住,他心念一转,拉着她就进去了。

    程漓月的后背贴到墙壁,手腕才被松开,她揉着痛疼的手腕,瞪向这个霸道无理的男人,“你要干什么?”

    “我倒想问问你干什么!转个身,就勾搭上另一个男人?嗯?”男人威脆的身躯蓦然一压,将她紧抵在墙壁上。

    程漓月张嘴就想惊呼,男人贴耳警告,“叫吧!叫响一些,让人过来瞧个热闹。”

    程漓月的惊呼硬是咽了回去,涨红着脸,伸手推他,“宫夜霄,你别乱来。”

    “如果你想要男人,我不介意满足你。”

    程漓月气得伸手推他,“你胡说什么?”

    然而,下一秒,她的双手就被男人剪在手里,直接拷到她头顶,危险而清冽的男性气息扑洒而下,暖昧沙哑的声线落在她耳畔,“我有自信比任何男人更能满足你。”

    程漓月要气死了,身躯被紧抵着,男性的危险直逼而来,她正想让他退开一些,红唇微启,男人的吻就直封而来。

    程漓月原本就被他抵死在墙壁上,想要避开这个吻,都没有办法,脑袋往后仰是墙,男人火热的吻带着惩罚意味强势袭来。

    而男人的眼睛没有闭,只是眯紧,深得仿佛黑洞一般,要将她吞进去。

    程漓月呼吸不稳,胸口起伏得厉害。

    吻到最后,倒是男人先松开了她,神情间尽是克制和隐忍的表情。

    这个女人是妖精。

    宫夜霄松开她,也命令出声,“跟我去接儿子。”

    程漓月也虚软的抵在墙壁上,她想骂,却发现,骂他的力气都被他抽走了,只有不断的喘息起来才好受一些。

    “十分钟后,我到门口等你。”宫夜霄说完,掀开窗帘迈步出去。

    身后,程漓月气得狠狠咬牙,呼吸间,全是男人的气息,令她抹了抹嘴角,脑子现在还缺痒的晕头转响。

    宫夜霄一路出来门口,昏暗的灯光下,他的俊颜绷紧,似乎正在忍受着一股难受。

    刚才那个吻,已经令他动情动欲了,而没有发泄的渠道,那对男人来说,却是一种折磨。

    程漓月在阳台上整理好情绪,她真得发誓也不想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了,可是,她要去接儿子,她不能把儿子扔在宫家。

    她深呼吸了几口气,画展是完全被这个男人给毁了,一看时间,已经八点多了。

    她沉着一张小脸出来,看见倚在走廊旁边的廊柱下抽烟的男人,烟雾将他英俊完美的五官,宣染得更加邪魅危险。

    宫夜霄眯着眸盯着她阴沉沉的表情,他将烟往旁边的熄烟台上一插,领着她去他的车子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品娇宠,丞相大〕〔权路迷局〕〔幸得相爱,陆少深〕〔肉欲娇宠[H 甜宠 〕〔重生渔家有财女〕〔原来爱情回来过〕〔骗婚总裁:独宠小〕〔娇软美人[重生]〕〔和美女班主任合租〕〔药神毒妃,邪王乖〕〔情嫂 (梁甜芬王飞〕〔山村透视兵王〕〔偷香(杨羽)〕〔呆萌小青梅,竹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