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一百零五章 当年内情
    大榕城。

    因为墨临渊的一封挑战书,这座距离鸣剑山庄最近的城镇一下子涌进了无数江湖人,若非时间太仓促,只怕来的人还会更多。

    不过,当顾宁问到第四家客栈也客满的时候,再好的脾气也都有些暴躁了。这次他们没有带着侍卫,秦姝又是个女孩子,一路上的杂务基本都是顾宁在做,毕竟只有他江湖经验最丰富,总不至于指望苏青崖吧。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现在的大榕城怕是根本没有空的客栈了。”慕容流雪皱眉。

    “那怎么办?直接上鸣剑山庄?”顾宁问道。

    “不妥。”秦绾摇头。她要是上门,欧阳鹭高兴都来不及,可这次是她的师父挑战唐默,她的身份太过敏感了些,若是住到鸣剑山庄,只怕落人口实。

    “明天就是初十,大不了露宿一夜,死不了人的。”苏青崖不耐烦道。

    秦绾哭笑不得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这话也只有苏青崖敢说得那么天经地义了。

    “不然怎么办?”苏青崖没好气。

    秦绾招了招手,示意顾宁过来。

    “夫人?”顾宁疑惑地走近前。

    “去找户不大不小的人家,就说我们要借他家一个院子住一晚。”秦绾笑着给了他一张银票。

    顾宁低头一看,一百两。不算多也不算少。

    “好好选人。”秦绾悠然道,“太穷的人家没有那么多房间给我们住,太富贵的又不太在意银子,不会愿意陌生人接住。”

    “夫人放心,我明白了。”顾宁眼睛一亮,立即去办事了。

    “姝儿,那边有布庄,去买些现成的被褥铺盖,最简单的就行,花不了多少银子。”秦绾又道。

    “是。”秦姝笑眯眯地答应了。

    “入了朝堂,果然和江湖人的思维方式不一样了。”慕容流雪叹道。

    除了喻明秋,他们几个多少也在江湖上走动过,自然遇到客栈客满的情况,可无论如何也从未想过去租用百姓的宅院。

    很快的,顾宁和秦姝就先后回来。

    顾宁选了一家普通的商户,宅院不小,腾出一座院子给他们五个人住绰绰有余,荆蓝迅速换上新买的铺盖,最简单的碎花青布,反正也就是只用一晚。甚至连茶壶茶杯都准备了新的。

    一行人安顿下来,顾宁到对面酒楼打包了饭菜过来,众人吃了,各自早早入睡,准备明天天一亮就直接上鸣剑山庄。

    与此同时,城外不远处的鸣剑山庄却没有这么平静。

    虽然庄门紧闭,但庄外却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很多都是和鸣剑山庄有交情的,或是曾经得过唐默和唐演指点的。

    自从无名阁的挑战书送到鸣剑山庄,唐演就下令封闭了庄门,连暂时留在庄内求教的武林人士也遣散了,只留下了几个已经在庄内好几年,算得上唐演半个弟子的。

    “所以,叫我出来干嘛?”唐少陵懒洋洋地靠在墙上,低着头,手里把玩着腰带上的玉坠。

    上好的地心暖玉,精心雕琢成梅花的图样,尤其精致的是,暖玉上原本淡红的沁色正好染上梅花的花瓣。玉坠下面垂着一条黑色的穗子,夹杂了几根金线,编织成平安如意云纹,有种低调的华贵。

    “明天你爷爷和墨前辈要比武,你还有心思闭关?”唐演气道。

    “爹你都说了是比武,能有什么大事。”唐少陵不以为然道。

    墨临渊还能千里迢迢赶到西秦来就为了把他爷爷宰了吗?别开玩笑了,而且爷爷明明高兴得很。武功到了这个境界,世上想求一个对手都难,能和武神一战,说不定还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那是好事!

    就是外面的人太讨厌了,明明是切磋,弄得好像生死决斗一样——说句不好听的,墨前辈和爷爷切磋武功,关江湖屁事!

    想着,他眉宇微扬,一股掩饰不住的寒气就飘散开来。

    “把你的杀气收一收。”唐演没好气道。

    唐少陵刚回来的时候说要闭死关,他还莫名其妙,之后才察觉到不对劲。这孩子……似乎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啊,上一回幸亏有苏青崖出手,这次他本相捎信去东华的,却被唐默阻止了。

    然而,这都一个多月了,唐少陵的状况却并没有收敛,反而更严重了,几乎随时随地都在乱放杀气。

    唐少陵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倒是严肃了点。

    “总之,明天恐怕会很乱,由不得你继续闭关。”唐演叹了口气,又道,“何况,你爷爷和武神一战,若能旁观,必能受益良多。”

    “外面那些人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唐少陵一声冷哼,差点又要开始飚杀气。

    一场最顶尖的比试,弄得好像耍猴戏给人看似的,唐少主表示很不爽。

    “还有,绾儿也来了。”唐演又道。

    “绾绾来了?在大榕城?”唐少陵惊喜道。

    “嗯,有弟子看见她进城了,估计是不方便提前来庄里。”唐演无奈道。

    “没关系,我去找绾绾好了。”唐少陵扭头就走。

    “臭小子!”唐演笑骂了一句,又叹了口气,脸上慢慢浮现起一缕愁色。

    “夫君在担心什么呢?”欧阳鹭从后堂走进来,手里端着汤盅,盈盈含笑。

    “父亲接下了西秦国师之位,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唐演扶着她的手坐下,低声道,“鸣剑山庄的未来,终究是少陵继承的,咱们从来没有干涉过他的选择,可至少……不能给他惹麻烦啊。”

    “太子殿下又岂是好打发的。”欧阳鹭摇了摇头,揭开汤盅的碗盖,朝他推了推,“儿孙自有儿孙福,少陵也好,绾儿也好,他们心里明白得很,我们做爹娘的,只需要在孩子回来求助的时候帮把手就够了。父亲那里,想必他老人家早有安排。无论如何,太子殿下也不敢朝鸣剑山庄公然动手。”

    “没到那地步。”唐演摇了摇头,端起汤盅喝了一口,颇有些食不知味。顿了顿,又开口道,“不过,要做好准备。”

    “不会吧?”欧阳鹭惊讶道,“鸣剑山庄和西秦皇室百年交情,就算看在江湖舆论份上……”

    即便是唐少陵公然站在东华那一边,她也觉得,以夏泽苍的气量,就算生气,也不至于迁怒整个鸣剑山庄才对。毕竟鸣剑山庄是西秦江湖领袖,不是官府能说灭就灭的,哪国可都没有一条律法说家族子弟出仕他国要连坐家人的。

    “不是太子殿下的问题,恐怕……是咱们儿子不肯罢休。”唐演苦笑了一声。

    “少陵怎么了?”欧阳鹭愣道。

    不就是小小的坑了太子殿下几次吗?都是公事,没要死要活的吧?

    唐演的嘴唇动了动,半天没说话。

    “别话说一半啊。”欧阳鹭推了他一下。

    “就上个月,庄里来了一个求教的年轻人,叫巩义的,记得吗?”唐演道。

    “那个挺好看的小伙子?”欧阳鹭想了想就笑了,“听说他之前一直在外游历,才而立之年,已经跑过不少地方。”

    “就是他。”唐演叹了口气道,“之前他无意中跟我说起了一件事……他说,之前在东华游历,刚好赶上猎宫之变,后来菜市口处斩了一大批附逆的反贼,废太子李钰身边那个幕僚,叫朱仲元的,好像是太子妃的表兄。”

    “那怎么了?”欧阳鹭不以为然道,“绾儿不是说过吗?那个朱仲元是咱们太子殿下派去的人。”

    “不,关键是,巩义也做过太子殿下的侍卫,后来不惯拘束才请辞的。”唐演组织了一下语言,谨慎地道,“他说,似乎曾经在太子府见过朱家子弟,虽未刻意听他们谈话,可经过时好像听到一句,‘通知你兄长,必须除掉她’之类的,那之后没多久,李钰就……”

    “你是说,绾儿差点死过一次,这背后有太子殿下推波助澜?”欧阳鹭的脸色变了。

    “不敢肯定。”唐演沉重地道,“不过,若是让少陵知道……”

    “呯!”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书房的门几乎是被人砸开的。

    “呃……”夫妻俩一起回头,顿时脸色铁青。

    “我的剑忘记带了。”唐少陵笑眯眯地走进来,从书架不起眼的地方拿起鱼肠剑,收进衣袖里,继续笑眯眯地出去,带上门之前还加了一句,“你们继续说。”

    “……”唐演无语。贴身收藏的鱼肠剑居然能忘了,你骗鬼呢!

    欧阳鹭眨了眨眼睛,一下子还没回过神来。

    两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有种说不出的憋闷。

    鱼肠剑既然是唐少陵故意落下的,那他之前就一定没走,可要是他听见了,这表情是不是也太平静了点?甚至连杀气都没泄露出来!

    “不好!”猛然间,唐演像是想起了什么,一下子站起来,“他一定是去找巩义了!”

    “然后呢?”欧阳鹭道。

    “什么然后?当然是……”唐演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当然怎么办?他就算知道唐少陵去找巩义了,又能做什么?总不能去杀了巩义灭口吧!何况庄内的人都没遣散了,现在就连他都未必能马上找到巩义。

    “他去找那个巩义,总比直接去找太子殿下强吧?”欧阳鹭苦笑了一声。

    唐演无言以对。

    “庄主!庄主!”就在这时,一个小厮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什么事?”唐演按了按额头道,“是不是少庄主出去了?”

    “少庄主?没看见呀。”小厮愣了愣才道,“庄主,是太子殿下来了!”

    “什么?”唐演只觉得头更疼了。

    夏泽苍来了,他是太子,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把人拦在外面,只能先请进来。不用说,夏泽苍这个时候来,也是为了明天的比武,一国太子……难免又添几分变数。

    “你说,没见到少庄主?”欧阳鹭问道。

    “夫人,真没见着。”小厮有些莫名其妙地道,“这么晚了,难道少庄主还要出门吗?”

    唐演的脸色变了,立即道:“去找!找到少庄主,告诉他,他爷爷要见他,让他立刻滚过去!”

    “是。”小厮被吓了一跳,赶紧点点头,转身跑了几步,又想起了自己进来的目的,回头犹豫道,“庄主,那……太子殿下?”

    “开正门请进来。”唐演没好气道。

    就算他不愿意,但那是太子!除了好好请进来还有别的应付办法吗?

    “若是找不到少庄主,就守着太子殿下,他可能会去找殿下叙旧。”欧阳鹭道。

    “那……也要拦?”小厮有点不确定。

    “父亲找他,十万火急。”唐演面无表情道。

    “啊,是!”小厮得了准信,这才跑了。

    “真是……这都什么事。”唐演叹气。

    “还不是你教的儿子。”欧阳鹭却一声轻笑。

    “父亲教他更多,也难怪。”唐演嘀咕道,“就希望他真的够聪明,就算要弄死太子殿下,也别在鸣剑山庄啊……”

    欧阳鹭看着他,又好气又好笑,只想说不在鸣剑山庄那就可以弄死?还说不像父子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落魄佳人千金难换〕〔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婚心计,老公轻点〕〔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