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身医术纵横都市〕〔永夜君王〕〔大清隐龙〕〔第一狂妃〕〔家有纨绔子弟〕〔九龙道祖〕〔重生之大胃王〕〔投出个未来〕〔万界神豪都市行〕〔北宋的无限旅程〕〔入骨宠婚:误惹天〕〔抗日之神枪手〕〔花都修真高手〕〔我是老婆的召唤兽〕〔废材狂妃:邪王盛〕〔重生警花军嫂〕〔九连山庄〕〔我的秘密女上司〕〔一本正经的大修仙〕〔冰火法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八章 偶遇
    秦绾再次见到喻明秋的时候,愣了好一会儿,差点没认出人来。

    褪去了一身道袍,换了件淡青色的团花圆领长袍,月白色束口箭袖,一头长发也用一根玉簪束起,不再是道髻,就是普通文人的打扮,看起来就是一位名门公子,哪儿还有半分出家人的模样。

    “王妃身边跟着个道士,不合适吧?”喻明秋眨巴着眼睛解释道。

    今天他和秦姝陪着秦绾出门,要不然他也不能把自己整成这模样啊,摄政王妃带着个道士招摇过市成何体统。

    秦绾不禁笑了,性格怪是怪了点儿,但还是很通透的嘛。

    “不过,青城观主知道了不会生气吗?”秦姝好奇地问道。

    “我虽然是师父养大的,但师父也没让我真当道士啊。”喻明秋一耸肩,“只不过在青城观里不穿道装会很奇怪,这么多年也习惯了。而且……”

    “而且什么?”秦绾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嗯……道装……很便宜。”喻明秋挠了挠脸,看着天空,一副无辜的表情。嗯……不但是便宜,有些地方道装、僧服什么的都是免费的。

    “噗——”秦绾忍不住笑出来,“你很缺钱?”

    “当然啊!”喻明秋一挑眉,也不见外地开始诉苦。

    秦绾本来不明白以喻明秋掌教关门弟子的身份居然会缺钱,听完他的解释才明白过来。

    青城观是道观,虽然不会缺了弟子的衣食住行,但也不会额外给银子。大部分弟子要么是专心苦修不在乎外物,要么有家族里供养,再甚者为了维持基本开销,青城观在俗世里也有些产业,而打理产业的人自然是有油水的。那些内门的核心弟子也有自己的派系,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有下面的弟子送上孝敬。只有喻明秋,他辈分太高太尊贵,没人敢让他去做杂事,而他人缘太差,也没人会拿银子孝敬他。再加上掌教对他期待太高,每天就是读书、练武、练武、读书,连白云山都没下过,要不是这次出师的时候掌教送了他一块玉佩做礼物,被他拿去当了,恐怕连上京的路费都凑不出来。那头又老又丑的驴子还是捡来的呢。

    秦绾简直是哭笑不得。

    喻明秋没钱,青城观掌教显然是当了太久的老神仙,不知道在外行走衣食住行无不需要花钱?

    一边的秦姝娇躯颤抖,若不是走在大街上还需要顾及点形象,早就笑得前俯后仰了。

    “说起来,都是因为我那个便宜爹给我起了个‘没钱哟’的倒霉名字啊。”喻明秋叹了口气,又道,“不过,非得要姓霉,好像叫什么名字都挺倒霉的。”

    秦绾也忍不住笑了。

    这侍卫倒是挺好的,至少带在身边,心情愉悦!朔夜和莫问跟个木头似的,顾宁和叶随风又太不经逗,果然还是执剑和喻明秋这样的最有意思了。

    “王妃,这是去哪儿啊?”喻明秋随口问道。

    “好久没去巡查自家的产业了,今儿个闲着,去看看。”秦绾笑道。

    “王府的产业?”喻明秋随口问道。

    “不是,是王妃的私产哦。”秦姝笑得眉眼弯弯。

    说话间,已经到了明月楼门口。

    如今的明月楼早已恢复往日的荣光,就好像当初被尹家的辉耀阁打压的那一段不存在似的。门口站着两个漂亮的侍女迎客,一看到秦绾就赶紧下拜:“见过王妃。”

    “绿杨、芳草,今天是你们俩?于掌柜在吗?”秦绾轻笑道。

    两个姑娘“嘻嘻”一笑,左边的芳草接道:“在呢,正巧叶小姐也在里头。”

    “灵儿来了?”秦绾一挑眉,示意两人不用管她,继续去接待客人,自己带着秦姝和喻明秋走进去。

    “这个本姑娘要了,包起来!”大堂边上传来一个娇俏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

    “姑娘,这簪子明明是我家小姐先看中的!”一个青衣小丫头愤愤地道。

    “她付钱了吗?”与她对峙的白衣少女一抬下巴,拍了张银票过去,“掌柜,包起来!”

    “……”于湛一头黑线。

    这姑娘一看就是外地来的,京城就没人不知道明月楼是摄政王妃的产业,敢在这儿撒野?尤其好好一姑娘,出门不带丫鬟,却带了四五个大男人,看起来也不像是侍卫——就算真是侍卫也不对劲吧!

    秦绾扫了一眼,不由得笑起来。

    “大小姐来了!”于湛抬头看见他们,顿时也顾不上客人了,直接迎了出来。

    “于掌柜气色不错。”秦绾笑着招呼。

    “都是托大小姐的福。”于湛也笑眯了眼睛。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就是押注押对了秦家大小姐,所以,即便秦绾已经是摄政王妃了,他还是喜欢称呼一声“大小姐”。

    “王妃。”叶灵起身行礼,一脸的云淡风轻。

    “怎么出门就带了个小丫头?”秦绾皱了皱眉。

    “青天白日的,在京城逛逛还能丢了不成?”叶灵俏皮地笑笑,“而且霜儿给的心法我一直有在练哦!”

    “就你那点内力,第九流都及不上。”边上的白衣少女嘀咕道。

    “小师妹,你闹够了吧!”一个男子低声斥责,“大师兄说让我们在京城等着……”

    “这不就是京城吗?我就是想买几件首饰而已。”白衣少女一脸的委屈,双眸含泪,盈盈欲泣的模样,顿时让她师兄低声赔不是了。

    “南宫姑娘若是看上明月楼的首饰,看在南宫家在锦州有功的面子上,于掌柜,南宫姑娘看上了哪几件,降三成价卖给她便是。”秦绾淡然道。

    “是。”于湛点点头,这才包起了南宫芸要的一根簪子、一对手镯、一块玉佩,“承惠三千二百两银子。”

    南宫芸怔了怔,也没想到她从叶灵手里抢的首饰竟然这么贵,都抵得上她平时买十几件首饰的了。

    “嫌贵?没钱还跟我家小姐抢东西。”叶灵带着的小丫头一叉腰,圆圆的眼睛瞪过去,“明月楼这种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进来的。”

    “你!”南宫芸气结。

    “这位是南宫世家的小姐,南宫芸。”秦绾淡淡地介绍。

    “哦。”叶灵眨了眨眼睛。

    南宫世家,没听说过,肯定不是京城的。可这位南宫小姐怎么好像就是冲着自己来的呢?有仇?

    不过,既然秦绾没介绍自己,她也懒得搭话。反正王妃最护短了,比起那个莫名其妙的南宫姑娘,自己应该还算是王妃的“短”吧?

    “拿去!”南宫芸咬牙又拿出几张银票。

    以南宫杰对这个唯一的女儿的宠爱,几千两银子南宫芸还是拿得出来的,虽说那几件玉器并非不值这个价,但就这么花出去,她还是有点心疼的。

    “多谢惠顾。”于湛笑眯眯地数了数银票,又把放在锦盒里的首饰递给她,“姑娘拿好了。”

    南宫芸接过锦盒抱在怀里,又有些得意地看了叶灵一眼,随即对着秦绾甜甜一笑:“谢谢王妃姐姐,改日芸儿和师兄一起上门拜见。”

    叶灵更觉得莫名其妙,和她有关系吗?

    “若是南宫旭来了,本妃的确想见见。”秦绾一声轻笑,眼中闪过一丝冷意。

    要不是她对南宫旭的印象还不错,早就捏死南宫芸了。当然,希望南宫旭够识趣,别再放他家的凶兽出来随便咬人了。

    “芸儿告退。”南宫芸一福身,和一群师兄趾高气扬地出去了。

    “有什么好神气的。”小丫头轻啐了一口,脸颊鼓鼓的,显然很不服气。

    “萱草!”叶灵警告了一声。

    “好了,别为不相干的人生气。”秦绾捏了一把叶灵的脸,笑道,“于掌柜,叶小姐可是要办嫁妆的,别拿外面的普通货色来糊弄人,拿点好东西出来。”

    “王妃!”叶灵吓了一跳,整张脸都红透了,整个人手足无措。

    王妃是开玩笑的吧?哪有女孩子家自己给自己办嫁妆的啊!

    “羞什么。今天灵儿看中什么了,就算本妃送的添妆。”秦绾继续笑。

    “呯!”门口传来一声轻响。

    “哎呀,这位姑娘小心些,明月楼的门槛高着呢。”迎客的绿杨娇笑道。

    小丫头萱草正好看见南宫芸狼狈的模样,不由得“噗哧”一笑,郁气顿时散了个干净。

    “早知道就不带你了,真沉不住气。”叶灵埋怨道。

    不过,南宫芸的出丑,也正好缓解了她的尴尬。

    “虽然毛躁点,但懂得忠心护主就是不错。”秦绾却道。

    “谢王妃赞赏。”萱草机灵地道。

    “赏你的。”秦绾随手从柜台上还没收起来的首饰中挑了一对翡翠耳环给她。

    “谢王妃!”萱草这回是惊喜了。明月楼的首饰,就算是小姐也不能看中什么就买什么,这回还是因为小姐定亲了,夫人才拿了些银子让小姐好好置办几套首饰的呢。就这一对耳环,只怕她攒一辈子银子也买不起。

    “便宜你了。”叶灵显然和她感情极好,笑过后,又好奇道,“王妃,那位南宫小姐是?”

    “不用管她,过几天就会消失了。”秦绾淡然道。

    “哦。”叶灵眨眨眼睛,可是很好奇啊!

    秦姝干咳了两声,拉了拉萱草,两人到边上嘀嘀咕咕去了。

    秦绾瞥了一眼,也没阻止。

    反正也不是什么要紧事,男人嘛,谁没几朵烂桃花呢。尤其她家的王爷,烂桃花从来就没拍干净过!

    说话间,于湛已经捧了个托盘出来,上面林林总总放了不少玉簪玉镯之类的饰品。

    秦绾看了叶灵一眼,见她迟疑,便心中有数。

    原本她对叶灵并不算特别了解,不过以细节观人便知大概。叶灵并非不知道明月楼内室有更好的,只不过叶家早些年被先帝打压过甚,大不如前,加上又低调惯了,从不会让儿女养成一掷千金的习气,所以她才在大堂挑选,撞上了南宫芸。现在于湛拿出来的这些每一件都是精品,叶灵自己肯定是买不起,就算她之前说了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叶灵也不敢挑。

    这是个谨慎、大度,又不贪心的姑娘,的确很适合娶回去持家。

    “最近楼里新到了一批玉料,才雕琢成器,大小姐不如也挑几样?”于湛道。

    秦绾一眼扫过托盘,直接挑了一支芙蓉玉簪、一对羊脂白玉手镯、一副滴水翡翠耳坠,件数正好和之前叶灵挑选了又被南宫芸横插一手的一样,笑道:“就这几样,包起来送到叶家去。”

    “王妃,这些太贵重了!”叶灵惊道。

    “这是本妃送给阿宁未过门的妻子的。”秦绾笑吟吟地道。

    叶灵怔了怔,随即恍悟,王妃这是表示她对这桩婚事的满意,也是安叶家的心。

    “还有这几件送去王府。”秦绾神态自若地道,“荆蓝跟了我两年,出生入死的,她要出阁了,本妃自然不能委屈了她的。”

    于湛麻利地记下了她要的东西,打算一会儿亲自送过去。

    作为男子,在叶灵面前需要避嫌的喻明秋站在稍稍有些远,却能完全阻断大门到柜台路线的地方,摸着自己的下巴,很有兴趣地沉思。

    这位摄政王妃……看起来和妹妹说的很不一样啊,不过这样的主子挺好相处就是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穿成软饭男[穿剧]〕〔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女总裁的读心神医〕〔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神医狂妃:邪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