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买个王爷做相公〕〔独家蜜爱:晚安,〕〔我的分身是天神〕〔我送外卖的那些事〕〔最强狂兵〕〔兽血青春〕〔九仙帝皇诀〕〔蹭出个综艺男神〕〔关山重重梦〕〔最强妖孽〕〔荒野的召唤〕〔沧海纪〕〔最穷岛主〕〔火影之最强人类〕〔重生天后辣军嫂〕〔核桃空间通万界〕〔碎星物语〕〔储备粮的逆袭〕〔司徒先生,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三章 江涟漪之死
    刑部天牢里正乱成了一团。

    因为国宴,刑部尚书已经在宫里了,官员进出宫禁没那么快能赶回来,所以站在门口等着的是叶云飞。

    “到底出了什么事?”李暄一边大步往里走,一边问道。

    莫问的能力他最清楚,那么一丝不苟的人,居然说不清楚李钰的状态,可以想象现场的状态是有多混乱了。

    叶云飞还没回答,随着他们进入到天牢底层,已经可以听到尽头处传来的惨叫声。

    “这不是还挺有气的吗?”秦绾诧异地一挑眉。

    听莫问的语气,她还以为李钰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了呢。

    叶云飞一脸的苦笑道:“太医已经在里面了。”

    李暄偏过头看了他一眼,不过没说什么,只是加快了脚步。

    天牢底层反倒没那么混乱,几个侍卫严阵以待地守在打开的牢门口,里面一个太医蹲在地上似乎在施救,可以闻到浓烈的血腥气。

    李暄和秦绾对望一眼,都不禁变了脸色。

    外伤致命——那刑部的问题就大了!

    “参见王爷、王妃。”沿途的侍卫纷纷跪了下去,里面的太医听到侍卫的喊声,赶紧也跟着行礼。

    “不必,忙你的。”李暄挥了挥手。

    “是,王爷。”太医抹了把汗,赶紧继续手里的活,绷带一层层往李钰身上缠,却很快再次被鲜血渗透,可见根本没止住血。

    秦绾看着李钰那身青色的衣服从腰部开始,整个下半身都快被血浸透了,甚至衣服的布料吸收不下的血液顺着他身下的地面蔓延开来,更加触目惊心,她实在忍不住问道:“陈太医,废太子究竟是哪里受伤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都没止住。”

    这样下去,光是流血就能流死人了吧?一个正常人身体里哪里有这么多血。

    李钰大概也是没力气叫了,疼得浑身颤抖,脸色惨白,张大了口喘着气,眼中闪过一丝惊恐,还有急切,在看到秦绾的时候,却突然迷茫起来。

    “这、这……”陈太医脸上的汗流得更厉害了,却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陈太医,本妃的话很难回答吗?”秦绾更觉得莫名其妙。

    这一看就是外伤,又不是稀奇古怪的病或者毒,堂堂一个太医还能弄不清楚伤势严重程度?

    陈太医无言以对,看着李暄,脸上简直写满了“求救”二字。

    “咳咳。”李暄干咳了两声,拉了拉秦绾。

    “干嘛?”秦绾不解地看着他。

    李暄也没办法,抿了抿唇,终于凑过去,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呃……”秦绾哑口无言,再看看心虚避开她目光的陈太医和莫问,抽了抽嘴角,只觉得很无力。

    李钰……李钰竟然是……被伤到了那里?也不对,这个出血量,哪里是伤到这么简单,就是整个儿割了下来都不出奇啊!难怪没人敢直说了。谁敢对摄政王妃说:废太子是被阉了。不怕亵渎王妃吗?

    见她是明白了,陈太医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道:“启禀王爷,废太子创口太大,失血过多,这会儿血又很难止住,只怕……”

    “救!必须救!”李暄黑着脸,咬牙切齿道,“用尽一切手段,救他!”

    李钰可以死,但这种死法也实在太荒谬了,若是传了出去,那就是李氏皇族永远都抹不去的耻辱!他现在都有些后悔,还不如早早就一杯毒酒一了百了呢!

    “是。”陈太医无奈地应了一声。

    他当然也知道废太子不能这么死,可光知道不行啊,这状况,想要救回来真的不太可能,除非天下第一神医苏青崖肯出手。然而,别说苏青崖现在不在京城,等他回来早就晚了,就是他在——让苏青崖救李钰?敢提这个建议的人脑子没毛病吧?这是嫌李钰死得还不够快、不够惨是不是。

    “那个……他这是怎么伤的?”秦绾别开了眼神,有些尴尬地问道。

    “王妃一定想象不到。”叶云飞说着,眼中还带着一丝不可思议,“那是江涟漪干的。”

    “江涟漪?”秦绾目瞪口呆。

    那一坨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吃喝拉撒都不能自理,居然还能伤人?

    “没事,说吧。”李暄叹了口气。

    他了解秦绾,来都来了,不弄清楚秦绾是不会安心的,何况秦绾也不是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这种事……尴尬是肯定的,但还真不至于吓到她。

    “是,王爷和王妃也知道,江氏那模样,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叶云飞组织了一下语言,慢慢地说道,“废太子清醒的时候,也许是同病相怜,倒是会照顾一下江氏,只是今天,废太子扶江氏起身的时候,那江氏突然用力翻下了石褟,将废太子压倒了,随后……她、她……用牙齿……”

    后面的话他实在不好说,索性在场的人也都听懂了。

    “不是说拆掉一半吗?怎么她还能有牙齿咬人。”秦绾没好气地抱怨了一句。

    “是只有一半啊。”叶云飞却答了一句,“可是半边牙口也是能咬的。”

    “……”秦绾也被噎住了,左右看看,又道,“那江涟漪呢?”

    “被挪到了另一间囚室。”叶云飞道,“废太子的反击让她受创不轻,加上本来她那状况,未必活得下来。”

    “我去看看。”秦绾想了想,还是叫了个侍卫,带她去了安置江涟漪的囚室。

    李暄抿抿嘴角,留在原处,没跟着过去。

    “王妃小心,这回倒是江氏看起来像是疯了。”侍卫在囚室门口提醒道。不疯可干不出这种事来。

    “知道了。”秦绾挥挥手,让他守在门口,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江涟漪可没有李钰的待遇,破破烂烂的身体被随意地丢弃在囚室角落里一堆干草上,从她身上可以闻到血腥味,以及另一种腐臭的味道。

    “看起来,这次你是真的要死了。”秦绾轻柔地道。

    李钰就算身手再差,至少是个大男人,重创之下本能的反击是用尽了全身力气的,江涟漪那副破烂的身体,好好养着都要担心随时会暴毙,何况挨了这一下。

    好一会儿,才见到江涟漪扭动了一下,喉咙里发出难听的“呵呵”声。

    “以前我觉得,没有比万箭穿心更痛的死法了,后来才知道,真的是我孤陋寡闻。”秦绾的声音很平淡,仿佛是在跟亲朋好友闲聊时的从容,“拆掉一半——说起来,我爹还真是有创意呢……哦,对了,那也是你爹。这么看,你与我还流着一半相同的血?当然,你那一半已经被拆掉了。可曾经总有过吧?怎么就差那么多呢,果然还是因为你娘尹氏太蠢了吧。”

    江涟漪用尽了力气挣扎着,终于从草堆上翻下来,在地上滚了两圈。

    秦绾却像是看见什么脏东西靠近似的,往后退了两步,“啧啧”两声:“真可怜……其实,我是没有虐人的习惯的,尤其是虐女人。只不过,爹爹想看你受活罪,作为女儿,总得让他有个地方消消气不是?倒是你今天,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江涟漪一只独眼恶狠狠地瞪着她,但那狠厉之下,掩饰不住的是一抹惊恐。

    “是的,你怕了吧?是我回来报仇了呢。”秦绾轻轻一笑,漫声道,“江涟漪,报应报应,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且看苍天饶过了谁?”

    江涟漪张着嘴,虽然说不出话来,但嘴唇的动作,分明无声地吐出三个字:欧阳慧。

    秦绾垂下眼眸,掩去了一丝嘲讽和淡淡的怜悯,转身走了出去。

    “王妃。”侍卫赶紧迎了上来。

    “给她个痛快吧。”秦绾丢下一句话。

    “是。”侍卫闻言,长长地舒了口气。

    江涟漪在天牢快一年了,她这模样,就算是天天在牢里巡查的狱卒,见了都心里发毛,最初的时候回去就做噩梦。若是王妃终于发发慈悲肯处理掉这个悲剧了,大家都有好处。

    “哈哈哈哈哈……”就在这时,大牢尽头却传来一阵大笑。

    ------题外话------

    这几天的更新是少……不过下一更在明天晚上22:10,两万字,保证不少。o(* ̄︶ ̄*)o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重生国民男神:九〕〔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贴心萌宝荒唐爹〕〔呆萌小青梅,竹马〕〔快穿之恶女驯夫记〕〔婚心动魄:神秘人〕〔霍长渊林宛白〕〔落魄佳人千金难换〕〔人间极乐〕〔黑帝1001度蜜爱:〕〔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