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女为商:驯夫有〕〔手可摘星辰〕〔修仙归来之主宰无〕〔大祖帝〕〔极品无敌小仙医〕〔沙海之云巅之战〕〔超科技商城在都市〕〔最强帝师〕〔超级冒险大师〕〔朕凶狠〕〔萌医撩夫〕〔性感兔子,在线直〕〔我的老千之路〕〔他是言灵少女〕〔唐王驾到〕〔千亿盛宠:权少,〕〔小饭馆〕〔肥猫传奇〕〔我怎么这么厉害〕〔农女倾城:腹黑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九十一章 嫉妒
    ,精彩小说免费!

    扶云县城外的山并不高,树林也不茂盛,没有大型的动物,倒是偶尔会有附近村落的村民上山打些野鸡兔子之类的回家打牙祭,久而久之,林间也被踩出了不少小路。

    温暮离受了伤,加上旧疾发作,脚步不稳,要追踪还是有痕迹的。除了偶尔会留下的零星血迹,还有刚刚被踩踏过的草木。

    “在山林里还好,若是他上了官道,抢匹马什么的,就不好追了。”慕容流雪说道。

    “那就下通缉令。”秦绾毫不犹豫道。

    “理由呢?”慕容流雪诧异地问了一句。通缉令也是分三六九等的,若是要对温暮离那样的高手造成麻烦,必须得是全国通缉,可一般的杀人越货都够不上格呢。要说近几年被一个国家全力通缉的事,也就苏青崖和欧阳慧灭了留城候满门,唐少陵毒死了嘉平关的军粮牲畜两桩,而且现在都已经撤销了。

    “行刺摄政王妃。”秦绾答道。

    “……”慕容流雪无语,这真是个好理由啊!

    “痕迹断了。”顾宁首先停了下来。

    “散开找找吧。”秦绾道。

    虽说他们要杀温暮离不容易,但反过来,温暮离想杀他们更不容易,就算散开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秦绾慢慢转过几棵大树,一面在心里暗自思索。

    李钰手里究竟还有什么是夏泽苍想要的?当初李钰的那个状况明显是清醒的,如果连这些东西都肯给了,没理由还隐藏什么,只能说,或许李钰自己都不知道那东西重要?

    正想着,猛然间,脑后传来一缕细细的劲风。

    秦绾没有回头——这个时候傻乎乎地转身才是找死,她直接往前一扑,抽出了袖中阴阳扇的同时,人已经转到一棵树后。

    “叮!”一声轻响,一截造型奇特的剑身穿透了树干,几乎是擦着她的脸刺过去的,剑风还引起了肌肤上的一阵刺痛。

    然而,最诡异的是,明明是连一人环抱粗的树干都穿透了,可大树本身却完全没有摇晃,也没有震动,甚至连树叶都没落。

    秦绾从大树另一边转出来,阴阳扇扇面张开,朝着人脸就拍过去,同时,她也看清了偷袭她的人的模样。

    一身黑衣,却不是夜行衣的那种黑,反而挺像是世家贵族的公子,只是那张算得上英俊的脸太苍白了些,配上面无表情的阴鸷,再让那黑色的锦衣一衬,怎么看怎么死气沉沉,跟个索命无常似的。

    然而,在看到他的第一眼,秦绾却有一种很不舒服的违和感。

    “温暮离?”秦绾淡淡地问了一句。

    “呵。”黑衣男子并不否认,手腕一动,同样没有丝毫震动地将弦月剑抽了回来。

    “很好。”秦绾满意地点了点头,“现在你是真的行刺了。”

    温暮离一声冷哼,直接扑了上来。

    “不用帮忙,看好后路。”秦绾道。

    慕容流雪和顾宁出现在两个方向,果然没有直接上前,而是守住了两个最方便逃脱的方向。

    “你胆子倒是够大的,不但没准备跑,反而埋伏着想杀我——”秦绾一边打,一边说道,“杀了我对西秦没什么好处,我说,你是不是和我有仇?”

    “王妃不是没见过温暮离吗?”顾宁好奇地问道。

    “谁知道呢。”秦绾却笑了,“反正我看他第一眼就觉得讨厌,他大概也一样吧。”

    顾宁愣了一下,第一眼就觉得讨厌?如果是顾星霜这么说倒是没什么问题,可秦绾是那种只凭外表来断定好恶的幼稚女孩吗?

    “王妃觉得他讨厌也是难免的。”慕容流雪看了温暮离一会儿,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他有什么问题吗?”顾宁好奇地问道。

    温暮离或许不那么温和,但好歹也算个美男子,也没特殊的毛病,穿着打扮都挺正常的。

    “你不觉得他有点像一个人吗?”慕容流雪提醒道。

    “像一个人?”顾宁一怔,再次仔细打量着温暮离,脸上有一抹深思。

    温暮离听得分明,手里的弦月剑更快了几分,几乎能看见一片残影。

    秦绾收敛了脸上的笑容,更认真了些。

    温暮离的弦月剑带着特殊的弧度,可又不是弯刀,宛如一弯新月,美轮美奂,可事实上,这把剑不算弧度的弯曲,也比普通长剑长出一大截,而秦绾的阴阳扇又是短兵器,打起来就是一个想要拉开距离,一个想要贴身短打。

    两年下来,轮回蛊转化的毒药足以让秦绾的功力回复到全盛状态,甚至犹有过之,而这具身体也调养得健健康康,可以说,现在的秦绾,在武功上或许已经胜过了两年前的欧阳慧。

    “啊,对了!”顾宁突然脱口而出,“他看起来好像唐兄啊!”

    慕容流雪一摊手。

    当然,温暮离的相貌和唐少陵没有半点相似之处,最多只能说,容貌不错。他们觉得相似,更多的是在衣着打扮风格上的一种神似。

    “可是,你不是说他非常讨厌唐兄吗?”顾宁好奇道。

    “作为温家的嫡长子,身份并不比鸣剑山庄少主差,当然,他肯定也不觉得自己的武功比不上唐少陵。”开口回答的却是战斗中的秦绾,她的声音不疾不徐,和手里阴阳扇狠辣的招式完全不同,“他觉得自己没什么比不上唐少陵的,可现实是,他爹不亲娘不爱,有家回不得,排个高手榜被压制,就算他为夏泽苍干了那么多事,可唐少陵依旧是光风霁月的太子座上客,哪怕那个二货坑了夏泽苍不止一回两回了。而他呢……永远只是暗地里见不得光的老鼠。所以,他不甘心嘛,任何人之间,凭什么那么不一样呢。”

    “你闭嘴!”温暮离眼底闪过一丝恨意,苍白的脸颊泛起一抹病态的红晕,手下的剑势更快了三分。

    “王妃,要帮忙吗?”慕容流雪沉声道。

    这个温暮离的剑法,似乎比江湖上传说的更可怕,更快!

    “不必,我师父排的榜是不会错的。”秦绾一声冷笑。

    压力,有,但远没到承受不住的地步。至少她肯定,如果对手是唐少陵或者沈醉疏,她现在应该已经要露出败象了,可温暮离还没到那程度。若非现在轮回蛊在休眠中,她不敢用毒,早就一把毒药撒过去了。

    慕容流雪对着顾宁比了个手势,顾宁会意,随着战斗的两人慢慢挪动着方向,保证始终堵在温暮离逃窜的方向上。

    “说起来,夏泽苍让你来取东西,你既然已经拿到了,原本也没有行刺我的必要。”秦绾又道,“想必这是你的私人行动?若是因此坏了大事,不知道太子殿下会不会不高兴呢。”

    “东西还是你的命,我都会拿走!”温暮离狠狠地道。

    “王妃,你到底怎么他了?听起来像是有生死大仇似的。”顾宁忍不住道。

    “是嫉妒。”慕容流雪胸有成竹地开口。

    “他嫉妒王妃?”顾宁脱口而出,“这能怎么比较,难道嫉妒王妃是个女子吗!”

    “咳咳……”慕容流雪被自己憋红了脸,连连咳嗽。

    “还不是因为唐少陵护着我,所以他才想杀了我看看那个二货会不会变脸。”秦绾不以为然道。

    温暮离得手了却不尽快离开,反而留下来行刺她的原因,就在她看见这个人的第一眼就明白了。

    “说真的,要不是他是个男人,我还以为他这么恨我,是想当我嫂子呢。”秦绾又接了一句。

    “你!”温暮离才咬牙切齿地吐出一个字,猛地脸色一变,一张嘴,吐出一股黑色的血箭。

    “这就气吐血了?”秦绾一挑眉,侧身闪过污血。当然,这句话也是随口说说的,就看这血的颜色也知道是毒血,多半还是百木香的后遗症。

    “你要这个?送给你!”温暮离一边吐血,左手从怀里摸出一个木匣子,毫不犹豫地扔了出去,然后一剑直劈空中的木匣。

    秦绾见状,也不禁呆了一下。

    形状大小和箱子里空缺的部分吻合,如果温暮离不知道他们也会来挖东西,应该不至于带着个备用的假货,他这一剑简直连自身的防御都没有了,秦绾完全可以直接杀了他。当然,那木匣子也是碎定了。

    “拦住他。”电光石火之间,秦绾就做出了决定。

    温暮离扔出盒子的目的多半是想跑,可慕容流雪和顾宁也不是庸手,哪有这么容易!

    “当~”阴阳扇合拢,沉重的扇骨拨开了弦月剑。随后长袖一卷,将空中掉落的木盒抛飞到一边。

    “我没说要走。”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温暮离一声狞笑,不退反进,左手也多了一把仅有三寸长的小刀,形状倒像是缩小后的弦月剑。

    “王妃!”慕容流雪脸色大变。

    秦绾一声冷笑,很淡定地把阴阳扇平平举起在胸口高度,一按机括——

    “嗤——”一根扇骨直接穿透了温暮离的左肩,带起一蓬血花。

    幸亏她做了两手准备,叫慕容流雪和顾宁准备拦截,自己也做好了继续打的准备。只要让温暮离远离那个盒子,完全可以过后再去捡,刚才若是傻乎乎地去接了才是找死。

    阴阳扇的机关是哑奴和司碧涵共同设计了,融合了两宗的长处,如此近的距离内射出的扇骨造成的不止是穿透伤,劲风甚至将伤口周围的血肉都绞碎了,看上去一个森森的血洞。受了这么重的伤,就算是温暮离心志坚定,生理上的反应也让他的左臂无力地下垂,那夺命的一剑也瞬间失去了威力。

    “嘶”的一声轻响,秦绾的半幅衣袖被割了一道口子,却已经伤不到她了。

    温暮离脚下一个踉跄,脸上闪过一丝决绝,整个人向着秦绾撞了过去。

    “坏了!”秦绾脸色一变,没想到温暮离选的居然是他们追来的方向,那条路通往京城,所以也是警惕心最低的,可温暮离一瞬间就做了决定,甚至于秦绾擦身而过的瞬间,手上猛地冒起一团火花。

    秦绾深恐被烧到衣服,只能选择先后退,随后,几人都闻到了一股烤肉的焦味。

    “那个疯子!”顾宁震惊道,“他用火折子烧自己的伤口?”

    “临时止血是个好办法。”秦绾面无表情地从树干上拔下扇骨装回去。

    火光熄灭后,林间也看不见了温暮离的身影,很明显,这回路上肯定找不到血迹之类的痕迹了。

    慕容流雪举着那个被拍飞的木匣子过来:“要看看吗?”

    “随便。”秦绾叹了口气,有些意兴阑珊。

    慕容流雪一挑眉,打开盒盖:“空的。”

    秦绾脸上毫无意外之色,沉声道:“走吧,去扶云县,通缉温暮离,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行刺摄政王妃?”慕容流雪道。

    “不。”秦绾唇边勾起一抹笑容,冷声道,“秦人温暮离,盗窃圣山武宗秘籍,给我传集贤令,圣山所属,人人得而诛之!”

    “……”慕容流雪怔怔地看着她,半晌才道,“最狠的果然是女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软饭男[穿剧]〕〔引凤决〕〔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太古龙神诀〕〔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偷个宝宝:总裁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