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最强福〕〔镯镂记〕〔都市医道仙途〕〔三寸人间〕〔傲世帝尊〕〔全能巨星奶爸〕〔都市妖孽神豪〕〔猩红之语〕〔工业造大明〕〔半仙笔记〕〔永恒武道〕〔采个娘子来养家〕〔穿越诸天当反派〕〔凰道吉日:夜帝,〕〔陪师姐修仙的日子〕〔九转神帝〕〔瑶光女仙〕〔全民养鲲进化〕〔武道治安官〕〔穿越异界之农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九章 挖宝
    第八十九章挖宝扶云县。

    上一次秦绾和李暄来的时候,还赶上了一桩好“亲事”,后来恩科之前,县令公子杨羽凡还来拜见过秦绾。

    杨羽凡的成绩不好不坏,二甲第四十六名,刚好处于中游。不过既然是王妃的故旧,吏部分派的时候自然就有偏向,刚好又是云州缺乏大量官员的时候,放榜后不到一个月就得到了任命,做了古县的县令。

    对,就是当初端王被暴民围困的那个小县城。

    秦绾这一次来到扶云县还是很低调,一辆青布马车,随行的是慕容流雪和秦姝,还有顾宁带了几名王府的亲兵,最奇怪的是后面还拖了一辆板车,上面盖着油布,捆扎得紧紧的,完全看不出来车上是什么东西。

    顾宁是暂时统领着摄政王府的亲卫,等明年开春办完婚事之后再调任地方,而执剑和荆蓝也是被秦绾赶出去准备婚事了,连蝶衣也带着几个仆妇丫头去了花枝子巷的宅子里布置新房。

    执剑和荆蓝都是暗卫营出身的孤儿,别说父母高堂,连个亲戚都没有,最多就只有几个关系不错的同僚,他们的婚事没那么复杂,秦绾是打算一出国孝就赶紧办了的,免得等到明年,办喜事的人家会很多。

    杨县令一接到通报,一溜烟地跑出来迎接。倒不是逢迎,而是实在摄政王妃对杨家有重生再造的大恩,要是儿子真的被逼娶了那个林娇儿,一辈子也就毁得差不多了。

    “杨县令看起来气色不错。”秦绾一边往里走,一边笑道。

    “哪里哪里,都是托王妃的福。”杨县令笑着,掩饰不住红光满面。

    他在扶云县政绩还算过得去,去年猎宫之变也没牵扯进去,加上生了个好儿子,今年年底吏部考评能得个一等,多半是可以再往上升一升的。

    “这次来扶云县,街上的气氛也不一样了啊。”秦绾感慨道。

    “自从王妃派人把林夫人带走之后,这林家就低调了。”杨县令把人迎入大堂,又招呼着上茶,随后才接下去道,“那日,林老爷强行把哭闹不休的林大小姐绑了扔上花轿,因为两个新人都不良于行,所以是抬着完成的婚礼,加上高堂的邓家老母也是被抬出来的,那场面……”

    杨县令“啧啧”两声,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又觉得无比解气。

    “那林家现在呢?”秦绾问道。

    “林夫人一直没回来,镇上传言她得罪了京里的大人物,已经死了,说什么的人都有,时间一久,林家也顶不住压力,变卖财产离开了扶云。”杨县令叹了口气,对于林淮安倒是还有几分唏嘘。

    毕竟也是几辈子扎根在扶云的老人了,若非美色难挡,遇见了一个不合适的女人,他还是安安稳稳做个富家员外郎,也不至于弄得如今妻离子散的地步。不过林家家底还在,虽说走得急,有些贱卖,但拿着去个小地方养老还是足够的。

    “那林娇儿呢?”秦绾问了一句。

    杨县令闻言,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古怪,隔了一会儿才道:“王妃刚刚是从东边进的镇子吧?就没看见一个没有下肢,躺在街边乞讨的婆子?”

    “看见……”秦绾睁大了眼睛,惊愕道,“你说她是林娇儿?”

    “不错,就是她。”杨县令苦笑着点点头。

    “这……”秦绾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林娇儿还不到双十的年纪,虽说断了腿,但好好医治的话至少没到需要截肢的地步,她也没不许林家给她医治,林家不可能真不管她吧?何况那婆子一头乱发都花白了,露出来的双手骨瘦如柴,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年轻女子。

    “开始的时候,林老爷还会出钱给林娇儿和邓三医治,邓三伤势轻些,现在一瘸一拐还能走路,当不了衙役了,下官便让他去看守库房。”杨县令慢慢地说道,“后来,林家搬走,因为当初王妃的命令,所以林老爷也不敢从邓家把林娇儿带走,只留下了一笔钱财,希望邓家善待她。”

    秦绾一挑眉,几乎可以马上想象出结果了。

    “邓家拿了钱,一开始也还好,但是王妃知道,那林娇儿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对邓三还是呼来喝去,张口闭口都是辱骂,邓三忍了一段时间,后来见林家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一怒之下,将林娇儿打了一顿,赶出家门。”杨县令道。

    “那她现在还活着,也挺不容易的。”秦绾失笑。该说是形势比人强,还是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为了活着,林娇儿也好,江涟漪也好,宁愿在地狱里挣扎,也不肯解脱去死。

    “她没有自杀的勇气,饿又饿不死。”杨县令不以为然道,“浮云县不大,街坊邻里都知根知底,好些人会拿家里不吃的剩饭馊菜,或者猪食去给她吃,饿极了又不想死的时候,自然什么都吃。”

    “本妃以为,这扶云县没那么多以德报怨的人?”秦绾眨了眨眼睛。她可是亲眼见过当初的林娇儿如何飞扬跋扈,她落到这地步,这县里的百姓不落井下石就算是仁厚的了,还给口吃的?

    “哪是以德报怨呢?”杨县令一声哂笑,“那些都是被林娇儿害惨了的人家,用猪食喂着她,就是不想她痛快死了呢。”

    “……”秦绾无语。

    “对了,王妃这次来扶云县,是巡查,还是散心?”杨县令转过了这个话题。

    “是有事要办。”秦绾笑了笑,“想向杨大人借几个人辛苦一下,当然,本妃会给辛苦钱。”

    “王妃有事尽管吩咐,哪能给钱呢。”杨县令连忙道。

    “大人不必推拒,本妃一向信奉想要马儿跑得快,就要给足草料。”秦绾却道。

    “那……下官就代他们谢过王妃了。”杨县令躬身道,“王妃稍坐,下官这就去召集人手。”

    “有劳。”秦绾点头。

    杨县令行了礼,匆匆走了出去,他很明白,秦绾既然找上县衙,需要的就是官差衙役,而不是普通百姓。衙役再下九流,至少也是官府中人,身家清白,有据可查。

    “看来王妃之前在这里也发生过不少事。”慕容流雪这才开口。

    “都是自作自受。”秦绾叹息。

    正好,慕容流雪和秦姝几个都不知道上次的事,反正也是等,她干脆简略地把林家的事说了一遍。

    秦姝听着,微微抽了抽嘴角。她还记得那次尹家带着个女人找上门来,相爷表面上没说什么,但还真是被气到了,所以后来血洗尹家的时候下手格外狠。敢情相爷气的不是尹家也不是邱莹莹,而是被大小姐给整了却不能说的苦闷,尹家只是被迁怒而已。

    慕容流雪也叹了口气,他虽然对女子多积分宽容,但也不会圣母地同情林娇儿这样的女子,只能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做人还是给人留点余地为好。

    很快的,杨县令就叫了十个衙役进来,抹了把汗道:“王妃,若是人不够,下官先把巡街的人叫回来。”

    “够了。”秦绾笑着起身。

    “见过王妃。”十个衙役稀稀落落地下跪,有不少人声音都是发抖的,甚至莫名感觉腿都痛了起来。

    这位摄政王妃可是很凶残的啊,没见扶云县多了不少瘸子乞丐吗?都是当初那些被打断腿的林家家丁!

    “行了,走吧,早办完早了事,只要用心,一人赏十两银子。”秦绾笑道。

    “谢王妃!”一听有赏,众人的恐惧顿时消了不少。十两银子啊,那可是他们大半年的俸禄了!

    “杨大人,告辞了。”秦绾转头道。

    “不敢,王妃请。”杨县令赶紧道。

    秦绾也不多说,带着人出了城,来到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上。

    山腰处,有一座破旧的山神庙,虽然因为年久失修,也没有庙祝,已经荒废了,但这个地方距离官道不算远,偶尔有赶不上进城的旅人在这里借宿,庙里还残留着干草和没有烧完的枯枝。

    “王妃,这天色就要黑了,咱们究竟要干什么?”邓三之后的下一任总捕头凑上来,讨好地问道。

    秦绾挥挥手,示意一个亲卫把那辆板车拉过来,掀开油布,却见上面整整齐齐摆着十来把铲子凿子。

    “一人拿一把。”顾宁招手把人都交过来,把工具分给他们。

    “这是做什么的?”总捕头傻傻地问道。

    “挖吧。”秦绾轻描淡写道。

    “挖哪儿?”众人茫然,然后顺着她的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齐齐一声惊呼,“挖庙?”

    “有问题?”秦绾疑惑道。

    “不不,没有,没有。”总捕头吓了一跳,赶紧摇头,一面招呼兄弟赶紧动手。

    别说是一座荒废的山神庙,就算是含光寺,摄政王妃说挖,他们也不敢不挖啊!

    “在庙的周边找找哪儿埋了东西。”秦绾终于给了一句提示。

    “是。”众人松了口气,敢情不是要挖庙啊。

    只是找埋藏的东西的话,工程量可比把庙整个儿挖了轻多了。

    “王妃,坐会儿吧。”秦姝笑眯眯地从马车里搬了个小椅子下来,又拿出小火炉、茶壶,开始烧水煮茶。

    几个亲兵没有参与挖掘,而是分成几个方向,警戒放哨去了。

    “你们这位太子殿下还真是够谨慎的。”见没人听得到他们的谈话,慕容流雪才轻声开口道,“猎宫之变,明明应该是破釜沉舟的时候,他还有心思先运一部分钱财出来图谋后计,未胜先料败,这性子真不适合逼宫这样的激烈手段。”

    “形势逼人而已,他本也没有那个气魄。”秦绾倒是并不意外。

    李钰怕她不会要,李暄转告她的时候也斟酌再三,不过秦绾自己反而没什么抵触。

    国家正是用钱的时候,谁的钱不是钱?何况李钰的钱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她替他赚的,这也算是物归原主,她有什么好触景伤情的。

    所以,等过了最热的暑天,她抽了个空,就来挖宝了。只不过在扶云县外挖了一座庙,本来也瞒不过扶云县令,于是她干脆主动去交代了一声,顺便直接从扶云县招人手,免得带太多人浩浩荡荡出京引人注意。

    “王妃!这里有发现!”喝了一杯茶后,果然听到有人一声惊喜的欢呼。

    秦绾精神一振,直接走了过去。

    “王妃,看起来是樟木箱子,小的再往旁边挖挖看。”那衙役兴奋道。

    “做得好。”秦绾赞赏了一句,却没多意外。

    东西是李钰埋的,时间也没过多久,找起来并不难。

    “谁!”慕容流雪突然一抬手,几枚现摘的树叶化作几点绿光,没入了林间。

    几乎与此同时,那个方向的亲卫也像是遇敌了似的,发出一声闷哼。

    “留个人看着这里。”秦绾留下一句话就扑了过去。

    秦姝只慢了一步,就见慕容流雪和顾宁一左一右地跟了过去,只能噘了噘嘴,按着剑,守在挖到箱子的土坑边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重生之侯门邪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