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男神攻略〕〔联合舰队〕〔武神无限〕〔来自华夏的战士〕〔星球贸易商〕〔重生校园:超强女〕〔我是全能大明星〕〔海洋王〕〔辣手兵王〕〔三国之大汉崛起〕〔锋霸绿茵〕〔娇妻甜如蜜:战少〕〔穿越暗黑之星辰王〕〔极品全能小仙农〕〔原始社会新纪元〕〔重生修仙在都市〕〔网游之佣兵世界〕〔八极武神〕〔校花的贴身黑猫〕〔极品合租仙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六章 回家
    要说最初听到“瘟疫”两个字,百姓中还引起了一阵恐慌,但之后戏剧性的发展,染上“瘟疫”的只有那七家店铺的掌柜,百姓就淡定地看热闹了。

    无知的人觉得是老天的报应,做人果然不能干亏心事。聪明人知道是摄政王妃做的手脚,不过想不通王妃是怎么让特定的几个人染上这种看似瘟疫的病,还不会传染的,只有最后一小撮人无奈苦笑。

    这哪是病,敢去和苏青崖交接药材,这点时间就算有百八十条命也要被毒死了,何况就是起点疹子。

    刺史府内,柴广平听完了王主簿的述说,沉默了许久才道:“你说,王妃把银票又送回去了?”

    “是的。”王主簿也是一脸的惊讶,还带着些愤慨,“那些商人心肝都是黑的,也不知道王妃是怎么想的,居然还送银子给他们。”

    “有几个商人不黑心?”柴广平却是一声嗤笑,“银货两讫,天经地义的事。”

    “可是……”王主簿面红耳赤,总觉得不甘心。

    “行了,药的事你盯着点,别真爆发瘟疫就完了。”柴广平挥了挥手。

    “是。”王主簿只得咽下了喉咙口的话,行礼退出去,却在出门的时候,和余啸擦身而过。

    “这位摄政王妃,不简单啊。”柴广平叹息道。

    “连对付几个商人都这么软,能成什么气候。”余啸不以为然。女人就是女人,妇人之仁!

    “你倒是忘记了她对你可是够快够狠。”柴广平没好气道。

    “……”余啸被噎了一下,额头青筋暴起,显然是被踩到了痛脚。

    “收了银子,看着是那些人自作自受,旁人是爽快了,可以后呢?”柴广平摇了摇头,继续道,“东华的税收中,商税几乎要占一半,把商人逼得太紧,并没有好处。她是摄政王妃,求的不是一时的痛快。这下先打一棒子,再给个甜枣,用比市价低三成的价格买到了大量的药材,反而让那些本应对她恨之入骨的奸商感激涕零,以后断然不敢再和她为难。就算现在有人觉得她太绵软,顶多说句妇人之仁,不痛不痒,而她本就是个女子,妇人之仁怎么了?要是太过心狠手辣才招人口舌。可等事情平息之后,有理智的人再看,就会觉得她处事大气公允——如此恩威并用的手段,即便是真正的官员,也少有人能及。”

    “再怎么能干,也是个女人,怎么能对政事指手画脚。”余啸不满道。

    “她并非闺阁少女,也非普通官员后宅。”柴广平对这点倒是看得开,“她是摄政王的王妃。天子年幼,也有太后、太皇太后摄政,摄政王妃自然也可以。”

    何况,这位摄政王妃的后台也不止是摄政王,人家的生父是安国候,义父的当朝丞相,听说和凌大元帅家业交情匪浅,底气足足的。

    “那之后怎么办?”余啸怒道。

    柴广平闻言,也微微皱了皱眉,心里盘算起来。

    这次海啸,锦州的文官在王妃的压力下一直坚守在城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平时的政务也从没什么差错,应该是不至于被发作的,只是军队那里肯定是要动一动了,别人好说,余啸……就算不是一降到底,也不会留在锦州的。

    想了想,看在这些年彼此的交情份上,柴广平还是建议道:“余将军现在要做的是立功,只有立了功劳,才能谈以后,也许还有重掌锦州军的机会。”

    “怎么立功?”余啸冷哼道,“刚刚海啸过后,倭寇连个影子都没见,估计就是躲回扶桑去了吧。”

    “王妃派遣镇海将军率领海军远征扶桑,若是将军有意,不妨同行,想必王妃会同意的。”柴广平道。

    “远征扶桑?”余啸脸色大变,猛地起身,失声叫了起来。

    “不错,言将军已经出发去了锦州湾,不过大军出发还是需要准备时间的,将军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柴广平肯定道。

    “别、别闹了!”余啸一脸苍白,愤怒道,“言凤卿那支水军就算整合了南楚水师混编,可因为战船的限制,满打满算也就五万人,守土绰绰有余,可远征扶桑,后勤补给援兵一概没有,那是去送死!”

    “将军慎言。”柴广平沉声道。

    大军尚未出发就闻得如此丧志之语,也未免太过不吉。

    余啸喘了口气,缓缓地坐回去。

    “何况,倭寇连年侵扰我东华,还不许我们也打上门去么!”柴广平又嘀咕了一句。

    ·

    另一边,秦绾忙着收拾行装,准备回京。

    反正她是答应了李暄不出海的,那之后留在锦州也没什么意思了。等言凤卿反攻扶桑本土,那些倭寇还能抽出兵力来打东华就有鬼了。而锦州军这边,余啸进京述职——述职后怎么安排就难说了,底下的将领不动,连吕辉都还是副统领,可以说是高高拿起,轻轻放下了,让赖成德之类自觉得罪过王妃的人都松了口气。

    秦绾留下沈醉疏和朔夜整顿水陆两军,顺手再留下了一个邵小红——否则沈将军整合完水军后,只怕明年都走不回京城。而那三千王府亲卫则留给了朔夜用来训练锦州军,之后再随沈醉疏一起返京,惹得沈醉疏一阵抱怨——既然有军队,干嘛非要留下邵小红。

    邵小红倒是很开心,虽然没见到爹爹和各位叔伯,但也得到了平安信,何况这回可是奉了王妃的命令跟着沈醉疏的。

    反正如今的锦川城里,最受欢迎的一定是邵小红。那个暴风雨中一叶轻舟来往于大街小巷救人的红衣小仙女,就算出驿馆逛一圈,都能捧回来一堆的果子蜜饯零食,甚至萝卜白菜。

    另一个要留下的是苏青崖,他对海上的植物和生物有兴趣,秦绾让沈醉疏练兵之余,带他去近海看看。至于扶桑本土,至少也得等言凤卿控制了大局后才敢让他去。

    三天后,派发药材告一段落,秦绾一行人就和秦建云带来的人一起,返回京城。

    海啸对于京城的影响也就是下了几天雨,一路回来并没有什么意外,倒是在城门口被堵住了。

    “王妃,侯爷。”执剑去溜了一圈回来,有点不高兴地道,“今天南楚那些皇族到了,正在进城,不过姓李马车太多,把城门都堵住了,三三两两的百姓还好,咱们的马车恐怕过不去。”

    “叫他们让路。”秦建云皱了皱眉,转头吩咐自己的侍卫队长。

    “是。”那卫队长是跟着秦建云从战场上下来的亲兵,闻言一挥手,喊了两个手下纵马跑过去。

    马车里的秦绾也没说什么。

    南楚是战败国,这些皇族说到底只是质子,而她是摄政王妃,这里不能让,一让就损了东华的颜面。不过她这次带的只是暗卫,执剑又是一张娃娃脸,还不如让安国侯府的侍卫出面。

    隔了一会儿,马车一震,继续前进。

    不管是百姓,还是南楚人,都在边上让出一条路来,不少汉子脸上甚至带着崇拜之色。

    要说江州和南楚都远了些,可锦州距离京城其实很近,倭寇的残忍,他们也有所耳闻,听闻这次摄政王妃狠狠杀败了倭寇的气焰,真是太扬眉吐气了!

    透过车窗上的特殊帘子,甚至能看见一张张激动的脸庞。

    “还以为王爷会来迎接王妃呢。”秦姝低声道。

    “他忙得很,接我给谁看呢。”秦绾却是一声轻笑。

    李暄会因为海啸确认她的安全,丢下政务不眠不休冒着暴雨狂奔到锦州,只为远远看她一眼安好,却不会在早朝上放满朝文武鸽子只为了到城门口来迎一迎她。

    他们的感情或许没有那么多小儿女的情怀,可谁说半壁江山共享不是一种浪漫?

    马车无惊无险地进了城,在街口分别。

    秦建云毕竟是因为公务去锦州的,可不是去接女儿,还需要回府换了朝服后,进宫复命。

    顾宁等人同样需要先到兵部复命后才能各自回家,其中徐鹤在京城并没有住宅,叶随风看不过眼,干脆拉人回叶家住了。

    到了最后,需要秦绾安置的,也就一个慕容流雪。

    回到王府,蝶衣和夏莲早已放好了热水,服侍着秦绾沐浴更衣,洗去一身风尘,再出来时,果然看见一身便服的李暄倚在窗下的躺椅上看一本折子。

    “我回来了。”秦绾笑吟吟地扑过去,顺手抽出他手里的折子,看也不看丢到角落里。

    李暄也不在意,搂着她的腰,抱她一起窝在躺椅里,鼻尖凑在她颈窝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想我了没有。”秦绾问道。

    回答她的是一个柔和的吻,几乎没有深入,只是唇与唇相贴,却极尽缠绵。

    秦绾伏在他胸口,低低地笑了出来。

    李暄感觉到胸口的震动,顺手摸摸她沐浴后还潮湿的长发,指间内力流转,不一会儿,水分蒸发,雾气缭绕。

    秦绾干脆趴着不动,舒服地眯上了眼睛,任由他弄干自己的头发,头皮上暖暖的,让人昏昏欲睡。

    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在门口停下,隔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敲门通报,随即脚步声却又走远了。

    “算他这次识相。”秦绾闷笑道。

    “嗯。”李暄应了一声,横竖真要有急事,莫问也不敢耽搁。既然不着急,那就等着吧。这会儿他只想抱着怀里这个香香软软的小女人,好好躺一会儿。

    “对了,有礼物带给你。”许久,秦绾忽然道。

    “什么?”李暄一怔。

    “荆蓝,拿进来!”秦绾叫了一声,跳下了地。

    虽然她很喜欢相依相偎,但毕竟是躺椅,两个人在上面躺久了也免不了腰酸背痛。

    “是。”外面传来荆蓝的声音,然后门一开,进来的不止有荆蓝,还有执剑。

    李暄的目光落在执剑手里捧着的东西身上,不由得瞠目结舌。

    那是什么玩意儿?新的物种吗?看着倒像是蟹,可是个头是不是也太大了?光是身子就有一个成年男子的脑袋大,加上张牙舞爪的脚,还有那两把寒光闪闪的钳子,这个……绝对能把骨头都夹断吧?

    “喜欢吗?”秦绾笑眯眯道。

    “这是……吃的?”李暄迟疑了一下才道。大约,是海里的生物?

    “才不是!那么可爱,当然是养了!”秦绾睁大了眼睛。

    “……”李暄无语,只想说后院荷塘里养了一条鳄鱼已经让侍女都不敢进去打扫了,荷塘里养的锦鲤估计也没活路,而且这只满身是壳横行霸道的家伙哪里可爱了!

    “养不养?”秦绾一脸的委屈。

    “养……”李暄点头。反正这玩意儿可不是鳄鱼,离开了海洋,估计养几天就养死了。

    秦绾笑眼弯弯,她何尝不知道,不过就是喜欢看李暄这幅你说了就算的样子而已。

    摸了摸胸口,她的眼底又闪过一丝凝重。

    吃了那么多毒药,轮回蛊总算像是吃撑了,进入了休眠,怎么唤也唤不醒,这也是她急着赶回京城的原因,是死是活,就看这一次了。

    ------题外话------

    征集好听的宝宝名字啦~最后采用的亲会有奖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绝美冥王夫〕〔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杀神叶欢〕〔重生国民男神:九〕〔白雅顾凌擎〕〔沈娴秦如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落魄佳人千金难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