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网王之三千芳华〕〔妖孽狼君别乱来〕〔重来之暖婚〕〔最后的画阴师〕〔电影彩蛋收集者〕〔侯门衣香〕〔我的师傅是孙悟空〕〔武神天尊〕〔追妻大作战:宝贝〕〔超级学神〕〔盖世牛人〕〔地球穿越时代〕〔蝶悟〕〔薄少,求你行行好〕〔从战火硝烟中走来〕〔器焰嚣张〕〔国医狂妃:邪王霸〕〔重生之最强人生〕〔东晋北府一丘八〕〔大清隐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侯门邪妃 第八十二章 三生有幸
    ,精彩无弹窗免费!

    “快点快点!堵上!”吕辉站在几乎齐腰深的水里,嘶声力竭地大喊。

    海啸过后,果然有两拨余震,虽然不强烈,没有直接造成伤亡,只是震塌了几间民居,然而关键是,被洪水冲击浸泡许久的城门雪上加霜,有一扇裂开了,水流哗哗地倒灌入城,有些低矮处的民居已经被淹了大半,连炕上都不能呆了,只能收拾了一些细软,爬到屋顶上等候救援。

    秦绾命人征集了所有能征集的船只来往救人,将这些百姓暂时安置到地势较高的地方,船只不够,干脆拆下门板来用。

    两天下来,几乎全锦川的军民都知道,摄政王妃身边有个穿红衣的姑娘,看着娇娇小小的,但在水上的技术就连跟着言将军来的亲兵都及不上她,就算一块不足一平的木板,她也能站在上面,在水面上迅速漂流。两天下来,这姑娘转移的百姓是最多的。

    大伙儿一打听,好嘛,姓邵,是水军里一位将军的女儿,还是沈将军的未婚妻。

    你说哪位沈将军?当然是在东城门坚守了两天两夜的沈醉疏。

    这两天来,城上的官员都换过几次,连士卒都换班休息过,只有他一个人始终坚守在城上,从未动摇。

    百姓甚至有传说,那位沈将军是神仙下凡,远远看过去,浑身云腾雾绕的,怎么能不是仙气呢?就连邵姑娘,天仙一样的女孩儿,可不是正好与仙人相配吗!

    秦绾听到传言的时候差点没笑得肚子疼。

    沈醉疏在大雨中坚持了两天两夜,要是换成别人,这么淋雨早就寒气入体倒下了,只有沈醉疏,因为他的炎阳七转至刚至阳,运转不息,始终保持心口火气不灭,但身上发热,再被冰冷的雨水一淋,热气蒸腾开,远看可不就是浑身烟雾缭绕嘛。

    “将军,要堵不住了!”一个小队长跑上东城墙,一脸的绝望。

    因为余震的关系,城门本就摇摇欲坠,再加上水流冲击,被冲垮只是近在眼前的事。

    军士们已经将附近能搬的重家伙都搬过来,包括附近民居内的大件粗苯家具,层层叠叠堆在门后加重重量,可城门依旧发出“吱吱”的呻吟,看样子是撑到极限了。

    沈醉疏本就淋了两天的雨,除了进食就没休息过,见状脸色更加发白。

    如今城内和城外的水位是存在差距的,如果城门被毁,大水灌入,一定会有不少来不及转移的百姓被冲走。

    “怎么办?怎么办?”柴广平急得团团转。他擅长政务民生,可这天灾面前,却觉得无计可施。

    “堵不住就用人上去堵!”沈醉疏咬牙道,“总之,不管用什么办法,至少再坚持一个时辰!”

    剩下的百姓转移,一个时辰已经很紧,但他知道,别说一个时辰,这城门只怕半个时辰都撑不到了,接下去,也许真的是拿人命去堵。然而……身为官员,身为军人,岂不是理所当然应该首先豁出命去保护自己的百姓,自己的家园吗?

    “是!”那小队长大声应了一声,满脸的坚定,转身冲下了城墙。

    “光是堵不行。”猛然间,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言将军?”沈醉疏砖头,惊讶道。

    言凤卿同样是全身淋在雨里,毫无遮掩,抹了把脸上的水,难得用很正经的表情,沉声道:“半个时辰就好,顾宁他们已经带人在疏通水道了。”

    “疏通水道?”沈醉疏一脸的疑惑,这城中哪来的水道?

    “堵住该堵的地方,拆掉挡路的房舍,整理出一条水道,让洪水从东门入,顺着我们布置的路线,从西门出城!”言凤卿答道,“这样虽然洪水所过之处损失惨重,但其他地方都可以保下来,最重要的是,伤亡人数可以最大限度降低。”

    “你想出来的?”沈醉疏随口问道。

    “……”言凤卿沉默了一下,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扭头走人。

    沈醉疏耸了耸肩,好吧,不用问是谁的主意了。真不知道言凤卿哪里看秦绾不顺眼了,这么大怨气!一个大男人还记仇,简直太小心眼儿。

    “沈将军,我们怎么办?”柴广平有些六神无主地问道。

    “柴大人也听到了,我们得坚持半个时辰。”沈醉疏笑道,“比起刚刚我们估算的一个时辰,已经减掉一半时间了,不是吗?”

    柴广平一愣,再看他脸上的笑容,没由来的,心里就放松了不少。

    沈醉疏深吸了一口气,也懒得走城墙,手一撑,直接从城头跳了下去。

    ·

    而此刻,距离锦川不足十里,五六骑快马正冒着狂风暴雨一路疾驰。

    若非都是神驹,在这样的天气里,别说赶路,就是一个雷都可能导致惊马。

    “王爷!前面就是锦川城了!”莫问大声喊道。

    李暄微微放缓了速度,凝望着远处隐约可见的城墙,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

    他这一减速,身后的人才慢慢跟了上来,毕竟就算都是万里挑一的良驹,李暄胯下的赤焰也是最好的。

    这回跟他出来的除了莫问和慕容流雪,就只有四个暗卫,连凌从威准备的禁军他都没带上,就为了一个原则:快!

    虽然看似无谋,但事实上,在这样信鸽根本无法飞行的天气里,就算有人得知摄政王孤身出行,可因为他速度太快,也没有任何刺客能追上李暄,反而是最安全的,和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是一个道理。

    “看锦川城的样子应该无碍。”慕容流雪说道,“只不过前面地势越来越低,积水严重,马儿很难再跑起来了。”

    “也不过就剩五六里,天黑之前能到。”李暄道。

    “王妃一定很意外。”慕容流雪一声轻笑,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羡慕。然而,却有点不知道该羡慕谁。秦绾?还是李暄?能有一个这样心心念念牵肠挂肚的人,何尝不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只是人海茫茫,想要找到对的那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等等!”莫问忽然纵马上前一步。

    “怎么了?”李暄问道,

    “王爷看,那是什么!”莫问指着前方,一脸的惊骇。

    “什么?”李暄微微一怔,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渐渐地,脸色也变了。

    “洪水?”慕容流雪失声道,“这时候,这地方怎么会有洪水?”

    “别管为什么了,赶紧跑!”李暄一声厉喝,拨转马头,斜着朝一处山丘疯狂地策马狂奔。

    滔天巨浪夹杂着宛如雷鸣的轰隆巨响狂涌而来,带着一往无前,仿佛要冲毁一切挡路之物的气势。

    快一点、再快一点!

    赤焰仿佛也知道危险,化作一团红色的流火,在雨中只留下一团闪耀的身影。

    “轰隆~”就在一行人冲上山坡的同时,巨浪从脚下奔涌而过,沿途几颗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竟然被连根拔起,顺着洪流而去。

    “好险。”慕容流雪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不管个人的实力如何强大,在天地之威面前,都显得如此渺小。

    “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李暄很快就明白过来,一声苦笑道。

    “王爷是说,锦川城用这个办法在泄洪?”慕容流雪立即反应过来。

    “依慕容之见如何?”李暄问道。

    慕容流雪脑中立即勾画出之前看过的锦川附近的地图,沉吟了一会儿,点点头:“很高明的手法,当机立断,如此看来,城内的损失应该不会很大。”

    “这就好。”李暄勾了勾唇角,泛起一丝笑意。

    果然,没有什么事难得倒紫曦。那个女子是如此耀眼,得她垂青,三生有幸。

    “王爷,雨势似乎小了。”莫问惊喜道。

    果然,原本的倾盆大雨似乎收敛了些,而洪水肆虐过后,空气中弥漫的雾气仿佛被清洗了似的,视线一下子清晰起来,隐约能看见锦川墙上的人影。

    李暄眯了眯眼睛,忽的就笑了起来。

    那是个很温暖的笑容,三分欣然,七分缱绻,目光流转中,数尽了风流。

    “那是……王妃?”慕容流雪惊讶道。

    “是她。”李暄柔声道,“她没事。”

    慕容流雪运足了目力也没看清城墙上的人是谁,只能隐约可见身形体态像是女子,可李暄既然说是——那就肯定是了。

    “王爷,快走吧?王妃看见您来了一定高兴。”莫问道。

    “我们,回京。”出人意料的是,李暄一拨马头,竟然向着来路而去。

    “什么?”一行人目瞪口呆,您这样辛辛苦苦赶来锦川难道不是来见王妃的吗?怎么快要到了反而折回去了。

    “京里事务繁杂,丞相辛苦,本王也不能不知体谅,确认了紫曦安好,即可。”李暄道。

    “可是……都已经到锦川了,王爷都不见王妃一面吗?”莫问结结巴巴地问道。

    “不必了,等她回京也没几日工夫,何必儿女情长。”李暄爽朗地一笑。

    “王爷雅量高洁,在下佩服。”慕容流雪回过神来,笑着说道,“那么,就在这里别过吧。”

    “紫曦就劳烦你了。”李暄顿了顿,又道,“另外,还有一件事也拜托……”

    “……”慕容流雪听完,眨了眨眼睛,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下意识说道,“在下,尽力而为。”

    “保重。”李暄对他点点头,又深深地看了城头一眼,一抖马缰,“驾!”

    “慕容公子保重。”莫问和暗卫一拱手,赶紧追了上去,一行人绝尘而去,很快消失在风雨中。

    ·

    城头,秦绾心念一动,若有所觉,一个转身来到城墙边,眺望着远方。

    “王妃,怎么了?”跟着她的执剑警觉地问道。

    “刚才感觉到有人在看我……”秦绾皱了皱眉,自语道,“错觉吗?”

    “应该不可能吧?”执剑挠了挠头道,“这个方向可是洪水泄出去的通道,这鬼天气,别说不可能有人在外赶路,就算有,也被直接冲走了。”

    “也是。”秦绾想想,也不禁哑然失笑。

    果然是错觉吧,要不然,刚才怎么会有一瞬间,觉得是李暄在看她呢?

    “王妃!有人!真的有人!”猛然间,身边的士兵却高叫起来。

    “什么?真有人?”秦绾顿时变了脸色,她敢放水,就是料定了这会儿不可能有人赶路,可如果真有人,刚才的洪水怕不是要出人命?

    “咦?王妃!”执剑惊喜道,“您看,是不是慕容公子?”

    秦绾一愣,往城下看过去,却见那一人一马在水中艰难而行,不是慕容流雪又是谁?

    “果然是慕容公子来了!”执剑欢喜道。

    慕容流雪一个人来的?

    一瞬间,秦绾脑中就冒出了一个疑惑,然而,下一刻,她又忍不住笑自己。

    真是痴了,无论如何,那个人也不能出现在这里啊。

    ------题外话------

    今天临时出门了一天,拖到现在才更新,最讨厌被打乱作息了,明天也不知道调不调整的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一胎二宝:冷血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知青女配已上线〕〔女总裁的读心神医〕〔听说你想掰弯我〕〔特品圣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念情深,万念婚〕〔神医狂妃:邪王的〕〔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穿成软饭男[穿剧]
  sitemap